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193章:春园

    第193章:春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老人关上门,宗政扶筠飞身到了百味居的屋顶,坐在上面看着这夜色。

      今夜还真是漫长,他甚至都觉着往后都是夜色了。

      今日若不是他被那人叫了去,会让长孙迟良那个人将她带走?

      还真是……

      他突然想到什么,立刻眸子坚定起来。

      莫非那人与长孙迟良……

      认识?

      抬头再次看了一眼这夜空的景色,他忽然笑了起来,若真是这样,那事情都变得有趣起来了。

      **

      这边长孙迟良带着凤北柠,来到了北朝的后山。

      随即快速走到了一处山洞,按下了一处隐秘的机关,面前赫然出现了一道石门。

      自动打开。

      意识到怀中人的呼吸愈发困难起来,他心也不禁跟着紧张起来。

      快速走了进去,朝着里面一直走。

      道路有些狭窄,路过两人刚好,这路有些阴沉潮湿黑暗。

      长孙迟良走了很久,这才到了目的地。

      后环境由阴暗变得豁然开朗,一切似乎都明亮起来了。

      长孙迟良心中一惊,竟是天明了?

      其实并不是,只不过是这面前的人家在路上挂了灯笼,以便人们回家。

      红灯笼挂在路边,也照亮了一些人的心。

      长孙迟良脚步加快,这里他似乎已经来过了很多次,极其熟悉。

      “长孙公子?这是怎么了?”

      一村名见到他,立刻迎了上来,见到他怀中的人,不由得惊讶。

      身上竟然如此多的血迹,真是令人可怖。

      “周伯,话不多说,能叫一下宜兰先生吗?”

      他脸上满是焦急,迅速的朝着前面走去。

      那老者听罢,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刻点着头朝着村子里跑过去。

      大声喊了起来。

      “宜兰先生……长孙公子来了。”

      老人家声音刚好,只见得一人房门开了,见到长孙迟良的那一刻,瞬间变了脸色。

      特别是见到他怀中染血的女子,瞬间快步走上前来扶着他。

      “快扶着长孙公子。”

      宜兰一身白衣,上前来毫不在意的抓住长孙迟良脏兮兮的袖子,随即招呼自己的侍女将凤北柠扶着。

      几人走回了房间中。

      “长孙兄,这是怎么了——长孙兄!”

      宜兰正欲问清来源,岂料旁边的男人突然间闭上了眼,直直倒了下去,他眼疾手快的将他扶住。

      手搭上了他的脉搏,瞬间变了脸色。

      再将那袖子快速挽起来,见到那一根黑线快要到掌心。

      宜兰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

      “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定会救你!”

      他扶着长孙迟良走进房中,忙碌起来。

      瞥见躺在床上的凤北柠,他亦是满脸无奈。

      这个模样……

      “先将这位姑娘换一身干净的衣裳。”

      他吩咐自己的侍女。

      几个侍女听罢,立刻点了点头。

      夜逐渐深,这个村子的一户人家依旧没有灭烛火。

      直到鸡鸣之时,宜兰这才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摇晃着身体往自己的屋子里走去。

      他太累了……

      床上两人闭眼躺在那里,均紧紧皱起了眉头。

      虽说凤北柠已经处理了一下伤口,但其内伤,恐怕要养上一段日子。

      还有长孙迟良,黑线已然快到掌心,恐怕有些回天乏术了。

      宜兰躺在床上,脑中拼命想着自己毕生所学,希望能找到一个方法来救他的命。

      他自己的命是长孙迟良救的,他必须要将他治好!

      不然他心里会过意不去,且也愧对于自己的师傅,愧对于自己的医术。

      再说那姑娘,浑身的刀剑伤,还有鞭子的伤,其内部,恐怕也是重创,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

      想着想着,他竟是睡着了。

      已经许久没有这么劳累过了。

      凤北柠紧闭着眼,她好像能感受到自己现如今的处境。

      全身都痛,身体里面也痛。

      身体宛如被撕裂一般。

      本来是一片黑暗的环境,忽然又变得明亮起来。

      她的眼前,忽然出现了皇宫的场景,但是这皇宫,却不像之前的模样。

      反而是一片废墟,可以看见,凤枳禅那脏兮兮的尸体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紧闭着眼。

      她见着一惊,立刻跌跌撞撞跑上前去,想要去看一看他。

      然而自己面前,又突然出现一个女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女人正是沈锦苒。

      她笑的一脸得意,微微侧过身,让她能够刚好看到凤枳禅的尸体。

      “怎么样?是不是很愤怒?”

      她对着她挑眉这样挑衅的说着。

      “啊——”

      凤北柠大叫一声,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

      她拼命想走上前去,自己的身体却动不了半分,也碰不到沈锦苒。

      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将凤枳禅的尸体鞭笞,最后烧成一团灰烬。

      “沈锦苒!”

      她目眦欲裂,狠狠看着她。

      然而这似乎让她更加有了动力,又带上来一个人,正是席秋……

      接下来,便是上演了前世在梁国晋州时候的场景。

      这熟悉的一幕,几乎要了她的命,她泪流的更加凶猛起来。

      席秋过后,便是长孙迟良。

      她眼睁睁的看着,沈锦苒将长孙迟良在她面前带走了,两人恩爱不已,她似乎是多余的。

      “不要……”

      她伸出手,绝望的说出了这句话,其中的心痛,只有她知道。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

      耳畔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凤北柠不禁皱起了眉头,将她从梦魇中拽了出来。

      宜兰看着面前泪流满面的女子,不禁有些疑惑,立刻叫了她几声。

      见仍旧没有什么用处,便没有再多说一句,转身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药材。

      “这是……哪里?”

      身后忽的传出女子的声音,宜兰立刻转身。

      “你醒了?这是春园,我的家。”

      宜兰一脸笑容,有些自豪的说着。

      凤北柠听着轻微皱眉,“春园?”

      随即晃了晃脑袋,身体上的伤随着她的动作产生了撕裂的痛。

      “嘶——”

      她冷不丁捂住了伤口,闭了闭眼。

      宜兰见着立刻瘪嘴,还真是有些……

      “长孙迟良?”

      凤北柠目光瞥见另一个榻上昏迷躺着的长孙迟良,立刻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朝着那边跑过去。

      见着他脸色苍白的模样,凤北柠立刻泪目起来。

      宜兰看着有些茫然,这个姑娘还真是,自己都这个样子了,竟然还想着长孙公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