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11章:当断

    第211章:当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疤痕男听着嘴角一抽,开始恶狠狠地龇牙咧嘴起来。

      懒得管这个满嘴胡话的男人,他们的目的是马车里的女人。

      让三弟与他打只不过是将他牵制住罢了。

      死活与他无关。

      上次并未与那女人交手,回去之后心里都挠痒痒,恨不得立刻和她对打一番。

      那中年男人听着宗政扶筠的话,似乎是被刺激到了,拿出自己的双剑便冲了上来,也不管对面的人是什么阶段的武功。

      反正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个年轻人罢了,不可能会比他厉害。

      不得不说,这个中年男人有点手段,他的目的并不是与宗政扶筠对打,只不过是想方设法的将他牵制住,让他不能脱身。

      疤痕男得意的勾唇,拿起大刀,看着马车目光骤然变得狠辣,对着中间用力砍过去。

      马车被劈成两半,里面的人却不见了。

      疤痕男脸色一变,立刻看向四周。

      “在找我吗?”

      凤北柠悠闲地靠在树上,舒服的闭了闭眼,对着疤痕男挑眉,居高临下。

      疤痕男咬牙,一声低咒,“可恶!”

      话音落下,猛然抓住手中的大刀,对着凤北柠的方向丢了过去。

      力气之大,可以见得。

      大刀腾空飞起,目的性的朝着凤北柠砍过去。

      凤北柠脸上嬉皮笑脸褪去,缓缓抽出背后的剑,没有躲闪,反而是对着大刀对着砍过去。

      这剑的坚硬她早就领教过了,她现在想赌一把,看它能不能将迎面飞过来的大刀砍断。

      自从她拿了这剑,麻烦事一堆,说明这剑恐怕也是有故事的。

      现在让她来看看这剑,到底有多厉害!

      剑出鞘的那一瞬间,伴随着无形的剑气,向着前方砍过去,惊起旁边甚至更远地方的树叶尘土飞扬。

      看到她的动作,疤痕男立即意识到什么,眼眸逐渐睁大。

      “住手!”

      他脚步加快,想要制止凤北柠的动作,然而却被砍过来的剑气震退数米远,直接撞到了后面的树桩上。

      他只感觉自己的后背一声脆响,像是骨头断了。

      剑气过去,剑亦是如愿以偿的碰上了大刀。

      一剑一刀碰撞,没有任何挣扎,那大刀忽的发出一身清脆的声音,瞬间被剑劈成两半。

      疤痕男见到这个情况,眼底的光芒逐渐褪去,不时染上了一层死灰,人随着身后的树桩缓缓滑了下去……

      凤北柠则是以剑支撑着自己,喘了一口粗气,额头上落下一滴汗。

      抓着剑的手,都有些颤抖。

      刚才手中剑与刀碰撞的那一瞬间,产生了巨大的力气,刀气与剑气抗衡,终究还是没有赢过。

      但是这刀气沿着剑打在她手心,似乎整只手臂都猛然颤抖几下,吃痛的感觉很是清晰。

      支撑着在地上休息了好一会儿,她这才缓缓站起身来,淡然的看向躺在对面的疤痕男。

      刚刚他似乎……挺得意来着?

      忽然的站起身,凤北柠周身噩梦气质,将其他人都镇住了,那一瞬间的感觉,就像是见到了战场的杀神。

      杀人不眨眼的人!

      目光所过之处,似乎都没有一个活人。

      这次虽然他们带了许多人,但是疤痕男被凤北柠一招击退,气势上终究还是胜利了。

      其他人立刻有些悻悻站在原地,都不敢再打下去。

      与宗政扶筠对打的中年男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找到一个机会,拿了双剑立刻后退数步。

      后眯着眼看了凤北柠一眼,他怎么觉着,几天过去,这个女人武功都精湛了些?

      退到疤痕男的旁边,中年男人立刻一手将他扶起来。

      但是疤痕男整个人浑浑噩噩,他根本就有些扶不动,且疤痕男似乎已经失神了,死死盯着自己那断成两半的大刀。

      中年男子咬牙,立刻对着其他的人使眼色,这才将他扶起来。

      他们警惕的看了凤北柠以及宗政扶筠一眼,见他们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立刻跑掉了。

      宗政扶筠不由松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剑丢给了旁边幸存的下属,拿出一张干净的帕子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微笑着朝着凤北柠走过去。

      一场战斗下来,宗政扶筠白衣依旧偏向于洁净,只不过是偶尔地方有一点点黑点,全然不像一个刚打斗完的人。

      “厉害啊,这剑哪里……北柠!”

      话刚说一点,眼前的女子突然的眼眸颤了颤,瞬间身子软下来,向后倒去。

      宗政扶筠眸子骤然睁大,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上去扶住了她。

      目光掠过她苍白的脸,眼底满是心疼。

      再向下看去,凤北柠握剑的手臂,已然流出血来,顺着手臂向下,流到了剑上。

      剑已然安静的躺在地上,鲜红的血液滴落在上面,偶尔渗出浅浅光泽。

      宗政扶筠眼眸不禁眯了起来,这剑……似乎有点古怪。

      他小心扶着她起来,看了一眼已经被劈成两半的马车,眉头紧锁。

      后还是决定骑马回去,收拾好一切便骑马走了。

      待他们走后,缓缓走出来几个人,看着他们的背影。

      “大哥,就是他们,特别是晕倒的那个女人!!将二哥的刀毁了!”

      中年男人愤然的指着他们的背影,咬牙说到。

      站在前面些的男人听着,目光悠然看向他们的背影,良久低声应了一句。

      中年男人有些不解,“大哥,刚刚怎么不追?若是追上去,他们必死无疑……”

      为首的年轻男人听罢,脸色微变,随后若有所思的看向他。

      “方才他们不也是没追你们?”

      此话一出,中年男人立刻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

      “做人留一线,未尝不可。”

      男人低声说了一句,转身拂袖走了。

      像是在训斥中年男人,又似乎是在赞叹刚才他们的行为。

      男人的心里想着什么,中年男人以及其他人都是一脸茫然,并不能猜测到。

      他们只不过是一个拿钱办事的地方罢了,也没空想这么多。

      只不过让他疑惑的是,那个女人已经被他可能追杀了这么多次,竟然还有机会活下去,且还活的好好的!

      之前可是从未发生过这种事……

      特别是二哥……

      想到这,他转身看向了身后那个还没回过神的疤痕男。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