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158章:未婚妻

    第158章:未婚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方才在王府外面的时候,可不是这般模样。

      看到七王爷的那一刻,就都变了。

      侍卫有些警惕的跟了上去,目光立刻打量起了旁边。

      这北朝京都的七王府,他还真是从未来过呢。

      “诃儿怎么有空来本王这里了?”

      凤北柠走在前头,忽的问了一句。

      旁边的少年听罢,若有所思的歪头,随即说出了口。

      “诃儿家里不好玩,所以便来了。”

      这倒是个不错的理由。

      凤北柠嘴角微勾,没有再问下去。

      锦衣少年脚步碎碎,一直跟着凤北柠旁边说前说后。

      后面侍卫不禁纳闷,少爷对这个七王爷怎么如此殷勤?

      既然他不提起那日鸠都所发生的事情,那么她也不主动提起。

      想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

      走到堂屋,凤北柠叮嘱管家替他们安排了屋子。

      “漂亮哥哥真好。”

      少年托着脸,说的一脸真诚。

      凤北柠被他突如其来的夸赞呆愣了一下,随即失笑,“谁叫诃儿这么可爱。”

      少年听罢,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起来了。

      侍卫:……

      他怎么没见过少爷在家中时笑的这么开心过?每天对待大小姐不是白眼就是讨厌的神色。

      对老爷夫人也是如此。

      想不到他竟是对这百里之外的七王爷很是喜欢。

      “好了,今日天色已晚,诃儿早些去歇息。”

      安排好一切,凤北柠站起身来,再次嘱咐了一句,便转身朝着自己的院子走过去。

      少年听罢亦是站起身来对着她的背影听话的点了点头。

      “少爷,你果真要在这七王府住下来了?若是被七王爷发现你的身份……”

      “闭嘴!以后对漂亮哥哥尊重点。”

      侍卫满脸担忧,想说些什么,却被少年怒声呵斥的抿着嘴。

      小心抬头看了少年认真的神色一眼,知晓他并不是在开玩笑,不禁叹了一口气。

      外面门旁边,凤北柠听的一顿,眼眸微眯走回了自己的院子。

      诃儿突然到来,她确实是惊讶到了。

      当初看见他,是在黄沙中,衣着破烂,还失去了记忆,但刚刚听的旁边那个侍卫的话,事情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

      既然有了侍卫,恐怕也是有了记忆。

      这次的锦衣与上次的破烂衣裳倒是大不相同。

      看来是要提防一二了。

      最后一盏烛火灭下,夜陷入沉寂。

      **

      翌日一大早,凤北柠便穿上朝服去早朝。

      很巧的是,在南门看见了踱步的长孙迟良,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女子,替他在一旁掩着衣服。

      凤北柠目不斜视,在他旁边淡漠的走了过去,面无表情。

      “柠儿。”

      长孙迟良本就是在等人,见到她立刻迎了上去,使得旁边的女子手扑了个空,脸色立刻变得不好起来。

      南门口守卫见形势不对,立刻恭敬站在原地,不敢说一句话。

      听到长孙迟良的声音,凤北柠停下了步子,随即缓缓转身,对着他微微拱手,面不改色。

      “太傅。”

      她轻声喊了一句,也算是打过招呼。

      随即不管来人脸色如何,直接转身走了。

      “……”

      长孙迟良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微微抬手,面露担忧,不知道说些什么。

      “长孙哥哥,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沈锦苒拍了拍他的袖口,随即满脸笑意的对他说着。

      男人听到这话脸上没有什么变化,直接走了过去。

      两个守卫神色古怪的瞥了一眼沈锦苒,不禁暗自揣测起来。

      这个女人是谁?

      见长孙迟良身影远去很远,沈锦苒立刻从袖中拿出两袋银两,交到了他们两人手中。

      脸上笑容灿烂,抬手轻柔将自己的碎发别在耳后,模样多少还是有几分绝色。

      守卫神色更加古怪,她这是什么意思?

      心中忽的出现将军叮嘱的事情,立刻将手中银两交还给了沈锦苒,随即站在原地,昂首挺胸。

      沈锦苒面上神色一滞,瞬间就有些气愤起来。

      这两人什么意思?竟然不收她的钱?

      她本想问一点关于凤北柠的消息,还没问就绝了后路?

      以为是自己的动作没到位,她忍着心底的怒意,款款上前去一步,又轻拂了一下自己的碎发。

      后绽放一个自认为绝美的笑容,声音柔柔的,“两位官爷,我是你们长孙太傅的未婚妻,发觉到七王府似乎与太傅有些事情,故想问一问你们,这些只不过是想表达谢意而已。”

      两个守卫淡然听着,面不改色,眼神都未动一下。

      笔直站在那里,没有理会沈锦苒一下。

      心中秉着不信谣,不传谣的心态,表示不想搭理她。

      在他们面前吃瘪,沈锦苒脸色瞬间不好起来,轻咬了一下粉嫩的唇瓣,后瞥了一眼四周,不甘心的跺脚走掉了。

      她是没有想到,这两个人竟然油盐不进。

      莫非是她今日没有戴那个簪子?

      走了几步,又转身朝着那两个守卫忘了一眼,狠狠瞪了一下。

      手微动,身子站定。

      随即微微低头思索着什么,后猛然抬头,拾起笑脸准备朝两个守卫走过去。

      然而余光瞥到右侧即将靠近一支队伍,立刻转过身去,捏紧了手中的东西不甘心的走掉了。

      这次没机会,下次再来!

      两个守卫看她走掉,瞬间松了一口气,幸好自己走掉了,不然他们还真不知道如何应付。

      “李哥,太傅的未婚妻未免也有些太难缠了。”

      右边的守卫身子松懈了几分,拿着手中的剑动了几下身子。

      左边的守卫有共鸣,本想说什么,但是瞥到前方走来的军队,立刻站直了身子,人都变得正经起来。

      右边那人见状立刻暗道不妙,身子夜立刻站的笔直起来。

      鹤兰羽领着一支队伍走过去,眼眸不经意看了他们一眼,眼神以示警告。

      随即目光直视前方走了。

      两个守卫立刻松了一口气,鹤兰大人威严还真是堪比七王爷。

      南门这边紧张,在承安殿亦是变得紧张起来。

      刚上早朝,瞥见站在下面的凤北柠和长孙迟良两人,凤枳禅一惊。

      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他记得他只叫了凤北柠一个人来着。

      这另一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