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161章:又见陈栝

    第161章:又见陈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长孙哥哥,下雪了!”

      沈锦苒高兴的跑过来,手里捧着一大把雪球。

      长孙迟良听的眸子轻颤,原本落在在眼前书卷上的目光,瞬间朝着旁边的窗户移过去。

      瞥见外面的银装素裹,他唇角不禁勾了起来。

      竟然下雪了啊,终于下雪了……

      他好像有很久没有看过雪了。

      最近的一次看雪,似乎还是当时与她两个人,在那悬崖边……

      回想起当时的事情,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那苦笑的模样,又有几个人能懂呢?

      得到不长孙迟良的回应,沈锦苒脸瞬间垮了下去。

      一把将手中的雪球狠狠丢掉,随即看向了他的笑容。

      看来是要快些将他带回去了,不然这京都的一切,都恐怕让他难以割舍。

      现如今已经有一些感情了,就单单凭她一个人,恐怕还是不行,必要的时候,也该叫一些人来了。

      夫人,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想到此,沈锦苒唇角微勾,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等夫人到了,长孙哥哥恐怕是在这京都待不下去了。

      越想越开心,沈锦苒立刻跑回去写信起来。

      写到得意的地方,立刻笑了起来。

      这忍不住的笑容,让她弯着的身子都逐渐颤抖起来,笔在白纸上划了几道墨迹。

      后传来信鸽,满意的看着它走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看着上元节即将到来。

      北朝向来是只过上元节,除夕夜是不过的。

      这与梁国恰恰相反,他们只过除夕夜,不过上元节。

      凤北柠这几日时不时去皇宫与凤枳禅讨论一些事情,日子也算是过得舒心。

      不过有一件事让她有些纳闷。

      按道理来说,那国师梁任闲似乎并非是等闲之辈,怎的这段日子没有什么动静了?

      前段日子还这么夸赞婉吟,一个劲的让她当皇后。

      颇有她不当皇后,就要谋反的趋势。

      而这几天,似乎是没有这么张扬了。

      且看见她,也是极其的恭敬,点头哈腰的,全然不像前些日子的模样。

      瞥见他的改变,凤北柠觉着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越是安稳之际,恐怕越是有危险。

      莫非都等着上元节闹事?

      在那一天动手,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届时去游湖,梁国使臣,还有梁国的皇帝。

      若是那时候出点事,恐怕难以解决。

      不过这梁国皇帝与她,也算是半个朋友了,想来是不会介意这么多的。

      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抓出某些人。

      日子有些忙碌,凤北柠都没有时间在意某些人的行动。

      比如说若是在早朝时看见长孙迟良,她也只是淡然的点了点头,根本没有多余的神色动作。

      听闻他日日都去早朝,凤北柠也算是佩服他的毅力。

      她的话,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想去便不去。

      没有什么大事,她也没打算去,日子过得简单,似乎也不错。

      然而近几天她确实忙透了,凤枳禅将那准备游湖的事情交给了她。

      这就让她有些头大了。

      这种事她好像没做过。

      晚间,与凤枳禅讨论了一些事宜后,凤北柠从皇宫走了出来。

      迎面碰上了正准备去皇宫的一顶娇子,外观也算是简约,不是很奢华。

      她在原地停下步子,瞥了一眼这娇子。

      轿夫也挺有眼力见,一看到她立刻放下轿子,对着她行了个礼。

      凤北柠抬手,免了。

      无暇看轿子的主人,凤北柠正准备离去,岂料轿帘突然被一把掀开。

      “七王爷,别来无恙啊。”

      轿帘被一把掀开,露出了一张男人俊俏的脸庞,那灿烂的笑容瞬间有些晃荡了凤北柠的眼。

      “陈……陈大人?”

      她瞬间敛去惊讶神色,有些结巴的看着他,不太相信的反问了一句。

      目光自上而下又肯定的看了一眼轿子里的男人。

      确实是陈栝无疑,但是她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陈栝听着她的话,赞同的点了点头,对着她又是一笑。

      “七王爷,好久不见。”

      凤北柠嘴角微抽,敷衍的点了点头。

      后还是仔细的看了他几眼,皱起了眉头。

      陈栝还有些事,两人没有再寒暄。

      “七王爷,日后有空定然去七王府拜访。”

      说罢,帅气的放下轿帘。

      轿夫见罢,将轿子抬了起来,朝着里面走着。

      凤北柠只觉着眼角一抽,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陈栝为何要说好久不见?他们似乎也并不是许久未见……

      不过歪着头仔细想想,似乎也是有段日子了。

      不管了,回来了便是好的,她没时间想这么多,还要去准备那游湖的事宜。

      听凤枳禅所说,那日除了准备游湖之外,还要准备一些爆竹。

      凤北柠不禁汗颜,还真是麻烦。

      爆竹需要去京都街道看看,看哪个地形最为凸出,放出来才算是最美丽的。

      凤枳禅的要求,需要将梁国的那些人震惊一把,不然他们还以为我们北朝好欺负。

      当时听到这个,凤北柠表示更加无语了。

      好歹她也是凯旋而归的,梁国怎么可能会这么看他们?

      这完全就是凤枳禅多想了。

      趁着夜晚没人,凤北柠立刻围着京都走了一圈。

      仔细观察了几圈,她很快定义。

      这京都朝北的后山似乎是极为高的,在那里山顶放似乎不错。

      且对应着游湖地方,乍一眼便可以看到。

      她眼眸微动,立刻快步朝着那里跑过去。

      夜晚的山林很是安静,凤北柠很快便到了山顶。

      登上至高点的那一刻,这京都的所有夜景一览无遗。

      有些地方烛火通明,热闹非凡。

      有些地方黑暗无光,沉寂迷茫。

      她眯了眯眸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很是享受这夜景。

      晚风轻柔拂过脸庞,像是偷偷亲吻挚爱之人。

      害羞又仓促。

      “出来吧。”

      凤北柠闭上的双眼缓缓睁开,轻声说了一句。

      话音落下,身后传来树枝踩断的声音。

      随即一黑衣人缓缓走出来,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

      凤北柠并未转身,她知道这人是谁。

      “柠儿……”

      黑衣男人张了张嘴,半天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凤北柠又闭了闭眼,站在原地呼出一口气,“有何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