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138章:好意

    第138章:好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陈栝!”

      凤北柠站在那里,大声的朝他喊了一句。

      陈栝整个人一愣,手抓着缰绳逐渐紧了几分,随即挑眉看向她,薄唇轻启。

      “本官之前确实有那丹药,不过已经用完了。”

      他毫不在意的说出了这句话,嘴角勾着一抹笑。

      此话一出,于婉吟整个人无神的跌坐在地上,眼里的光芒瞬间消失殆尽。

      “陈栝!你是故意的?!”

      凤北柠手握拳,愤恨的看向他,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所以他本来就已经没有了,刚刚还让婉吟磕了这么多头?

      他都是故意的?

      “七王爷真会说笑,本官又没说它还在,之前本官确实是有过。”

      他勾唇笑着说,对自己的行为没有丝毫的羞愧。

      凤北柠盯着他的神情,眸子里的愤恨突然又暗了下去。

      看着他的眸子里多了几分失望,“你变了。”

      她轻声说了一句,随即便朝着于婉吟走过去,安抚她起来。

      陈栝听罢喉咙一紧,眼眶莫名变得有些湿润起来,随即抬起了头。

      “呵……也许吧。”

      他声音轻轻地,低声回了一句。

      眼眸瞥过下方的凤北柠,随即便驾马转身。

      “走吧,别在这种地方了,阴气森森的。”

      言语中都是嘲讽和厌恶。

      凤北柠眉头紧皱,她确实没有想到,陈栝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这样的陈栝她厌恶极了,甚至都不愿抬头再看他一眼。

      直到他们所有人都走了,宗政扶筠也走了过来。

      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于婉吟,叹了一口气。

      “走吧。”他低声说到。

      凤北柠烦闷的抬起头,“今日恐怕要……”

      目光瞥到这里突然留下来的三匹马,瞬间顿住了。

      “这马?”

      她疑惑的看向一旁的宗政扶筠。

      男人耸了耸肩,朝着前面努努嘴。

      凤北柠会意,想不到啊,陈栝竟然还会留三匹马给他们?

      本来她还想着今日恐怕要在这儿外面露宿了。

      不过不要以为这样,她就能原谅他。

      刚刚戏谑婉吟的事,她还没和他算呢。

      带着失魂落魄的于婉吟回到了七王府,还是没有看见长孙迟良的身影。

      宗政扶筠礼貌的陪着凤北柠进屋后,便准备离去。

      “不再歇息会儿?”凤北柠看了看天色,低眸担忧的说了一句。

      瞥见她的神色,宗政扶筠不禁抿嘴笑了笑,“怎么?王爷还担心我被刺杀不成?”

      明白她眼底的意思,不禁戏谑的打趣。

      凤北柠听的一愣,随即被他逗乐了。

      不禁对他挥了挥手,“那你去吧,小心些。”

      眼底的无奈显而易见,但还是有些可见的笑意。

      宗政扶筠想来也是有事要去处理,没有再多说什么,便转身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凤北柠不禁呼出了一口气,看了看今日的夜空。

      幸亏有宗政扶筠,不然她今日恐怕是要在那尸横遍野的地方露宿了。

      她是没有想到,婉吟怎么会骗她呢?

      而且她又怎么会遇刺?在这京都,她并未与其他人有过冲突,认识的人也就这么几个罢了。

      她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人的脸,眸光不禁一寒,莫非是他?

      想着,拧着眉转身进了屋子。

      明日她便去探探口风,如若真的是他,那她定然不会手下留情!

      还有长孙迟良,这么突然的失踪,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不禁有些头疼起来,这事情一件件的,都不随前世发生的一样。

      有些甚至提前了,她有些束手无措起来。

      关键时刻,长孙迟良没有在她身边,她自己一团乱麻,无法冷静下来处理事情。

      婉吟经历了这件事,恐怕今后是有些难过起来了。

      李佑之……

      这个人她甚至都没有说上几句话,就这么走了。

      眼看着他与婉吟应当是双宿双飞的,也不知道是谁!

      她抬起头,闭了闭眼,终究还是忍不住发处一声叹息。

      **

      初晨的第一缕阳光撒在太傅府上,席秋急急忙忙端着水盆走进了一间房中。

      此时毕池早已经自己慢慢挪着到了榻前,看着她推开门,整个人皆是一顿,眼眸睁大的看着她。

      “转过身去!”

      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咬牙大声警告了一句。

      席秋听的一惊,瞥到面前的场景时,立刻转过身,只感觉自己耳根都有些辣红。

      她刚刚太过于着急,跑进来竟是没发现他没穿衣服……

      不过那身材似乎还不错……

      她心里头这么想着,突然又猛地摇了摇头。

      想什么呢!

      毕池狠狠拧着眉,抬手有些慢速的穿起了衣服。

      席秋手中端着水盆,站了片刻便有些累了。

      她思量片刻,张口问了一句,“好了没有?”

      “急什么?又不是不知道我身子不便。”身后毕池不耐烦的声音传过来。

      席秋听的咬牙,这话还挺理所当然!

      她转过身,眸光没有落在榻上的男子身上,朝着一旁放水盆的架子走过去放下。

      随即垂眸走到了男人面前。

      毕池立刻将手中的衣服拉紧,有些警惕的看着她。

      “你……”

      “闭嘴,身子不便那就我来。”

      席秋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翻了个白眼,没有看他的脸,只是盯着他的胸口。

      话音落下,见身前的男人仍旧一副不想把手拿开的模样。

      席秋眉头一皱,抬手直接将他的手打开了。

      紧绷着脸将他穿衣服起来,指尖无意中触碰到某人的胸膛,引得他一震轻颤。

      反观席秋,仍旧一副无所谓模样,不知为何,他的心里突然就不开心起来了。

      将他整理好衣服,席秋将一旁的水盆端过来,放在他面前让他自己处理起来。

      她则朝着门外走过去,毕池手里动作一顿,目光立刻朝她看过去。

      等待片刻,席秋端了一些早点上来,放在了桌上。

      毕池目光立刻收回,低下了头看着面前的水盆。

      腿仍旧没有力气,他心里又不禁有些气自己。

      面前女子来来回回的动作,他也都看在眼里,但是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

      偶尔能看见她疲惫的擦汗或者休息,他却没有勇气开口和她讲一声休息休息,不要太累了。

      席秋安排好早点,便朝着她走了过来。

      “洗好了?”

      她问了一声,毕池还没有回答,她便抬手将水盆端了出去。

      随后她又走了进来,将他扶着坐在轮椅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