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10章:又遇到了

    第210章:又遇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他顿了顿,将酒壶放在地上,手握了握拳又松开,走了上去。

      “这位公子,既然凤姑娘不想回去,那也请你不要逼她。”

      他站在凤北柠身后,冷淡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话音落下,白衣男人旁边的下属立刻将剑抽离剑鞘,冷漠的看着他。

      陈渔也不是害怕的人,抽出了自己背上的剑,淡然的指着面前的白衣男人。

      若是想带走凤姑娘,应当先过了他这关。

      这些人明面上好似很关心凤姑娘的样子,实际上恐怕是心里想着其他事情。

      这白衣男人纵然长得人模狗样的,实际上心里恐怕也是坏的很。

      陈渔脸色严峻,丝毫没有畏惧的意思。

      凤北柠站在原地,微微赞赏的看了他一眼,后勾唇笑了笑,心里想着倒也是不想回去了。

      反正在那京都,也是通天谋略,不如在这山野,忘却世俗。

      宗政扶筠神色无常,一个眼神也没有给陈渔,仍旧死死盯着凤北柠,随后像是了然一般叹了一口气。

      眸子向下看了看,“他回来了,你确定不回去看看?”

      凤北柠猛然抬头。

      眸子逐渐眯了起来,探究意味看向他。

      察觉到凤北柠这明显的慌乱与激动,陈渔心里一个咯噔,抓着的剑亦是逐渐松了几分。

      莫非凤姑娘她……

      白衣男人说出这话,脸上的神色都变了,似乎像是势在必得一般。

      这是凤姑娘的软肋吗?

      陈渔不得而知。

      只知道身旁的凤北柠在他的目光注视下,走向了白衣男人身后备好的马车。

      陈渔有些晃神,眼巴巴的看着她。

      上车之际,凤北柠脚步一顿,随后转过身,看着他笑了笑。

      “陈大哥,可以去京都去找七王爷试试,她一定会收下你的!”

      语毕,进了马车。

      白衣男人唇角微勾,脸上得意神色尽显。

      抬手让下属收了剑,亦是转身走了。

      待所有人都离去,只余下陈渔一人在此。

      他站在原地,思忖了很久很久,终究还是。

      收了剑,转身牵着两匹马回去了。

      临走前看了一眼这地上的两个酒壶,叹了一口气。

      一个人,两匹马,一柄剑,逐渐远去。

      凤北柠坐在马车中,思绪却已经飘了很远。

      方才听着宗政扶筠所说,他回来了?

      已经过去这么久,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当初自己是为何,才到了这秀村,一直不想出来。

      只想将自己永远埋葬在这小小的村子里,不看外界,也希望外界不要来打扰她。

      “公子……”

      马车旁边传来嘻嗦的声音,只听得一声公子之后,声音便小了下去,似乎是故意不让她听到一般。

      凤北柠眸子动了动,暗了下去,也没有故意要去听。

      片刻,便听的宗政扶筠低低的应了一声,然后便没有了任何声音。

      就像是不起眼的事情,根本都不值得让他抬一下眼皮。

      而池州城内,一处宅子里,凤北柠剑的原主人坐在那里,听着下属的禀报,神色一顿。

      手指轻轻敲击椅子扶手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既然如此,那也没必要想着留下性命了!”

      说完这句话,敲击的动作再度恢复了正常的速度,让旁边的下属听着不禁心都跟着跳了起来。

      “是~”

      禀报的人,正是那酒楼的掌柜,听到这话立刻退了下去。

      男人坐在那里并未有所动作,反而是勾唇笑了起来。

      这样一来,事情还真是变得有趣了些。

      若是皇宫的人,他也不必这么在意她的性命了。

      只不过是可惜了一个好苗子。

      不过他相信,他不动手,自然会有其他人动手。

      与朝廷对抗,势均力敌恐怕是相差不多。

      男人忽然想到什么,脸上的笑容再度出现。

      咻——

      这会儿正行驶的正好,身旁马背上的一个人突然被一支箭穿了脑袋,当场毙命。

      “!!”

      马车瞬间停了下来,凤北柠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淡然的瞥了前面一眼。

      竟是勾唇笑了,“来了。”

      算了算这时间,不正是有人要找这剑麻烦的日子吗?

      宗政扶筠坐在马背上,瞬间将手中的缰绳抓紧,四处四处看了看,脸色瞬间变了。

      此次来接凤北柠,他是心中有把握,便没有带什么人。

      这突袭前来,不知道人多少,单单凭借他这些人,恐怕是有些困难啊。

      马车里的凤北柠仔细听了听旁边的动静,微笑着缓缓闭上了眼,似乎这一切和她没有关系。

      马车外的人,却已经慌了神。

      “放信!”

      宗政扶筠皱着眉,咬牙说出了这句话。

      下属听罢,立刻应声,从怀中拿出一支哨箭,对着天空打过去。

      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求助援军的信号罢了,最多就是放出去有个火星子。

      看着哨箭放出去,本以为会很快得到营救。

      但是这哨箭才刚离开本体,便顷刻间被人飞身过来,猛地掐断了。

      “!!”

      “公子小心!”

      一声惊呼落下,很快便是听到了刀剑相撞的声音。

      凤北柠耳朵动了动,听这个声音,来的人似乎比前两次都多啊。

      看来是前两次的人合作了。

      不过宗政扶筠这些人,也不是表面上的这么弱,恐怕能够听一段时间。

      她也不着急,既然马车停了,那她便小憩一会儿。

      外面打的热闹极了,她在里面忍不住打瞌睡。

      撑着头,时不时地打哈欠。

      听到这个声音,宗政扶筠眼底满是无奈,将对面人胸口中的剑抽出来,冷眼朝着为首的两人看过去。

      一人是脸上有疤痕的男子,一人是稍加上了年纪的男人,两鬓斑白,时不时地摸一摸自己发白的胡须,看上去似乎不好惹。

      “三弟,你去对付他!”疤痕男对着旁边两鬓斑白的男人说了一句,自己后退一些。

      男人立刻点头,似乎很是听那疤痕男的话。

      宗政扶筠听的不禁想笑,他叫他——

      三弟?!

      没搞错吧?

      他口中的“三弟”,很明显是年纪比他大。

      宗政扶筠勾唇一笑,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不用了,你和你三弟一起上吧?!”

      他手交叠环着,若有所思的看向两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