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00章:剑

    第200章: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那掌柜听罢,脸上神色未变,只是应了一声,良久后放下算盘走了过来。

      “今日是什么,拿给我瞧瞧。”

      这掌柜长得尖嘴猴腮,一双眼睛细长,滴溜溜的很是灵活。

      凤北柠眯了眯眼,就这样的,陈渔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果不其然,听到他的话,陈渔立刻抬手作势就要将野兔拿出来。

      “且慢。”

      凤北柠抬手,制止了他的动作,随即眸子一瞥,看向了掌柜。

      掌柜也不是吃素的,眸子微眯,看着她。

      上下打量一番,只道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

      “怎么?姑娘有什么要说的?这货不拿出来,我们也说不了多少钱啊?”

      凤北柠打量了旁边一眼,随后笑着走上前去,大声道,“不知你们酒楼对这种野物的价格是多少?”

      这一句话,将一旁的客人也吸引过来了,立刻凑过来看热闹。

      掌柜的瞬间脸色就不好了,不动声色的瞥了凤北柠一眼,随后立刻笑到。

      “姑娘陈公子里边请,我们借一步说话。”

      说完,脸色一变,转身朝着里面走过去。

      对着前面的小二使了个眼色,瞬间明了。

      凤北柠倒也不害怕,走到一个人的面前,拿起了他的剑,“公子,借用一下。”

      说罢,不等他同意,便跟着陈渔走进这酒楼的后院。

      “哎,你这人……”

      那剑主人的小厮见到,正想说到一番,却被他打断了。

      他倒是很想去看看,这小姑娘能做出什么事来。

      “走,跟上去瞧瞧。”

      小厮吓一跳,立刻看了旁边几眼,发现没人看着他们,立刻跟了上去。

      这会儿凤北柠与陈渔已经到了后院,这掌柜的停下脚步,身后也相继出来了许多人,各个魁梧健壮。

      陈渔脸色大变,瞬间将凤北柠挡在身后。

      “你们这是干什么?”

      他紧皱眉头,这掌柜的怎么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还以为他会真的和他们详细说一番呢。

      只不过这么多人,他将野物丢弃后,逃出去还是有希望的,只不过柠姑娘在这里,恐怕有些……

      掌柜的看着陈渔,哈哈大笑起来,“陈渔啊,我说你脑子一根筋,还真不是说谎,你现在看看,乖乖将那些野物交出来,还能让你和这位姑娘免掉一些皮肉之苦。”

      “你!”

      陈渔抿着嘴,狠狠地看着面前这个笑得得意的掌柜。

      之前还是一副和蔼的模样,现在看着,真是可笑。

      但是身后还有柠姑娘,他不能太过激了,不然吃苦的确实是他们。

      他手缓缓伸向后面,似乎是想要把这身后的野兔放下来,听从那掌柜的话。

      凤北柠“嘶”了一声,越过陈渔走上前来,制止了他的动作。

      随后将剑鞘按在他的胸口,冷声,“抓住!”

      陈渔不明所以,紧紧按住。

      下一刻,凤北柠手抓住剑柄,直接抽了出来,眸子一紧,赫然朝着那掌柜的刺了过去。

      速度之快,让人来不及反应。

      那掌柜的站在原地,眼睛瞪大,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躲闪。

      身后的一个魁梧的男子眼疾手快将掌柜往后面拖了去,这才躲过了那一剑。

      叮——

      剑刺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那掌柜的眼睛仍旧睁的很大,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他刚刚……似乎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柠姑娘!”

      陈渔也被吓了一跳,瞬间喊了她一句。

      刚刚那个身法,怎么可能?

      是她一个女子使出来的?

      “保护好自己!”

      凤北柠并未分神,而是直接说了这么一句话,瞬间朝着冲过来的魁梧男子刺了一剑。

      剑瞬间见血。

      那掌柜的见罢,明显有一些害怕了,立刻喊着停手!

      其他人听罢,立刻后退,那受伤的退到了掌柜的旁边。

      闻到那血腥味,掌柜的更加皱起了眉头。

      “姑娘,今日是我不周,只不过你这将我的手下刺伤,恐怕是不妥吧?”

      凤北柠听罢冷哼,放下的剑又指了起来,对准那掌柜。

      “怎么?你都说了是你不周,况且是你们先想要杀我们在前,我现如今只不过是刺了一剑罢了,你还要死要活起来了?”

      “……”

      掌柜的听的一噎,张了张嘴不知道辩解什么。

      瞥见这剑上的血迹,凤北柠勾唇一笑,“还有,我这剑可是借的你这里客人的,若是我这么拿着出去,你的客人见到了,可是要多想的,到时候你这酒楼的生意,做不做的了就不一定了。”

      凤北柠句句戳在他心窝上,掌柜瞬间败下阵来。

      脸一拉,瞬间朝着她苦着脸。

      “姑娘,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我们吧,今天这野物我酒楼全拿了,双倍买来,千万别把这件事捅出去。”

      凤北柠听的点点头,“可以。”随后从怀中拿出一方锦帕,仔细的擦了擦这剑上的血迹,后将那锦帕丢在了地上。

      陈渔不禁瞪大眼睛看着她,这……

      她转过身,将剑放回了陈渔抱着的剑鞘中,挑眉一笑。

      虽说带着面巾,却依然挡不住她脸上的光芒。

      那掌柜的见着她毫不犹豫的将这上好的锦帕丢了,瞬间眯了眯眼。

      交易完成后,凤北柠与陈渔从后院满意的走了出来。

      见到这剑主人的座位,她立刻走了过去,将这剑放在桌上。

      “多谢。”

      后再未说什么,转身欲走。

      “姑娘且慢。”

      剑主人忽然出声,坐在原地看着她。

      凤北柠听着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他。

      “公子还有什么事?”

      那剑主人长得一副如沐春风的模样,想不到这人还真是有些执拗。

      “姑娘你也知道,这剑是我最喜爱的,你将这剑染上了血味,再还给我,多有不妥吧?”

      凤北柠听的挑眉,这么一说,是不要了?

      她不动声色的瞥了自己的腰间一眼,软剑还在,只不过方才不想暴露身份,这才借了他的剑罢了。

      现在发生这种事情,还真是……

      后悔了。

      她朝着陈渔伸出手,勾了勾。

      陈渔眸子茫然,有些疑惑。

      “银子。”她解释了一句。

      陈渔回过神,立刻将刚刚卖野物得到的银子全部交给她。

      凤北柠打开那银袋,从中拿出一锭银子放在了他桌上,拿上他的剑走了出去。

      “既然不妥,那公子便铸过一把吧!这剑我要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