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176章:伤势很重

    第176章:伤势很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郎中很快前来,瞥见榻上沈锦诃的那一瞬间,还被吓了一跳。

      “这这这……”

      他一声哆嗦,小心看了旁边站着的两人一眼,后缓慢走上前去,在榻边诊脉。

      眼看他似乎要解开衣裳,凤北柠立刻偏头走了出去。

      侍卫仍旧一声不吭站在原地,纵使那郎中避讳看了他一眼,也并没有影响他留下来。

      无奈之下,他只好继续察看面前这个锦衣小公子的伤势。

      全身血淋淋,被打成这样子,还昏迷过去。

      凤北柠走出来后,站在原地思忖起来,到底是谁伤害了诃儿?

      他不是初来京都吗?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仇恨?

      那侍卫也不和她说清楚,只能等诃儿醒来才能问了。

      瞥见走出来的长孙迟良,她微微转身,皱起了眉头。

      “太傅怎么看?”

      长孙迟良听罢沉声,稍加思忖后扬起头,缓缓转身看向身后的屋子。

      摇了摇头,“不好说,那孩子恐怕是惹了什么人了,不过这伤痕,似乎有些眼熟……不知在哪里看见过。”

      不经意的一句话,倒是让凤北柠多想起来。

      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人的身影,她赫然睁大眼睛,看向了长孙迟良。

      来人亦是同样的眼神看着她,不经意挑眉。

      所以这么说,真的是她?

      沈锦苒!

      “等诃儿醒来再说。”

      现如今时机还未成熟,她与沈锦苒撕破脸皮,想必有些难以解决。

      此话一出,长孙迟良也止住了自己心里的想法,温柔的看了她一眼。

      一盏茶时间过去,郎中走了出来,脸上尽是无奈。

      他是摇着头出来的,手上已然沾满了鲜血。

      身后诃儿的侍卫缓慢跟了上来,虚弱的朝他问了一句。

      “公子怎么样?”

      接过席秋递过去的干净帕子,郎中低头擦了擦手,摇着头,“不好说,那位公子旧伤还未痊愈,又添新伤,恐怕短时间内难以恢复,现如今已经陷入了昏迷,老夫开个房子,王爷且用着看看,若是有何不妥,可来叫老夫。”

      他说罢,席秋立刻递上来了笔纸,就着院子里的石桌,郎中写了起来。

      片刻后停了笔,将这房子递给了凤北柠,叹声摇着头拱手准备走出去。

      “等一下,劳烦再看看他的伤势。”

      凤北柠忽然的喊住他,目光看向了一旁虚弱摇晃的侍卫。

      他靠着庭院支撑着,似乎已经撑不下去。

      郎中听的一愣,侍卫听罢亦是露出了怀疑了神色。

      “我没事,就公子要紧。”

      他抬手制止了凤北柠的动作,这一句话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

      侍卫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动作像是扯到了后背的伤口,痛的他有些龇牙。

      “不必多说,劳烦看看。”

      凤北柠冷着脸,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让郎中上前来。

      老人家见她这么强求,立刻走上前来,走到侍卫后背观察了几下。

      侍卫一脸无奈,他以前怎么没觉得,这个七王爷有这么好心?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眸转个不停,心中仍然想着少年的情况。

      片刻,郎中走出来,轻微皱眉的看着凤北柠。

      “这位公子伤势没有里面那位公子这么重,不过皮肉已经破损,可以上些药,处理一下。”

      侍卫不以为意,无所谓的摆手,“都说了我没事……”

      “席秋,去外头吩咐管家……”

      没有等他说完,凤北柠冷着脸向席秋吩咐起来。

      其中,郎中对着两人拱手,背着自己的药箱走了出去。

      眼看着席秋出去,侍卫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与你家公子便歇在这个院子,晚时旁边的屋子会给你收拾出来。”

      说完,从怀中拿出一瓶药来,扔给了他。

      药瓶准确无误落在他怀中,他立刻抬手抱住,满脸茫然。

      “这药给你家公子涂上,稍后会来一个小厮,让他来将你涂上。”

      她说完一切,转身走了出去。

      长孙迟良停在原地片刻,深深看了他一眼。

      侍卫立刻低下头,对着他不禁恭敬拱手。

      男人微拂袖走了出去。

      拿着手中的药瓶,侍卫陷入了沉思。

      他能相信七王爷吗?

      公子昏迷时,嘴里一直念着她,他又怎能不相信呢?

      他叹了一口气,紧紧攥着药瓶走进了房中。

      回到堂中继续吃饭,席秋已经告诉厨房的人换上了热的。

      刚坐下去,筷子夹起菜来,对面凤北柠眉头又立刻皱了起来。

      虽然手里拿着筷子,但是却没有动一下,紧皱眉头,心里似乎在想些什么。

      “别想这么多,恐怕是那孩子得罪了什么人,这才……先吃饭。”

      长孙迟良张了张嘴,犹豫几下,还是劝了一句。

      此话一出,凤北柠立刻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随后轻笑出声,“本王可没说,是在想这件事……太傅突然这么说,莫不是??知晓是谁……”

      她笑容逐渐消失,筷子夹起了一块青菜,缓慢的放在了长孙迟良碗里?

      眸子逐渐暗了下去,怎么?又要发生一点什么吗?

      他们两个还真是……

      不能安稳很久呢?

      “哈哈哈,柠儿想多了,我只不过是随意提一句罢了。”

      长孙迟良眸子暗了暗,绝味低下头有些躲闪起来。

      察言观色,凤北柠心逐渐冷了下来,冰凉的透彻,如同九天雪地里,被浇灌了第一盆融水,寒到刺骨。

      心里不由的冷笑一声,还真是无法和好啊,他们。

      凤北柠沉默,低眸没有再说一句话,也没有再看他一眼。

      他们两人都没有什么实话可说,想必也是过不下去了。

      “柠儿……”

      男人意识到气氛的不对,立刻小心喊了一句。

      凤北柠脸色微变,直接“啪”一声将手中的筷子重重按在桌子上,随即站起身。

      冷着脸,“本王吃完了,先回了。”

      她声音凉薄,淡然的说出了这句话。

      话音落下,她瞥了对面男人一眼,转身就走了。

      如他所见,确实是两个人已经无话可说。

      长孙迟良抿着嘴,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现如今,应当做出什么抉择呢?

      如果按照当初的计划来,他的心里,似乎已经支撑不下去了?

      然而自己这仅有的生命线,时刻都在提醒着他,他没有多少日子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