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04章:愤怒

    第204章:愤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意外吗?我还活着!”

      凤北柠对着面前的男子挑眉,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对面人的神色。

      那人见到她的确有过一丝震惊,他手纤细,缓缓抬起,小心捏住了面前的茶杯,随后掩盖了自己的神色,稍加抿了一口。

      后忽然大笑了一声,旁边小厮一抖,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

      放下茶杯,男子抬眸看向了凤北柠,竟是拍起手来。

      “厉害啊厉害,确实很意外啊。”

      男子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一种奇怪的感觉。

      陈渔意识到他的古怪,立刻上前来,小心的扯了一下凤北柠的衣袖,示意他们回去。

      凤北柠坐在座位上,挑眉看着对面的男子。

      这么嚣张?

      随即俯身按着剑,眸子看过去,自然也是不害怕。

      “所以呢?你不打算解释解释?”

      凤北柠坐在那里,疑惑的问了一句。

      旁边的小厮见着她的无礼,瞬间炸毛起来,指着她就大声嚷嚷。

      “你一个村妇懂什么?公子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你的荣幸。”

      哟?

      凤北柠听的冷笑一声,目光并未移向那小厮,手却默默的抚摸上了那把剑,在小厮目光之下,直直将那剑架在他脖子上。

      随后在那男人的目光中,看向了小厮。

      笑盈盈的看着他,“你说的是,不过这也不用你提醒,是吧?公子?”

      小厮被她的动作吓到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嘴唇更加颤抖起来。

      随后看着逐渐逼近的剑,向旁边的公子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这一动作很明显是打了男人的脸,他脸色微变,亦是坐不住了。

      抿着唇微微颤抖,随后看着凤北柠哈哈笑出了声。

      站了起来,看向她眼中带着其他的意思,“姑娘也不必要做的如此。”

      话音落下,手伸向那剑,缓缓按了下去。

      感受他的压力,凤北柠亦是勾唇一笑,收回了剑,重新收回剑鞘。

      抬手拍了拍无须有的灰尘,坐在原地,挑眉笑道,“好说好说。”

      陈渔站在后面,心惊胆战,手心都逐渐冒汗起来。

      面前这男人很明显身份不简单,为什么柠姑娘还这么挑衅?

      若是那人一个不开心,恐怕他们两个都会有危险。

      男人见自己的小厮安全了,又缓缓坐了回去,看着凤北柠时不时笑了笑。

      “实不相瞒,这剑,确实是有一些麻烦,不过既然姑娘买了,那就不关我的事了吧?”

      凤北柠挑眉,这是准备甩锅?

      这个男人还真是,厉害啊。

      手抚摸上那把剑,凤北柠听着不由嗤笑一声,后又抬眸看着他。

      “若是公子之前说过这把剑不凡,我自然也不会拿了去。”

      “呵……”男人忽然轻笑一声,又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

      “那也是姑娘让我能说啊。”

      此话一出,凤北柠一愣,随即便摸了摸下巴。

      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道理。

      那次她太过于急促,拿着剑就走,确实没让他来得及说。

      她站起身来,抱拳之后,便拉着陈渔走了出去。

      在她走出去的那一刻,男人猛然站起身来,手一扫将面前的茶杯打了出去。

      旁边的小厮立刻跪了下来,低着头不敢说话,身体止不住颤抖,额头冷汗密布。

      不远处的掌柜与小二对视一眼,也没有上前去,那人身份他们都知道,不敢得罪。

      “公子恕罪!”

      小厮猛然将头低着更低了,紧闭着眼冒死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男人淡然瞥了他一眼,并未说什么,反而是看向了窗口处,那里凤北柠的身影已经逐渐消失远去。

      他又坐了下来,本想端着一杯茶饮一口,看着面前的狼藉,又没有动手。

      “去查查那个女人是什么身份!”

      冷声下令,小厮瞬间呼出一口气,匆忙应着。

      “柠姑娘,我们刚刚那样……真的好吗?”

      见出了镇上,陈渔立刻有些慌乱的小声说了一句。

      凤北柠听的停住脚步,随即看向了陈渔。

      面前这个人,很明显有一些皮毛武功,只不过没有使用出来,将那武功都放在了打猎上面,没有发挥它的作用。

      “陈大哥,有时候,我们也没必要隐忍,管他什么身份。”

      说罢,她微微一笑,上马前去。

      陈渔见着一愣,她走后努力回想了一下她的话,瞬间觉着有些道理。

      确实如此,当初若不是他隐忍,贞儿也不会死……

      想到此,他上马,立刻朝着凤北柠追过去。

      贞儿死了,现如今柠姑娘不能出事……

      回到秀村,马儿步子慢了起来。

      陈渔看着面前坐在马背上的女子,只觉着她有些异常洒脱。

      也不知道是经历了什么之后,才会如此洒脱,世间什么也不怕。

      还了马儿,两人徒步朝着家中走过去。

      看了今日卖的银子,陈渔想了想,拿出了一半银子跑上去递给凤北柠。

      小声说到,“柠姑娘,我一个粗人,不知道你姑娘家应该买什么,这些银子给你,去买一些喜欢的东西吧?”

      后将目光落在她发上的青玉簪子上,“我见你一直带着这个簪子,若是没有其他的,便买过一支吧?”

      凤北柠听罢,抬手摸了摸头顶的青玉簪子,眸子微颤,随后立刻摇了摇头,将这银子推了回去。

      “我不用,陈大哥,你拿着吧。”

      随后说完低下了头,看着脚下没有再说什么。

      陈渔一噎,笑容停滞了片刻,后也不知道再说什么。

      摸了摸头后,瞥见了她有些脏乱的衣服,立刻又说了起来,“那就去买点衣裳吧?你看你这个衣服,都脏了……”

      说罢,抬手指着她的身上。

      “……”

      凤北柠听着,低头看了一眼,说的也是,这么多天,她都穿的这件衣服。

      虽然中途洗过澡,但是都没有换,这么一说确实是脏了。

      她瞥了一眼银子的数量,只是拿了其中一点,后面便再也没有拿了。

      “剩下的你留着吧,陈大哥,对了,这村子里可有做衣服的?”

      今天已经太晚,不想再去镇上。

      陈渔见她终于接了,立刻欣喜的笑了。

      “东边李婶那里,他们时常做一些女孩儿家的衣服,之前贞儿的衣服都是那里买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