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121章:你最孝顺

    第121章:你最孝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宗政扶筠说完,便朝着宫外方向走了。

      凤枳禅莫名爽朗一笑,随即抬手,“传朕旨意,梁任闲为新任国师。”

      青衣男子名曰梁任闲,脸色立刻大好起来。

      也不管之前被长孙迟良拿帛书甩脸上了。

      目的达到了,吃点亏也没什么问题。

      男子笑的更加放肆起来,想不到这当朝太傅原来是这般模样,百口莫辩的滋味,应该很不好受吧。

      这边凤北柠追上长孙迟良,立刻抬手将他抓住。

      目光落在他身上,眼眸中有着其他意思。

      男子原本气恼的面容,见到她的那一刻,瞬间变得委屈极了。

      “那个人胆子竟然这么大,来剽窃本太傅的智慧!”

      这小可怜模样,真不像刚刚与梁任闲对峙放狠话的样子。

      凤北柠看着他的变脸,无奈地笑了,“既然是做北朝的军师,想必也不会如何危害北朝。”

      她叹了一口气,不然也不知怎么处理。

      按照长孙迟良以前,龙袍那人已经死了。

      “我们去京都街道上去看看,本太傅今日心情真的不好。”

      他哀求着,让凤北柠哭笑不得。

      还真是无可奈何啊。

      她点了点头,跟着他徒步走出去。

      宗政扶筠站在后面,看着两人的背影,淡然一瞥,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太傅府内,席秋正端着碗给毕池喂饭。

      某人立即别过头,抬手将碗抢过去,翻了个白眼。

      “我只是不能走路,手又没瘸。”

      他依旧毒舌,席秋瘪瘪嘴,瞪了他一眼,一瘸一拐走到他对面。

      毕池眼眸微动,目光落在她白皙的脚腕。

      “还没好?”

      他问了一句。

      这脚腕不是在梁国回来的路上扭到的吗?这么多天过去了,怎么还没好?

      席秋坐在凳子上,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牵扯到这脚腕,瞬间痛的极其。

      “我怎么知道?”

      她忍不住怼他一句,这脚腕她也是有些疑惑,毕竟有这么多天了,应该好了才是。

      毕池抿抿嘴,微微低头吃起饭来,目光却时不时落在她身上。

      用过午饭,席秋一瘸一拐的将桌面收拾,随即便准备走出去,让他一个人休息。

      “等一下!”

      某人忽然大喊一句,席秋动作一顿,疑惑看着他。

      “我突然感觉手腕扭了一下,去给我拿点药来。”

      他抬起手,对她扬了扬,挑眉说到。

      那傲娇的模样,简直让人看着翻白眼。

      席秋低咒一声,门停止关上,一瘸一拐到了自己房中去拿药膏。

      片刻后回到这里,她将药膏丢在他怀中,就准备转身走。

      “等一下。”身后某人又说了起来。

      “又——”

      席秋不耐烦的转身,然而还未等她看清是怎么回事,整个人就朝着毕池跌倒过去。

      脚腕疼痛更加……

      “嘶~”

      她皱着眉头,撑着轮椅两盘站起身来,幸好没有撞到他,不然恐怕是雪上加霜了。

      “你坐下。”他冷漠的声音传来,席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听话的坐下了。

      毕竟刚刚经历了一场危险,坐下缓一缓。

      “脚伸过来。”

      男人冷声,倒是让席秋一愣。

      她疑惑的看着他,一脸茫然,“你想干什么?”

      “快点。”

      他轻微皱眉,有些不耐烦了。

      席秋抿嘴,有些踌躇……后仍旧脱下鞋子伸了过去。

      毕池冷着脸,将手中的药膏抚摸一些在手指,随后便朝着她受伤的脚腕伸过去。

      触碰的那一瞬间,两人都不由一愣,

      席秋脸瞬间变得通红起来,她忍着笑意,别过头。

      毕池面无表情,眼眸注视着她白皙脚腕,缓缓揉了起来。

      “有伤也不知道处理一下。”

      他低声责怪了一句,语气不冷不淡。

      席秋轻咬着下唇,面上平静不已,实则内心已经激动万分。

      这一举动还真是让她惊讶了。

      她忍着笑意没有去看他的脸,一言不发的享受着他的轻揉。

      药膏清冷,在脚腕有些清凉,他的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

      这不禁令席秋都闭上了眼,嘴角的笑意是怎么也遮掩不住。

      窗外日头照射,鸟儿不时轻微飞过,都不忍心打破这静谧的气氛。

      宗政扶筠走回军师府,抬眸便见到了站在门口的一些人。

      当他见到那些人的面容时,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们来干什么?!

      “筠儿啊,竟然当上了军师,可喜可贺啊,实在是扬我宗政府威严。”

      见到他回来,为首的一中年男子立刻迎上来,笑着祝贺。

      宗政扶筠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身后还有马车,身上还有包袱,这是想在这里常住?

      他冷哼一声,挑眉看着面前逢场作戏的中年男子。

      直接撕破了他的嘴脸,“所以这一切关你什么事?”

      他言语有些过激,中年男子听的立刻笑容凝固了,看着他面色难堪起来。

      身后的几个女子立刻走上来,指着他说了起来。

      “哥哥未免也太不孝了吧,父亲大老远从池州赶来,就为了祝贺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宗政常蓁站出来,一脸气愤,似乎自己才是被与他侮辱的那一个。

      宗政扶筠听着她的话,冷冷一笑,悠闲的打开了折扇。

      随即挑眉看着她问到,“是是是,你事最孝顺的,大孝女!不过这关本军师什么事?”

      宗政常蓁一噎,被他反驳的无话可说。

      男子转身,看了来人一眼,大概十来个人。

      不过啊,宗政府的人恐怕都来了一半了。

      各个包袱在身,目的很明确呢。

      他冷笑一声,当初自己没官职的时候,各个冷嘲热讽,现如今他这样了,都来巴结了。

      忽的飞身而起,朝着自己的军师府的围墙飞过去,瞬间到了里面,直接将他们这些人留在原地。

      反正他军师府没有下人,一个人住,也没人替他们开门。

      “放肆!逆子!”

      中年男子看着他的动作,顿时破口大骂起来。

      眼眸阴沉,紧紧盯着面前的大门。

      想不到这个逆子竟然如此无礼,他们都这个模样了,还是那副面孔!

      池州来到京都,多少也用了两三日,本就是来找寻这个逆子的,想不到他竟然直接拒之门外!

      “蓁儿,上去敲门!给老夫敲!”

      他咬牙大叫,回到马车里面将茶杯狠狠一甩,都卸不掉心里的气愤。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