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152章:不是怕死

    第152章:不是怕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一语点醒,席秋听罢会意,立刻应声转身走了出去。

      识趣的没有再说下去,很显然王爷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席秋走出去,凤北柠眼底的笑意瞬间褪去。

      偏头瞥了一眼这桌上的食物,眼眸盯着它们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长孙迟良出去的那一天,毕池知晓了这太傅府内住的人,立刻全身都颤抖起来。

      他拼命推着轮椅,想要走出这院子。

      然而当他拼了命快要出院子时,却迎面欢声笑语走来了两个女子。

      他只感觉自己心赫然提了起来,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来人见到了他,瞬间笑的古怪,迎了上来。

      “哟,这不是……长孙哥哥的贴身侍卫毕池吗?怎么成这副模样了?”

      沈锦苒走上前来,微微附身,手不经意的抚过这轮椅旁边,言语轻轻的说着。

      毕池嘴唇微微颤抖,目光立刻移开了,没有回应她的话。

      凤长妍并不知这其中的事情,只觉得有些茫然,不过这毕池她也是觉着惋惜。

      也不知是怎么了,活生生的一个侍卫,竟然是变成了这个模样。

      “沈小姐先与我去看看胭脂吧,毕池让他自己一个人待着。”

      她走上前去,挽住了沈锦苒的手臂。

      沈锦苒听罢,脸上的笑容立刻绽放,手微微动了动,随即看着她笑了起来。

      “凤小姐说的是,我们走吧。”

      转身之际,她眸光无意的再次瞥了一眼身后的毕池。

      感受到她的目光,毕池淡然抬头,轻轻瞥了她一眼,强忍着心里的怒意。

      但那颤抖的嘴唇,却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虚弱极了。

      刚刚若不是凤长妍挽的及时,恐怕这第二次的惨剧,就要造成了。

      他明明看到了沈锦苒手中已经掏出了那跟发簪。

      那根让他坐在轮椅上的发簪!

      他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吴叔!”目光中露出的狠然,是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

      经过他强烈的要求,让吴叔将他送到了七王府门口。

      他坐在马车里,掀起帘子便看到笔直站在那里的长孙迟良。

      一身黑衣,单薄的身子,站在寒风中,似乎风更猛烈些,他就能被吹倒一般。

      “公子?”

      他担忧的喊了一句,那人听罢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来了?”

      长孙迟良语气生硬,问了一句。

      毕池瞥见他的神色,张了张嘴眸子里闪过纠结,后沉默放下了帘子,并没有说什么。

      那沈锦苒与公子的关系,他说什么也没有用吧。

      七王府已然知道他们在这门口,但是仍旧没有人打开门让他们进去。

      他们就这样在门外等了五天。

      第五天,这紧闭的七王府大门,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长孙迟良眼眸瞬间动了动,眼里的希冀涌起,看向了来人。

      席秋将门打开,抬眸看见了他们。

      长孙迟良眸子里的光瞬间暗了下去。

      席秋走出来,身后凤北柠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越过这道门,她眸光未动的,朝着右边走了过去。

      “柠儿!”

      长孙迟良眼尖瞥见她,立刻迎了上去。

      然而席秋却直接挡在了他的面前,眼眸瞪大。

      “王爷要去办事,太傅还是不要打扰为妙。”

      她语气生硬,态度强势,让长孙迟良心里一震。

      脑海中都是凤北柠说出这句话的神色。

      这边凤北柠朝着右边走着,管家从后门牵出来惊鸿,她直接跨坐上去,一直未说一句话,也没有看长孙迟良一眼,就这么扬长而去。

      长孙迟良眼眸瞬间慌乱起来,想要追上去。

      然而席秋却依旧站在他面前,眸子瞪大。

      长孙迟良眸子逐渐暗了下来,看向席秋眼底也多了几分其他的意思。

      “你过来。”

      马车帘子突然被掀起,毕池对着席秋挥手,让她过去。

      席秋瞥见长孙迟良的眼神心里一个咯噔,还真是有些旁人害怕。

      听到毕池的话,她稍加思索,瞪了长孙迟良一眼,朝着马车走了过去。

      面前无人阻挡,长孙迟良立刻抢了旁边的马,追了上去。

      “你还真是不怕死啊,就不怕公子一怒之下杀了你?”

      人离去,毕池看着面前的女人不禁冷嘲了一句,

      “哼,怕他作甚?这么对我们王爷,没杀了他已经是心慈了!”

      席秋冷哼一声,回想起长孙迟良所做的事情,更加不乐意起来。

      后突然想到什么,目光落在了毕池的身上。

      “你来干什么?”

      毕池被问的神色一顿,轻咳一声,目光有些躲闪。

      “这几日太无趣了,想来你这七王府看看。”

      此话一出,席秋脸色古怪的看着他。

      很明显这只不过是托辞罢了。

      她不经意轻哼一声,随后转身摆摆手准备走回去。

      “回你的太傅府吧,七王府没什么有趣的。”

      “等一下!”

      身后毕池瞥见她即将走的身体,立刻紧张的叫出了声。

      席秋脚步一顿,背对着他没有说话,等着他的下文。

      毕池面露难色,随即叹了一口气低下头。

      “沈锦苒来了太傅府……”

      他语气低低的,似乎是隐忍了很久,也似乎是纠结了很久,这才说了出来。

      席秋承认她是愣住了,忽然就变得心疼起来。

      她脸上的心疼之意立刻掩去了,随即转身笑看着他。

      走到他的帘子旁边,在马车上面轻轻敲了敲,“你什么时候这么怕死了?下来吧。”

      毕池听罢立刻笑了,放下帘子慢慢挪着身子往下来。

      这外面早已经有人将轮椅备好,席秋慢慢扶着他下来,坐到了轮椅上。

      席秋走到他的身后,动作娴熟的推了起来。

      瞥见这大门口的门槛,轻轻皱了眉头,随即朝着后院走过去。

      毕池感受到她在身后替自己推着轮椅,心情都周三变的好了些。

      脑海中回想起她刚刚调侃的话,不禁嘴角勾起。

      他不是怕死……

      他怎么会怕死呢?

      之前有过多少出生入死?

      他只是怕他死了之后,你遇到危险,没有人救你——

      所以他现在怕死了,他不想就这么死去,他还想更多的与你生活,很久很久。

      此刻日光正好,照射在两人身上,都散发出淡淡光芒。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