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196章:粉粉的

    第196章:粉粉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男人抓着手中刚打的兔子,疑惑的摸了摸后脑勺,朝着家的方向走过去。

      他一个人住在偏僻的石头建的房子里,虽说并不是特别的富裕,但这地方,也还算是宽阔。

      这是凤北柠醒来后得到的结论。

      她现如今脑子有些昏沉,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且刚刚经历了一些事情,她自己都不想去面对。

      “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男人走了进来,手上抓着两只兔子,见到她坐在炕上,立刻欣喜的走了过来。

      凤北柠立刻朝旁边坐了一些,警惕的看着他。

      这人是什么身份还不知道,要保持距离。

      虽说是他救了她,不过他若是没来,那两人也没命动她。

      就算死,也要找两个垫背的。

      不过这人也算是有些傻,杀了那两人竟然还将他们埋了,还真是……

      好心肠啊。

      男人见到她的动作,立刻停住了脚步,随即后退了几步。

      摸着头有些畏惧的看着她,“你,你别害怕,我是个好人。”

      他手胡乱挥着,脸上有些慌乱。

      “……”

      凤北柠脸色未变,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这么一看,还真是有些……

      不是一般的傻啊

      “是你救了我?”

      凤北柠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就问出了声。

      男子听的愣了一下,随即又摸了摸头,憨厚的点了点头。

      “是.......是我救得,不过我只是路过。”

      这话一出,也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她环顾了四周一眼,这屋子四处简陋,这个男人生活并不是很好啊。

      “你......你别看了,我知道我家里并不是很.......”

      他又摸了摸脑袋,没有再说下去了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屋子确实是有一些不好。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明白他这是误会了,凤北柠立解释起来。

      男子看着她,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他一向与女子接触的少,现如今这样和女子面对面的说话,实在是有些让他止步。

      所以当凤北柠说出这话的时候,男子亦是有些茫然。

      “那.......你叫什么名字?”

      凤北柠看着他憨厚的模样,不禁笑出了声。

      “我叫陈渔,是一个猎户。”

      说到他的名字,陈渔似乎很是激动,毫不犹豫就说了出来。

      “陈渔.......”凤北柠轻声呢喃了一句。

      还真是个好名字,挺符合他这个人的。

      “啊,,对了,你。你是哪里的?怎么会突然到这里来了?”

      陈渔忽然想到什么,立刻问了一句。

      凤北柠听罢低了低头,眼眸微微向下看了看。

      眸子有些闪烁,似乎不是很想回答他的话。

      陈渔虽说是个猎户,但是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挺好的。

      意识到凤北柠的躲闪,他也没有再问下去,反而是看着她笑了起来。

      “既然姑娘也是无家可归,不如就住在这里吧,除了这间屋子,我还有一间屋子,收拾收拾还是可以住。”

      此话一出,凤北柠立刻又看了一下这屋子大致的环境。

      这屋子似乎也就只有这炕能够看得下去了。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腰间仅剩的银两,取下来递给了他。

      陈渔似乎被她的举动吓到了,立刻后退一步,惶恐的看着她的银两,一个劲的挥手。

      “别想太多,只不过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罢了,至于收留我的,可没有银子了。”

      她将银子往他的手心按了按,随即不等陈渔有更多的脸色变化,直接转身朝着炕上躺下去,闭上了眼。

      “出去记得关门。”

      陈渔看着手里的银子,心中五味杂陈。

      相必这个姑娘,之前是位金枝玉叶吧。

      看她身上的衣服以及鞋子,还有这头顶带的青玉簪子,似乎都是高贵东西。

      他抿着嘴,抓紧了手中的银子,转身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待他走出去,凤北柠却猛然坐了起来,眸子逐渐变得恍惚起来。

      她差点忘记了,自己还要找长孙迟良。

      那个男人不辞而别,还真是不懂规矩啊。

      泪水无声在脸庞滑落,那其中的伤,也就只有自己明白。

      她此次还在修养中,让她在陈渔这里多待几天,养一段日子,让自己也冷静一番。

      她心里知道,其实长孙迟良那个男人偷偷地走了,只不过不想和她道别罢了。

      只要她一直找,她相信自己能够找到他。

      将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她头埋在膝盖中,闭眼睡了过去。

      夜晚的村子总是很安静,她几乎没有听到半分的人群吵闹声,也没有在王府时,旁边邻居的声音。

      在这村子中,看来也无疑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等一切都过去,等她找到长孙迟良,她就找个这样的地方,隐秘的生活下去。

      初春夜晚还是有些冷,不知过了多久,凤北柠抬头看了一圈旁边。

      这炕上什么也没有,没有一方被褥,也不知道那大个子陈渔是怎么睡觉的。

      她身子瑟缩一下,将自己的衣袍盖在了身上,心里想着明天应当添一些杯子了。

      夜晚异常寂静,但是天一亮,这村子便热闹起来了。

      鸡鸣犬吠,实在热闹。

      凤北柠昏昏沉沉的睁开眼,搜了揉眼睛。

      瞥见门外似乎站着一个人,却迟迟没有动静。

      她走下去,打开了门。

      正是陈渔。

      他见到这门突然打开,吓了一跳,随即愣神,呆呆的将手中的被褥递了过去。

      “给你,这是用你的银子,买的被褥,我知道晚上很冷,怕你扛不住,今天一早就去镇上买了。”

      看着递过来的有些粉粉的被褥,凤北柠嘴角微抽。

      手搭上去,接过了那被褥,面料材质还是不错。

      她将被褥放在炕上,随即转身看着他。

      “昨天的银子还有吗?给你自己也买一个被褥,这么冷的天,谁扛得住?”

      她言简意赅,来人确实傻了片刻。

      “这……银子已经用完了……”

      他摸了摸头,低下了头。

      凤北柠听的挑眉,这……

      就这个被褥,竟然要这么多银子?

      看着傻愣愣站在那里的陈渔,凤北柠不由心底叹了一口气。

      恐怕是被人家骗了,还不知道呢。

      她站在原地,瞥见了旁边靠在门口的箭筒以及那并不是特别好的弓。

      顿时计上心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