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06章:杀了他

    第206章:杀了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绳子没有绑好,贞儿挣脱开了,他便追了起来,两人到了秀村外的河流旁边,那日下着小雨,河岸旁边湿滑,贞儿一个不注意,就掉了下去,人瞬间就没了影,那时陈洋不会水,吓得就跑了!没有再管贞儿!”

      李婶说到这儿,不禁捶胸顿足,想将陈洋那个小子暴打一顿。

      凤北柠听的皱眉,“不过李婶,这些都是你见到的吗?”

      毕竟空口无凭,她怎么能这么肯定。

      李婶听罢肯定的点了点头,“那日我正好去山上接老头子,正好看到了,不过一直没有告诉陈渔,是怕他伤心……”

      凤北柠听的抿了抿唇,心里也有了个底。

      又说了几句话后,转身抱着衣裳走了出去。

      看来这陈贞出事,恐怕还是陈洋的错啊。

      陈渔那傻大个恐怕还不知道,这才放过陈洋吧?

      不然凭陈洋打猎物时候的凶猛劲,陈洋早就被他弄死了。

      这样想着,抱着媳妇,逐渐靠近家的方向。

      然而在不远处,却看见了前面被陈洋以及其他人围住的陈渔。

      凤北柠眸子不禁暗了下来,陈洋还真是找死啊。

      既然如此,也不必给他机会了。

      快步走上前去,凭借旁边的墙壁,她飞身过去将其他人踢开了。

      这一动作将其他人吓了一跳,均惊恐的后退几步,捂着被踢得胸口,皱眉看着她。

      “洋……洋哥,那个女人回来了。”

      其他人也只是平日里打打杂的小混混,根本就没有陈洋这么不怕死,早就听说了凤北柠得厉害,这会儿见到她立刻慌了起来,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陈洋听罢,脸色立刻变了,身体却没有动。

      随后估计了一下凤北柠得距离,高高举起手中的木棍,向着陈渔快去打下去。

      凤北柠眸子睁大,她没有想到,陈洋竟然想致陈渔于死地!

      “小心!”

      她惊叫一声,立刻提醒陈渔。

      毕竟还是有点距离,她向前去恐怕也来不及了。

      陈渔拿着手中的剑,缓缓抬头,见到了即将落下来的木棍,眸光也瞬间变了起来。

      恍然间,正当众人以为陈渔会被打上一棍时候,他却举起手上的剑,实实挡下了这木棍。

      陈洋瞬间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不止陈洋惊讶了,其他人也惊讶了。

      因为在他们眼里,陈渔本就是一个可以随便欺负的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那种。

      而现在他却举起了手中的剑,挡住了攻击!

      凤北柠站在后面,却勾唇笑了起来。

      看来陈渔心里恐怕也是想通了一些啊。

      “陈渔,想一想贞儿!”

      陈洋这种人,本就是一个祸害,于是凤北柠便适时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瞬间点醒了陈渔。

      手中的剑力气更大,将这木棍直接打掉了,在陈洋惊讶的眼神中,他抽出剑,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满脸冷静,淡然的看着他。

      陈洋呆呆站在原地,手上没了武器,人瞬间都慌了起来。

      整个人身子紧绷,立刻求饶起来。

      “大哥,大哥息怒,我刚刚只不过……只不过是开个玩笑。”

      他对着陈渔抱拳,脸上讨好意味明显,然而陈渔却只是冷漠的看着他。

      凤北柠满意的点点头,确实要这样才能生存下去。

      若是按照陈渔之前的思想,恐怕活不长了。

      男人冷哼一声,剑逐渐靠近陈洋的脖子,慢慢贴近。

      “不管刚刚,你倒是说说,贞儿是不是你害死的?!”

      感受到脖子上冰冷的触感,陈洋整个人紧绷的更加,他本来就是个怕死的,现在人半只脚都踏入了鬼门关,说真话自然是不会了。

      “不是我,不是我,大哥,真的不是我,你看……贞儿当时是掉进了河里,我也是害怕极了……”

      只见他猛然摇头,立刻哀求起来。

      陈渔冷冷看着他,听着他的话竟然笑了。

      “说真话!!”

      话音落下,剑更加逼近了一些,隐约可以见到陈洋脖子上的血迹。

      旁边的小混混立刻丢下木棍溜之大吉,这种事他们不参与,也不关他们的事。

      陈洋见到咬牙,还真是一群忘恩负义的人。

      不过他现在是想着如何脱身,毕竟现在眼前这个,好像有一点愤怒。

      眼珠疯狂转动,脑中忽然想到陈渔的软肋。

      “大哥,大哥你听我说,当初我本来是想救贞儿的,但是当时下着雨,河岸又滑,而且贞儿她又跑得快,这根本不是我能预料的啊,况且当初是她自己跑出去的,我本来是想救她的。”

      陈洋绞尽脑汁,立刻胡编乱造起来,说的这些,让凤北柠听着都不禁觉得可笑。

      然而陈渔却犹豫了,“你什么意思?贞儿自己跑出去的?”

      看着脖子上的剑没有这么逼近了,陈洋不由心里松了一口气,又继续对着陈渔说了起来。

      “对,大哥,你听我说……”

      “住嘴!若不是你,贞儿会逃吗?陈大哥不要被他骗了,贞儿是因为被他绑起来才逃出来的,陈洋本想趁你出去的时候,将贞儿卖了。”

      凤北柠冷哼一声,快步走上前来,直接按住了剑,让它更加靠近了陈洋的脖子一分。

      随后坚定地看向了陈渔。

      男人听的一震,随后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陈洋。

      “她说的都是真的?”

      脖子上的剑更加逼近了些,陈洋不禁狠狠瞪了凤北柠一眼。

      死女人捣什么乱?!

      “说话!”

      陈渔并不理会他的眼神,反而是冷冷地再次问了一句。

      陈洋抿了抿嘴,还想张口说一些什么。

      “你走吧!”

      然而突然间陈渔却收回了剑,垂下头让陈洋走。

      “陈大哥?!”凤北柠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陈洋愣了一瞬间,随后立刻笑出了声,得意的看了凤北柠一眼,脚下生风的朝着一处跑过去。

      凤北柠皱起了眉头,这陈渔还真是……

      呲——

      然而下一秒,便发现旁边的男人举起剑,对着陈洋跑的方向大力丢过去——

      凤北柠猛然抬头,看向了那个方向。

      陈洋脚步骤然一顿,片刻后身子缓缓倒了下去。

      陈渔脸上神色不明,随后对着凤北柠抱歉笑了。

      “柠姑娘,脏了你的剑,实在是不好意思。”

      凤北柠震惊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