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169章:不是他撰写

    第169章:不是他撰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面前这个梁任闲,突然选上的国师,当了国师之后,整日吃喝玩乐,根本没有替北朝帮助一下。

      现如今这种他擅长的事情,竟然也是做不出来。

      梁任闲听到叹气的声音,愈发觉着自己已经被瞧不起了,立刻抬起了头,定睛看着阑珊的方向,实则并没有与她对视。

      阑珊不禁嗤笑一声,轻蔑的看着他。

      这北朝也是,拿出这么一个废物出来和她比试?真是搞笑。

      “开始吧。”

      她微微懒散的声音传了出来,轻柔的打了个哈欠,表示她已经累了。

      海兰陵勾唇一笑,只觉着自己刚刚受的委屈都回来了,心里都舒服了不少。

      “第一,五年后,北朝会发生什么事?”

      话音落下,其他人不禁唏嘘起来,这个题目一出来,都想听一听。

      海兰陵也是微微扬头,这个问题他也算是问出了自己的想法,他也是想看看,这北朝五年后,会是什么模样。

      凤枳禅比其他人更想知道五年后北朝会发生什么事情,整个人都不禁站了起来,恨不得走下来凑近来听着。

      听到这话,阑珊愣了一下,随即闭了闭眼,仔细看着凤枳禅,本想着看到一些,但是瞥见宗政扶筠的目光,她立刻顿住了。

      导致她只看见了一小部分,看见了凤枳禅身旁放着一个摇篮,里面有着两个衣着富贵的小孩。

      她很快整理好自己的表情,将这个说了出来,“五年后,北朝会增添小皇子和小公主。”

      语毕,她得意的扬头。

      此话一出,可谓是所有人都震惊了,皆私下说了起来。

      凤枳禅听的一惊,后竟是笑了起来,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阑珊看到宗政扶筠警告的眼神,立刻对他得意挑眉,注意这么多干嘛?

      宗政扶筠神色未变,冷冷看了她一眼。

      梁任闲听到这话,不禁嘲笑起来,“莫不是信口雌黄,随便捏造的吧?”

      他脸上闪过不屑,转移了话题。

      阑珊听罢瞬间恼火,忍着心底的怒意,看着他冷声,“话别说这么多,你先说说你观得的。”

      将话题又引到了这个上面,梁任闲眉心一跳,眸子躲闪不知道说什么。

      “若是……若是能随便说,那本国师也行,五年后北朝国泰民安,邻国不敢来犯!”

      说完,对着海兰陵得意的挑眉。

      “……”

      这十足的挑衅,海兰陵很快要炸毛了。

      宗政扶筠抬手,安抚了他一下,随即瞥了说胡话的梁任闲一眼。

      下一秒,便看到阑珊双目一闭,身子向后倒了过去。

      海兰陵一惊,眼疾手快跑过去接住了。

      其他人也是一惊,均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倒了。

      “话可不能乱说啊,国师——”

      宗政扶筠走到他们旁边,抬手指向了晕倒不省人事的阑珊。

      “看,窥探天机是要付出代价的,梁国国师恐怕会昏迷十几天。”

      他语气淡淡,却是将其他人都镇住了。

      特别是梁任闲,脚不经意的后退了几步,有些害怕的看着晕倒的阑珊。

      这一动作倒是让宗政扶筠笑了,嗤笑看着他。

      “梁大人又没有窥探天机,怕什么?”

      梁任闲听的一噎,咬着牙看着他。

      眸子狠狠地,恨不得将他身体盯出一个洞来。

      宗政扶筠无所谓的摆摆手,“梁大人不必这样看着我,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况且你是否能够胜任国师这个位置,你心知肚明!”

      说到后面,他竟是愈发大声起来,将面前的梁任闲震得后退了数步,直到身子猛然撞到了身后的桌子,这才止住脚步。

      “你你你你……胡说八道!”

      他抬起手,指着宗政扶筠微微颤抖,有些口齿不清起来。

      看这状况,众人明白了一些原委。

      凤枳禅也在这一刻站起身来,看着梁任闲,冷冷一哼,“梁任闲,你最好说清楚!”

      龙颜大怒,梁任闲这下更加害怕起来,他也只不过是听从了别人的意见才当了这个所谓的国师。

      本以为国师是一个轻松的官,没想到还要做这些事情?

      目光又偷偷看向了右下角的人,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然而那人却不理睬他,淡然的坐在那里,和别人有说有笑。

      意识到自己小命不保的时候,梁任闲忽的“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满脸苦色的看着凤枳禅,脸上有些绝望。

      “哼!”

      凤枳禅狠狠拂袖,顷刻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其他人也是个有眼力见的,北朝大臣立刻别过了头,一副嫌弃模样,简直为北朝抹黑!

      梁国使臣则在一旁掩面笑了起来,且愈发的狂了起来。

      “梁任闲!你好好给朕说说,那北朝论是都真是你所写?!”

      凤枳禅拂袖坐下,冷冷的问出了声。

      此话一出,其他人也立刻疑惑起来,好歹也是自撰写出了北朝论的人,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

      听到这话,梁任闲更加绝望了起来。

      这下好了,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全部被挖了出来。

      “……”

      他没有说话,低下了头,眼里的绝望逐渐明显。

      看来他今天是注定要丢了性命。

      本想着让那人救一下他,但是看见那个眼神,他就知道了,斓弟恐怕还在她手里!

      他闭了闭眼,没有再说什么,也不想再多说一句话。

      “梁大人,你解释解释,为何能写出北朝论,却在刚刚的比试中落得个这个下场?”又有一人问出了声。

      “……”

      依旧没有回答他们,梁任闲无奈的抿着嘴。

      “因为那北朝论,是本太傅撰写的!”

      门口忽的传来一男子熟悉的声音,众人一惊,看了过去。

      长孙迟良和凤北柠两人款款走来,脸上泛着笑,乍一看还有几分绝配姿态。

      沈锦苒赫然站了起来,看向了两人,眼眸逐渐暗了下去,手亦是握起了拳头。

      她竟然没死!

      还真是命大啊——

      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她立刻坐了下去。

      然而宗政扶筠却在无意间,看到了她下方裙摆的破烂地方,不禁陷入了沉思。

      “太傅大人,此话怎讲?”

      大臣中一人站起身来,替别人问出了心声。

      长孙迟良爽朗一笑,看向了跪在前方的梁任闲后背。

      “本太傅说,那北朝论,是本太傅撰写的,被贼人偷走了,现如今看来,这贼人恐怕就是梁大人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