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168章:比试比试

    第168章:比试比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身上的血迹已经被湖水皆数洗干净,这一遭,纵使她身体如何硬朗,恐怕也是会小病一场。

      脑中回想起那青玉簪子,他不禁勾起了唇角,还真是和儿时没有一丝变化呢。

      面对敌人亦是如此,就想将他打倒,不管自己的处境。

      今日的情况,若是他不下来,她恐怕小命就要丢在这里了。

      此刻皇宫中,欢宴已经开始。

      坐在主位的凤枳禅举起了酒杯,笑看下方坐着的各个大臣。

      “请,随意。”

      他笑的眉眼弯弯,首先饮下了手中的酒。

      座下人亦是向着他的方向举了举,喝了一口。

      海兰陵脸色并不是很好,因为他的位置,坐在凤枳禅下方,这是什么意思,所有人都清楚。

      埋头饮下一口,眸子逐渐眯了起来。

      虽然说是与凤北柠已经商量好了的,她助他夺得皇位,他与她们北朝和睦,永不打仗。

      但是这北朝的皇帝这种行为,对他们梁国不是很友好啊。

      目光微微移动了几下,并没有看当初与他相谈的凤北柠身影,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听闻山上遇到了刺客,但是凭她的武功,想必不是问题吧。

      现在还不来,他现在已经有一些烦闷了。

      主位的凤枳禅很明显笑的得意忘形,他看的极为刺眼。

      本想着去走走,但在这皇宫,他还能走到哪里去?且这盛宴本就是为了迎他才设的。

      瞥见海兰陵的神色不好起来,阑珊不由抿抿嘴,微微上前去俯身说了几句话。

      海兰陵先是听的一愣,随即眼眸立刻睁大,迟疑的看着她,“此话当真?”

      阑珊点了点头,随即不屑的看着他,“皇上若是不信我,那也没必要让我当国师。”

      男人被怼的一噎,张了张嘴没有说话,说的也挺有道理的。

      既然是国师,想必是不会骗他的。

      他眼眸微动,回想起阑珊说的话,稍加思忖几下,忽的笑了起来。

      声音极大,引得旁人一同疑惑的看了过来。

      凤枳禅眉头一皱,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

      “不知……”

      “不知梁国皇帝怎么突然笑了?”

      宗政扶筠从一侧走了出来,似笑非笑的接过凤枳禅的话问了出来。

      随即身子站定,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扇子,一下又一下的扇着。

      他一出现,海兰陵身旁的阑珊立刻走了回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眸闪个不停,躲避别人的目光。

      海兰陵一见他,不由轻笑了一声,站起身来,自上而下的打量了他一圈。

      “听闻北朝前段时间有一人当了国师,依朕看,你并不是那位所谓的国师吧?”

      此话一出,其他人的目光立刻移到了角落里梁任闲的身上。

      众目睽睽,这凝视让梁任闲有些紧张起来,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站了起来。

      对着海兰陵微微拱手,笑了一声,“下官便是。”

      虽说面上有些紧张,但是心里还是更加欣喜起来,闹这么一出,恐怕他今后官运会更加好起来。

      听到这话,海兰陵嗤笑一声,淡漠的瞥了他一眼,随即看向主位的凤枳禅。

      “朕听闻北朝的国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段时间我梁国亦是招了一位国师,不知皇上认为,让两位比试比试如何?”

      他唇角微勾,大声的说出了这句话。

      此话一出,凤枳禅听的眉头舒展,仔细想着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不错,国师以为如何?”凤枳禅抬手,问向了角落里站起来的梁任闲。

      “……”

      之前的想法皆数不见,现如今梁任闲只想快速脱身。

      他本就不会这么多,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心中想的升官梦在这一刻瞬间打碎了,现如今他已经不想这么多,只想着能够脱身就行。

      如何能在委婉拒绝他们的要求下,又能安全脱身?

      他低下了头,旁人看不到脸上的神色。

      绞尽脑汁想话来驳了这个非人的要求。

      目光移到了右下角坐着的人,他眼里立刻放光,发出了求救的目光。

      然而右下角坐着人却只是淡漠瞥了一眼后移开了,似乎当做不认识的模样。

      梁任闲心一下子寒了下来,额头上的冷汗涔涔冒出,却没有抬手擦掉它。

      他今日……不会要死在这里吧?

      “国师?”

      头顶凤枳禅略微愤怒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还带着几分警告的意思。

      梁任闲身子一颤,整个人慢慢抖了起来。

      随后他呼出一口气,对着主位上的人拱手,“臣……觉得……”

      “启禀皇上,国师恐怕是太过于紧张,不过看着他的神情,想必是答应了的。”

      宗政扶筠适时说话,直接阻断了梁任闲想要说的话。

      梁任闲猛然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的罪过面前这个小小的军师!!他要这么来害他!

      “皇上,臣——”

      “好,事不宜迟,开始吧。”

      凤枳禅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的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梁任闲呼吸一滞,他现在只感觉自己已经是众矢之的,如果不答应,恐怕就是没有替北朝争光……

      是杀头的大罪!

      但是他并不是什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人,怎么能够应得这次的比试?

      看着对面梁国的白衣女子,很明显她是有些手段的,不然怎么可能让自国的皇上直接说出这个要求。

      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走到中央,众人的目光立刻落在了他身上,好不容易调整害怕的情绪之后,却发现梁国的那个女子竟是不站出来,只是站在自己的座位旁边。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

      白衣女子微微扬头,带着面纱的脸有几分神秘。

      那幽深的眸子,似乎一眼看到了他的心底,那些不堪的回忆,似乎一下子被扒了出来。

      他立刻收回了目光,低下了头,不敢对视。

      凤枳禅见到这个动作,不由的咬牙,别说比试,单单在这气势方面,他就已经输了。

      真是没用!

      他别过头,很明显都不想看下去了。

      北朝的一些大臣亦是觉着脸上颜面扫地,叹声摇头不想再看下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