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170章:真的是你!

    第170章:真的是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这话出来,可谓是一个令更多的人震惊了。

      其他人立刻唏嘘了起来,难道这梁任闲的北朝论,不是他自己撰写的?竟然是偷的长孙太傅的?

      胆子也是出奇的大,他能活到现在也算是厉害的了。

      没有当场丢了性命,也算是好的了。

      “岂有此理!”

      主位的凤枳禅猛然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酒菜都震得颤了几下。

      其他人立刻低下了头不敢吱声,梁任闲更是已经心如死灰,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很快死去的场景。

      “你没事吧?”

      两人走上来的那一刻,宗政扶筠瞥见了凤北柠脸色苍白的模样,立刻担忧的走到了她的身旁问了一句。

      凤北柠微微摆手,“无碍。”

      嘴唇似乎比脸更加发白,宗政扶筠不由更加担心起来。

      瞥了一眼旁边看着前面的长孙迟良,不由的愤恨,还真是没有眼力见,这么虚弱竟然还将她带出来?

      殊不知是凤北柠想要过来看看。

      “国师也很是胆大呢,直接去了七王府偷了本太傅的北朝论,说实话还真是佩服他的勇气。”

      长孙迟良一连串说了出来,其中也暗示了他与凤北柠的关系。

      沈锦苒站在那里更加气愤起来,她现如今已经是气的身子发抖起来了,死命的忍着怒意。

      岂料旁边这个傻子还一个劲的问她,“沈小姐,你没事吧?”

      凤长妍看着她,声音不大不小的说着。

      令旁边的人立刻看了过来,沈锦苒面色一尬,笑了一下。

      “没事。”

      嘴唇抽了抽,回的漫不经心,眼眸时不时的瞥向长孙迟良和凤北柠两人。

      宗政扶筠听到这边的动静,看着她不由的笑了,随即疑惑的关切问了一句。

      “不知这位小姐的衣裙,怎么破了一些呢?”

      他声音很轻,但是旁边的人都听到了。

      长孙迟良在那里说着他的事情,凤北柠目光移到了宗政扶筠这边,看向了沈锦苒。

      感受到她的目光,沈锦苒身子一颤,随后轻声呼出一口气,抬起头故作淡定的笑看着问着问题的宗政扶筠。

      “它……”

      “沈小姐是无意中被树枝划到了,这才破了,怎么?这种事还要告诉你吗?”

      沈锦苒正准备说话,但是旁边的凤长妍却直接打断了,替她解释起来。

      这套说辞确实是她对她说的那一套。

      她虽然对她打断她话的动作心生不满,但是仍旧还是松了一口气。

      皮笑肉不笑看着面前的人,“确实如此。”

      宗政扶筠却是听的唇角一勾,“树枝么?确实是树枝呢……”

      话中的意思,也就只有一些人能理解。

      沈锦苒袖口中的手逐渐握拳,看向宗政扶筠眼里都有些躲闪起来。

      眼前这个男人目光太过于透彻,她都有些慌了。

      她选择装傻。

      “呵呵呵呵,公子什么意思?”

      又是轻声笑了几下,她挑眉疑惑的瞥了一眼,后转过头没有再看他。

      凤北柠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吱声,且她注意到,沈锦苒并没有看她一眼,这倒是让她有些震惊。

      毕竟沈锦苒在正常情况下,断然是会冷嘲热讽一下的。

      今日倒是,刮目相看了。

      宗政扶筠看着她的动作,忍着想抽出袖中那一块残漏的白布绸布,没有再看她一眼。

      深吸一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对于这种人,他确实不该太过于生气。

      这种人以后,自然会有人来收拾!

      他只不过是心疼身旁这个女子罢了。

      如此虚弱的模样,相比较于那个女人,根本就是大不相同。

      “北柠你和我出来一下。”

      他思忖片刻,抓住凤北柠的手腕走了出去。

      凤北柠一愣,刚想和长孙迟良说一声,人却已经快拉了出去。

      待到两人出去,沈锦苒立刻松了一口气,随即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旁边的凤长妍。

      还真是多管闲事!!

      这边正在处理梁任闲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走了出去。

      长孙迟良更是没有注意到……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凤北柠眼皮虚弱抬起,没有丝毫力气,轻声吐出了这句话,看向宗政扶筠都是疲惫意味。

      看着这个模样,宗政扶筠张了张嘴,更加坚定了自己想要说话的想法。

      他从袖中拿出那块残破白色绸布,交到了她手中,紧紧按住。

      “这是那日,我回去之时,顺着箭飞过来的方向看见的,那时候在树枝上,那人的衣服被划破了……”

      他没有再说下去,也明白了凤北柠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

      那虚弱的眼皮终于有了一丝力气,仔细看着手中的白色绸布起来。

      “这材质面料……”

      她看着看着,低喃出声。

      随后突然想到什么。猛然抬头看向宗政扶筠。

      男人点了点头,眸子里的意思显而易见,她也算是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不由的激动的咳出了声,捂着嘴敛眸。

      宗政扶筠立刻抬手,轻拍了几下她的后背,“都这样了也不休息片刻再来——”

      “你在干什么?!”

      突然一声愤怒的声音传过来,宗政扶筠抬起头,看见长孙迟良身后门口快步走过来,脸上忍着怒意。

      他的身后,在门口,还站着一脸得意的沈锦苒。

      宗政扶筠唇微微颤抖,显然是被她气得不轻。

      随即俯身对凤北柠说了几句话,朝着里面走了过去。

      经过沈锦苒的旁边,他眼眸微动,深邃的眸子凝视了她片刻,随后竟是发觉眼前一片白光,刺眼的很。

      瞬间收回了目光。

      沈锦苒则后退一步,警惕看着他。

      回想起刚刚的白光,眉头狠狠拧了起来。

      想不到竟然有人将她的前世今生都遮盖了,他看不到半分。

      他又淡漠瞥了她一眼,走了进去。

      沈锦苒看着他的背影,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那个人的眼神,还真是让她有点被看穿的感觉。

      “你没事吧?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长孙迟良走上前来,立刻担忧的看着她问到。

      凤北柠没有回答他,反而是缓缓转身,看向了门口站着的沈锦苒,逐渐抬起了手中的残破白色绸布………

      随后眸子逐渐泛出阴狠,真的是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