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178章:姐姐是谁?

    第178章:姐姐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当然能。”

      宗政扶筠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立刻笑了起来。

      随即俯下身来,低声说着,“你只管放心去。”

      话音落下,他抬手拍了拍长孙迟良的肩膀,后别有深意的看了凤北柠一眼,转身走了。

      余下黑衣男人在原地身子一个趔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后缓缓闭上了眼。

      对于这种事,他似乎无能为力。

      “怎么了?没事吧?”

      凤北柠走上前来,立刻担忧的问了一句。

      方才他们谈话的表现她也看见了,但是这两个人完全不同的神情是怎么回事?

      长孙迟良立刻回神,转头对着她露出了一个笑脸。

      宠溺的看着她,“没事,你放心。”

      凤北柠不由一愣,他似乎并不想告诉她谈话的内容。

      意识到她目光的不对,长孙迟良立刻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手,“你放心,我们只不过是聊了一下郡州周常的事情,宗政扶筠突如其来的说出这件事,不觉得有些可疑吗?”

      “……”

      凤北柠向来谨慎,这话一出,虽然表面上仍然是一副了然模样,但心里却暗暗思索起来。

      这两个人恐怕是瞒着她一些事。

      既然他们不说,那她也先不问,有些事情,自己说还是好一点。

      “好,先回去商量一下相关事情。”

      她沉默片刻,便抓住他的手腕往回走。

      长孙迟良不由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瞥了一眼他被抓住的手腕,这是……

      在他晃神之际,凤北柠已经将她拽进了府中。

      过了几日,凤北柠与长孙迟良分析了郡州所在地。

      郡州与京都相隔甚远,中间还隔着一条大河,且不说是那崇山峻岭之处,这一条大河,就足以劝退他们。

      凤北柠本来计算的时日不超过十天,但是现如今看来,一来一回恐怕就是十天左右了。

      路上耽搁的时间,恐怕是有些多了。

      这一条路还是最快的路。水陆结合,已然是最佳选择。

      她还在想,是自己一个人去还是说与长孙迟良一起。

      若是两人一起,她总觉着可能会耽搁更长的时间。

      她抬头瞥了一眼对面正在看着地形图的男子,垂眸抬目间,都具有让她喜欢的感觉。

      就是这么一个男子,让她从前世到现在,都一直心动。

      虽然年长于她,但是这又不影响她心动啊。

      是年少情深,心中所向。

      这么一个男子,她又怎么舍得让他同她一起去受苦?

      “太傅。”

      她忽的一声,惊起了对面的男子,抬头略微疑惑看着她,后温柔一笑,“怎么了?”

      “你要同我去郡州吗?还是说……”她道。

      “去,没有可是。”

      还未等她说完,男人直接打断,肯定的回答,目光中也是坚定。

      凤北柠听的笑了,既然如此,她也不多说什么了。

      长孙迟良嘴角噙着笑,心里却想了很多。

      他的日子不多了,希望在这最后的日子里,能够让她开心,能够陪伴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最后的时光里,希望她能开心,在知道他离开的那一刻,他也希望她不要太难过。

      他本就是为她而来,不必……

      看着面前笑颜如花的女子,他不禁感觉眼眶酸涩,喉咙一紧,后瞬间低下了头,不再去看她。

      “王爷,小公子醒了。”

      席秋小跑过来,喘了一口气,对着里面大声说着,似乎是走的很急。

      凤北柠听的一怔,随即看了长孙迟良一眼,立刻走了出去。

      长孙迟良亦是跟了上来,默声。

      走到院子里,很远便听到了里面杂乱的吵闹声。

      凤北柠偏头疑惑看了席秋一眼,来人亦是皱眉摇头。

      她站在院子中央,大声咳了一句,这才走了进去。

      走进门,迎面便飞过来一个碗,长孙迟良眼疾手快接住,随即目光凛冽的看向“罪魁祸首”。

      沈锦诃坐在榻上,侍卫端着东西站在一旁,脸上都是担忧。

      “你干什么?!”

      长孙迟良怒呵一声,沈锦诃立刻噤声,随即瞥见凤北柠的那一瞬间,泪水瞬间涌了出来。

      他挣扎着起来,想上前来。

      凤北柠立刻走上前去,将他安顿下来。

      “诃儿,你别动,伤还没好。”

      “漂亮哥哥……”话音落下,榻上的少年泪水更加蓄满,向来手臂就想抱住凤北柠。

      长孙迟良一个箭步,制止了他的动作,将凤北柠拉了过来。

      沈锦诃扑了个空,立刻埋怨瞪了长孙迟良一眼,嘴唇都在颤抖。

      “都是你,都是你!!”

      他倏地的大喊一声,看着长孙迟良破口大骂起来,抓起身旁的东西就丢了起来。

      长孙迟良立刻躲开了,得意的对着炸毛的沈锦诃笑了笑。

      凤北柠一脸无奈地看着他,不禁失笑,都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这么幼稚。

      “都是你!!”

      沈锦诃再一次的说出这句话,眸子逐渐变得猩红,恨不得直接杀了他。

      “公子!”旁边的侍卫见状,立刻惊呼出声。

      凤北柠愣住,立刻上前去,“诃儿,你怎么了?”

      她问的很轻柔,沈锦诃眸子缓慢又恢复正常起来。

      “漂亮哥哥,都是因为他,诃儿才没有姐姐的,现在你也是因为他……诃儿讨厌他!”

      他抬起手埋怨的指着长孙迟良,愈发愤怒起来。

      “姐姐?诃儿的姐姐是因为他??”

      凤北柠疑惑的问出声,怎么回事?她怎么不知道长孙迟良还有这种事?

      沈锦诃听罢重重点了点头,“就是因为他,姐姐才讨厌我的,我的这些伤,都是姐姐打的,我讨厌姐姐,也讨厌他,好不容易找到漂亮哥哥,竟然也是因为他!我很快就要没有漂亮哥哥了……”

      说着,泪水已经蓄满了眼眶,一副可怜巴巴模样。

      凤北柠向来是见不得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哭的,立刻就看向了一旁的长孙迟良。

      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解释清楚。

      长孙迟良一脸茫然,他摊了摊手,表示已经也是不清楚,他也快哭了!

      凤北柠这才回头,又看向了榻上的沈锦诃,柔声问道,“你姐姐是谁啊?我一定会去劝她的,诃儿放心……”

      想来那个女子怕是对太傅单相思,男人根本一副茫然模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