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08章:暴露

    第208章:暴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凤北柠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勾唇笑了笑,悠闲地走过去将剑捡了起来。

      “怎么样?”

      看着陈渔意犹未尽的模样,凤北柠知晓他这是被突然激发的对武功的热爱。

      陈渔点了点头,确实还是感觉不错。

      方才与那人对抗,很明显的有了一种不同的感觉。

      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这么的畅打一番了。

      “还不错。”

      他收了剑,看着她笑了起来。

      还是多亏了她,不然他也不会想通很多事情。

      当初确实是被陈洋蒙蔽了头脑,不然也不会迟迟这么久也没有将他解决了。

      现如今将他解决了,总感觉心里都似乎放下了一块东西。

      “走吧,打猎去。”

      凤北柠亦是收了剑,眯眼笑着朝前面走过去。

      今天可怕就是这一批人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乃至以后,都活有人来找她麻烦。

      就看这来的人......是不是那个人了!

      听到她的话,陈渔也只是笑了笑,现如今已经这个模样了,他也不必这么的在意这么多。

      确实是这样,凤北柠不是贞儿,他也不是之前的陈渔,但若是有人要找凤北柠麻烦,那他就不会放过他了!

      凤北柠是个什么样的人,经历了这么多,他也是已经知晓了一些。

      她与他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现在已经知道了。

      之前刚开始遇到其实他就应该明白,像她这种人,即便拘泥于这小小的村子,恐怕也是会发生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所以他现在才算是明白了一些,人确实是会被身边的环境所影响。

      比如说他现在,解决完陈洋,他心中想着,就跟着凤北柠吧。

      反正也是一身了无牵挂!

      这样想着,脚步加快的朝着凤北柠走过去。

      .......

      又是满载而归,有了凤北柠这些天的加持,猎物自然是比较多的。

      发觉每次借马实在是有些麻烦,于是两人决定买下来。

      这次将猎物卖了之后,陈渔难得的买了两壶酒,准备提回去。

      凤北柠看了一圈,没有发现这剑的原主人。

      正当他们准备离去的时候,凤北柠转眼,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眸子骤然一紧,立刻将头别过去。

      陈渔察觉到她的反应,立刻走上前来挡在她的面前。

      凤北柠脚步加快,往后面退去,朝着二楼跑上去。

      陈渔瞥了外面的人一眼,也跟了上去。

      那小二本想追上去,但是此刻酒楼里已经来了更高贵的客人,便也没有去理会他们了。

      待凤北柠与陈渔上楼之后,外面的人后脚就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几个穿着黑衣的人,一进酒楼,就直接抓着人就看脸起来,搞得旁人立刻都火大起来。

      那掌柜的和小二一脸茫然,却又不敢说什么。

      “你们干什么?”

      这一举动很快就引来了不满者,一人站起身来,愤怒的指着他们。

      “各位息怒,我等只不过是奉命找人罢了。”

      黑衣人并未说什么,他们身后缓缓走出来一个人。

      剑眉星目,漆黑的眸子里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让人不可隽查,一身白衣,第一眼风度翩翩,第二眼确似乎被他掌控在手中。

      众人看到他腰间的玉佩,立刻移开了目光,感觉再看下去,他门就要被他看透澈,人心底的那些黑暗的欲望,往往不愿被别人扒出来。

      掌柜与小二也是有眼力见的,立刻笑着迎上去。

      看着颀长身子的男人,他们不禁低下了头,不敢直视。

      反而是满脸谄媚的看着他。

      “不知公子是要找什么人呢?我这小店,您看有吗?”

      男人幽深的眸子缓缓略过这里所有的人,后目光淡然向二楼瞥过去。

      听到一楼的动静,二楼的人早就来到楼梯口,均疑惑看着这个男人。

      不可否认,这个男人虽然是满身的不可靠近的气息,但是那容貌,可谓是这池州城一等一的了。

      “竟然是宗政公子!”

      人群中不知谁这么喊了一句,立刻唏嘘起来。

      宗政公子?

      他不是去了京都?

      现如今还这么盛气的出现在这里,还真是他们没有料到的。

      众所周知,宗政家的二公子之前可是人人都可嘲讽的人,且之前也从未见着他容貌此等顺眼。

      被认出来,宗政扶筠脸上没有多大的神色,反而是看向了二楼方向。

      在见到宗政扶筠的目光,凤北柠眸子一变,立刻偏过头,随即看了一眼身后的窗户,立刻走了过去。

      陈渔也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寻常,看了宗政扶筠一眼,跟了上去。

      “认识?”

      凤北柠抿唇,大致看了一眼这窗户,幽幽道,“故人,不想见。”

      随后转过头,坚定的看了陈渔一眼,跳了下去。

      陈渔不动声色看了一眼身后,已经有沉重的脚步声。

      事不宜迟,他亦是纵身跳了下去。

      不知是不是宗政扶筠太过于自信,酒楼门口他没有留人,凤北柠与陈渔上马,立刻朝着池州呈外驶去。

      此刻宗政扶筠亦是走了上来,将其他人推开,他呼吸急促的跑了上来。

      屋内没人,看到那打开的窗户,脸色立刻变了,走上前去。

      见到了凤北柠的背影,不禁咬了咬牙,“追!”

      这么久了,她这是不打算回去了?

      莫非她知道了什么?

      这样想着,心里更是有些慌乱起来。

      正准备转身跑下楼去追她,忽然却发现有人急促的上前来,在他耳边说一些事情起来。

      宗政扶筠听的脸色不由一变,“你说什么?!”

      那人是探子,他说的话自然是有几分可信度的。

      来人肯定点点头,宗政扶筠不禁眯了眯眼,不自觉的瞥了方才那窗户一眼,狠狠拂袖,“先回京都!”

      其他人听罢,立刻应声。

      “留一些人在这里守着。”

      他顿住,又说了一句。

      “是!”

      其他人领命,他这才满意的离去。

      反正她在哪里他已经知道了,当务之急是回去处理那件事。

      想不到这么久了,竟然出现了,还真是命大啊!

      离开酒楼后,掌柜脸色微变,转身与后院的人叮嘱几句,那人听罢,立刻跑出去。

      径直朝着池州一处地方过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