•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116章:见面

    第116章:见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凤北柠眼眸一紧,立刻上前去将席秋扶起来。

      抬手将她脸庞的泪拭去,轻声问“你这是怎么了?没事,我们跟上去。”

      席秋泪珠不断,摇头,泪眼看着凤北柠“王爷,我……我也不知道为何……就是很伤心。”

      宗政扶筠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一个帕子,递给了凤北柠。

      凤北柠微微抬头,拧眉看了他一眼。

      三人跟着温蚕上去,到了一处普通的院门前。

      温蚕与毕池两人进门,就直接将门关上了,也不管外面是什么人了。

      凤北柠眉头一皱,他们认为这样能困住她?

      瞥了一眼这矮低的围墙,她叹了一口气,随即对着旁边的宗政扶筠扬头。

      宗政扶筠见罢,一副不相信的指了指自己。

      后见到凤北柠肯定的表情,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

      飞身进去院中,抬手将院门打开。

      席秋浑身跌撞,紧紧扶着凤北柠的手才进去。

      她这个模样,让凤北柠心疼极了。

      宗政扶筠站在一旁,虚虚抬手想着去扶一扶席秋,后又发觉不妥,手又收了回去。

      一直站在凤北柠身侧,仔细看着她们。

      席秋跑到了紧闭的房门前,抬手拍打了几下。

      心中那撕裂的疼痛,让她都感觉那心脏似乎不是自己的了。

      她自己都很意外,为什么见到毕池那般模样,她会如此心痛?

      然而凤北柠看着她,脑中却逐渐浮现前世的场景。

      前世席秋与毕池,并未出现过这般情景,但是却也是经历了生离与死别。

      她倒是忘记了,在前世,席秋,好像是对毕池有意的。

      但是毕池是否对她有意,那就不得而知了。

      回想起刚刚毕池的神色,她倒是觉着,那人似乎并不在乎。

      “席秋……要不我们回去吧。”她于心不忍,上前扶着她想要将她带回去。

      但是席秋却仍旧泪如雨下,止不住的泪水和心痛,让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嘴唇不禁哆嗦起来,手时不时拍打着面前紧闭的房门。

      里面未传来半分声响,却让她感觉到了绝望。

      凤北柠上前抱住她,闭了闭眼。

      席秋从未如此失控过,她竟是有些害怕了。

      前世的记忆接踵而来,但是现在已经离开了梁国,所以她们是不会有危险的了。

      “进来吧。”

      面前的门突然被打开,温蚕冷眸瞥了她们三人一眼,轻声说到。

      席秋跌跌撞撞走进去,停在了毕池的榻前。

      他坐在那里,眼眸有些空洞无神,似乎认不清楚面前的人是谁。

      “发生了什么事?”凤北柠看着,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温蚕见着他的模样,叹了一口气。

      “这事还要从那日王爷离开之后说起。”

      ……

      ……

      城门外的长孙迟良,坐在马车里有些难以静下心来。

      怎么见她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

      听说宗政那男人也跟着去了,不会是两个人跑了吧。

      凤北柠:……

      宗政扶筠:……

      就很无辜。

      “不行!”

      他大叫一声,赶忙下了马车。

      然而刚下马车,踏进永夜城,却不知道该往哪边走。

      一切都陌生至极,又没有看见凤北柠等人的身影。

      他轻咳一声,退了出来,继续坐在马车里面去了。

      他相信她不会这么做的。

      “什么?!”凤北柠听的大力拍了一下桌子,那茶水直接被震得颤抖几下。

      她赫然站起身来,眸子里闪过狠毒,“岂有此理!那女人竟然如此狠毒,早知道今日就应当杀了她!”

      她是真的被气到了,没想到那个女人远远不止她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确实可惜!”

      温蚕声音轻轻的,冷不丁加了一句。

      “那毕池现如今身子如何?”她回神,关心伤势起来。

      温蚕听罢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虽然那伤口我处理了,但是簪子上有毒,动了银针之后,他两腿几乎无力,只能在椅子上坐着,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站起来……”

      说罢,他又叹了一口气。

      宗政扶筠似乎也有些感同身受,不禁摇了摇头。

      好好的一个人,竟然就这么被那个女人祸害了。

      “那会王爷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长孙太傅也被她们包围着,根本不能求救任何人,于是我们便出了晋州,来到了北朝与梁国隔得最近的都城生活下来,目的就是想早日与王爷见面。”

      温蚕将经历娓娓道来,身子颤抖着,心底已然已经愤怒不已。

      若不是毕池在死亡边缘,他定然会去将沈锦苒一刀杀了!

      凤北柠听的更加气愤,手已经不自觉握拳。

      当初是她伤心过度了,应当冷静下来,看看他们两才是。

      温蚕深吸一口气,目光落在毕池身上,“王爷,遇到了你们,我也算放心了,希望你们能将他照顾好……”

      凤北柠听的疑惑,“怎么了?你要离开?”

      他垂眸,将那愤怒的眸子遮掩下去,低声,“我想我确实要离开一段时间了,如若你们有事,我自然会回来的。”

      说罢,他站起身来,看了毕池一眼。

      “他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只不过不能走路……交给你们我也就放心了。”

      他沉声,转身走了出去。

      瞥见他的背影,毕池眼里有些不舍,抿着嘴看着他们,后别过头去。

      凤北柠心中五味杂陈,温蚕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席秋蹲在他面前,抬手想要去触碰一下他的手,却被他躲开了,闭上了眼。

      凤北柠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看着毕池,“我们可能就要回京都了,太傅外面……”

      听到太傅两个字,床上的男子才睁开了眼。

      眸子猩红,却又没有流一滴眼泪。

      凤北柠对着宗政扶筠扬头。

      他走上前去,与席秋扶着毕池下床来,坐在那木轮椅上。

      席秋只觉着,自己手下的这个男人,身子很轻很轻,而且那凸出的手骨,都恪的人生疼。

      毕池全程面无表情,抿着嘴也没有说一句话,但是那双眼睛,却像是说了千万句话。

      宗政扶筠推着他,朝外面走着,眼中也是惋惜。

      他年龄不大,就过上这等生活,且之前还是个习武之人,想必心里头都是可惜吧。

      凤北柠吩咐了其他人去制备干粮与水,她带着毕池到了城门口。

      且叫他们再加了一辆马车。

      长孙迟良听到动静,抬手将帘子拨开,入目便是轮椅上的毕池。

      毕池抬眸间也看见了他。

      四目相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