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12章:入木三分

    第212章:入木三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很快地,入了京都城门。

      宗政扶筠带着凤北柠去了他的府上,没有理会旁人的异样目光,在这一刻,他只想救她。

      虽然不知道那剑有何古怪,但是恐怕有点严重。

      “公子,这剑……”

      见到榻上躺着的凤北柠,白颖眼底闪过一丝震惊,随后提了一句旁边的剑。

      宗政扶筠抿着唇,瞥了一眼,后垂眸,淡声,“放那儿吧,是她的东西,先过来看看她怎么样了。”

      白颖是有点医术的,她一进来,就知道了自己的作用。

      听到他的话,她点了点头,恭敬的走上前来,在榻前坐下,搭上了凤北柠的手腕。

      然而刚细细琢磨这脉搏时,她却感觉有些古怪。

      小心瞥了一眼旁边宗政扶筠的脸色,她立刻低下了头。

      心中却思忖着要不要告诉公子。

      “怎么了?”

      白颖跟了他这么久,一丝神色他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白颖唇微张,嗫嚅几下,还是有些踌躇。

      奈何抵不过宗政扶筠的眼神,缓声说了起来,“公子,她好像……受了内伤,似乎很久了。”

      手收回去,站起身来,低着头对宗政扶筠说着。

      头顶上人明显吸了一口气,似乎有些隐忍的愤怒,随后声音轻轻的问了一句。

      “要喝药?”

      白颖听的一顿,抬头有些茫然看着他,似乎很意外他会问出这种话。

      随后忽然意识到什么,立刻又低下了头,“是。”

      “那你去吧。”

      这话说完,男人转过身,皱着眉头看着榻上的人。

      有内伤竟然还在那村子里逗留这么久,还真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且看今日的刺客,似乎早就已经认识她了,意思是之前她还有过打斗。

      白颖一愣,公子是让她去抓药?

      这……

      她抿了抿唇,皱着眉出去了。

      她怎么感觉,公子比之前更对这个七王爷上心了?

      他们的计划还要什么时候实行?已经推迟这么久了。

      公子回来不就是做那件事的吗?为什么还不动手?

      若是这个女人阻挡了他们的计划,她一定不会手软!

      想到此,她轻轻拂袖,走了出去。

      夜幕降临,凤北柠被摇晃醒来。

      入目的便是宗政扶筠那张脸,凤北柠神色不便,皱着眉头坐了起来。

      看了四周一圈,不是七王府,看来是他的军师府了。

      宗政扶筠看着她已经被摇醒来了,便立即端着旁边热气腾腾的药碗过来。

      递到凤北柠面前,有些谄媚模样,“快,趁热喝了。”

      “……”

      凤北柠不动声色瞥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那碗黑糊糊的药,顿时没有了喝的欲望。

      这个味道,真是要命。

      她抬手将它推开了,皱着眉头,“不想喝,多谢带我回来,先回去了。”

      说着,掀开被子便挣扎着下床。

      宗政扶筠见着,平静神色,只好转身将这药碗放在了桌上。

      凤北柠刚穿好鞋子,正准备站起来,却突然整个人向前倒去!

      随后便感觉腰间一只手挽住,将她往回捞。

      重新回到榻上坐下,凤北柠立刻看了一眼自己的腿。

      她明明感觉自己指使了腿动一动,它却没有动一下。

      这下她不镇定了,立刻茫然看向宗政扶筠。

      然而那人手从她腰上离开,又转身将那碗药端了过来,什么也没说,就微笑着递给她。

      “先喝药。”

      “……”

      凤北柠咬了咬牙,所以她这是被他牵制住了?

      愤恨看了一眼,目光落在那黑糊糊的药上,露出嫌弃的神色。

      随后手缓缓伸过去接住,待碗即将接近嘴边时,她猛然抬起头,看着宗政扶筠眼里有些哀求。

      “本王其实没病……”

      “嗯?”宗政扶筠挑眉,抿着唇鼻子发出一个音。

      “……”

      凤北柠狠狠瞪了他一眼,看着眼前的药碗,后闭了闭眼,心一横,将它一饮而下。

      喝完还砸吧砸吧嘴,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苦,不过还是有一些苦味。

      抬起头,唇边瞬间被送上一颗糖。

      凤北柠一顿,将碗递给他,手拿过了唇边的糖。

      是一块蜜饯,入口后顿时将苦味代替。

      她立刻投去了感谢的目光,随后还是想站起身来出去。

      整个人却被他按住了,“喝了药就睡,明日再回你那七王府。”

      宗政扶筠一脸得意模样,似乎已经猜到凤北柠不能把他怎么样,反正也不能走路。

      他早就下了一些小药,让她今天不能走动,不然打扰了他的事情可不行。

      凤北柠坐在那里,暗地里动了动腿,仍旧不能动弹,心中顿时有些愤怒。

      抬手将肩膀上的手拂开,瞪了他一眼,“不能动本王到床上去?难不成就这么坐一晚上?”

      这话倒是提醒了他,宗政扶筠听着点头,随后看着她,缓缓俯身下去,将她抱起放在榻上。

      凤北柠下意识的要推开他,却突然想起自己不能动,他这也是为她好。

      但是这个男人怎么迟迟不起来?

      她偏头看了他一眼,却刚好亦是看到宗政扶筠别过头来。

      “可以让开了,本王要歇息了。”

      他那深邃的双眸却紧紧盯着她,抿着唇没有说话,实际上却暗自吞了一下口水。

      凤北柠紧皱眉头,抬手便要推开他,虽然腿动不了,但是手还是可以动的。

      他若是再不让开,她可就拔剑了!

      倘若是其他人,她早就拔剑了。

      然而宗政扶筠却一手将她所有动作的手按住,眼眸微动,俯下身来,在她脸的一侧上落下一吻。

      凤北柠骤然间瞪大双眸,手挣脱开来,对着他的胸口使出一掌。

      宗政扶筠整个人被打出去数米远,撞到门这才停下来,龇牙咧嘴的捂着胸口,随后洒脱将自己凌乱的墨发抚摸了一把,对着凤北柠眨了眨眼。

      榻上的人瞬间坐起来,抬手将自己的脸用力擦了擦。

      随后愤怒的看向宗政扶筠,抽出腰间的软剑对着宗政扶筠奋力扔过去。

      宗政扶筠脸色一变,立刻打开门挡住了那剑。

      剑直直钉在木门上,钉进去了三分深度。

      看着这入木三分的剑,庆幸的拍了拍胸口,若是没有躲过去,他恐怕已经当场毙命了。

      “这么生气干嘛?不就是占你一点便宜?就当是回报我今天救你了。”

      奈何他脸上没有半分的愧疚,反而是伶牙俐齿的调侃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