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18章:生气

    第218章:生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长孙迟良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情感会被她的只言片语支配。

      两人相互挽着手,走出了承恩殿。

      迎面便碰到了一个人,长孙迟良脸色立刻变了。

      怎么这一个个的,都来找她?

      陈栝悠闲靠在柱子旁,见到他们两个,立刻走了上去。

      长孙迟良脸色瞬间变了,向前一步,满脸冷漠地将他挡在身前,不让他靠近凤北柠。

      他动作很快,凤北柠都没有来得及反应,更别说陈栝了。

      他差点将自己的鼻子撞上去……

      “……”

      “你干嘛?”陈栝看着面前的人,一瞬间被噎到,半晌才憋出一句话。

      “有什么事和我说,我娘子没空。”

      他一本正经地站在那里,意正言词说出了这句话。

      “……”

      陈栝再一次被噎到,站在那里看着他,几度张了张嘴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凤北柠忍着笑意,说实话她听到这话还真是被惊讶到了。

      她捂着嘴浅笑一声,自己走上前来,随即满脸正经看着陈栝。

      “怎么了?有什么事?”

      陈栝是大理寺少卿,说不准还是有些事要与她商讨一二。

      “你没事吧?”陈栝神色不变,对着长孙迟良瞪了一眼,随即看着凤北柠柔声问了一句。

      这话一出来,长孙迟良再度忍不住了,还未等凤北柠说话,抬手便将凤北柠护在身后,没好气地看着陈栝。

      略微咬牙切齿道,“怎么?陈大人是眼睛不好吗?要不要本太傅请皇宫的御医替你把把脉?她不是好好地站在这里吗?这些话没必要问出来。”

      说到后面,颇有要冲上去揍他一顿的趋势。

      凤北柠眼眸微动,立刻眼疾手快抓住了他的手,入手冰凉,瞬间让他心里的愤怒降了一些。

      “……”

      陈栝被怼的无声,站在那里就这么看着长孙迟良,不知道说什么。

      长孙迟良不是君子吗?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

      这下凤北柠是真的忍不住了,看着长孙迟良微微颤抖的嘴唇还在哆嗦,她毫无形象地笑出了声。

      “……”

      “……”

      这下换做两人无话了。

      “好了好了,陈大人只不过是问一句,你也不用这么紧张。”

      她抬手安抚了一下他,随即自己走上前去,认真地看着陈栝。

      “大理寺现如今怎么样?”

      陈栝也回过神,答了起来,“一切都好,只不过是那日晚上,抓到了长景,一直未处置,王爷您看?”

      凤北柠听着稍加思索了一会儿。

      这长景她之前也是听陈栝提过几句,是右相之前的侍卫,现如今突然出现,恐怕目的不简单。

      “如此,你先探探口风,关押着,待本王了解一些事情再去看看。”

      “是!”

      陈栝听的点头,立刻应声。

      再次点了点头,没好气看了长孙迟良一眼,转身便走了。

      凤北柠亦是转过身,看到长孙迟良正背对着自己,似乎是在生闷气……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走上前去立刻弯身仔细看着他的神情。

      这正人君子正满脸愤怒的低着头站在那里,生着气,似乎不想和她说一句话。

      “还在生气呢?”

      她小声地问了一句,来人并未吱声,反而是别过了头,不让她看他。

      凤北柠见罢,眼眸微动,抬手立刻抓住了他的手臂,轻轻摇晃起来。

      “夫君~别生气啦……”她再度使用了这个委屈的方法,这个男人还真是扛不住这撒娇的方法,瞬间脸色变了起来。

      很明显地他头微微抬了起来,转头看了一眼,没有其他人,立刻笑了起来。

      那眉眼弯弯,唇角泛起的笑容,宛如一淌春水,晃悠悠进了凤北柠的心中。

      凤北柠倒吸一口凉气,还真是要命。

      想不到这个男人不正经的时候,才是最好看的。

      “我就生了一点点气,你是七王爷为什么不和我说?”

      他笑容缓缓消失,看着她不禁埋怨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因为……因为我仇家很多,要是暴露了身份,很容易有危险的——”

      她手在他眼前扬了扬,故作害怕的告诉他。

      然而他却半分没有害怕,反而是有些心疼起来。

      抬手抓住了她的手,深邃看了她一眼,在她指尖低头落下一吻,小声道,“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

      凤北柠整个人愣住了,看着他的反应良久都没有动静。

      长孙迟良却觉着眼前这个女子似乎是有些害怕了,他不禁更加心疼起来。

      看起来也只不过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子,还时常有危险,真是令人心疼,一个人肯定经历了很多吧?

      “……谢谢……”凤北柠微微低头,眼眶瞬间红了。

      这一瞬间,她以为他回来了。

      长孙迟良喉咙微动,抬手将她拉入怀中,紧紧抱住。

      这一举动他自己都愣了一下,他就这么下意识的,将她拉进怀中,竟然会出奇的熟悉。

      这个动作,他似乎做过很多遍了,还有怀中人这熟悉的清香以及感觉,都似乎在以前就做过。

      他心里骤然间冒出了找寻记忆的想法,之前的记忆肯定是很美好吧?

      拉她入怀的那一刻,他似乎从心底感受到了幸福。

      那由心底散发的开心,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两人是到了晌午才回到了太傅府内。

      下了马车,两人牵着手,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门口处,却又看见一人在等着他们。

      长孙迟良脸瞬间一变,皱起了眉头。

      他怎么感觉,眼前这个人很让他讨厌反感,他似乎很不想看见这个人。

      这种感觉让他很讨厌,恨不得立刻远离那个人。

      “北柠。”

      那个人站在那里,没有理会长孙迟良的神色,反而是笑容满面地对着凤北柠柔声唤了一句。

      凤北柠看见他,松开了手走上前去,“你怎么来了?剑带了吗?”

      她目光在他身上扫过,落在了他背后的剑鞘上。

      “还真是没良心啊,就想着你的剑。”

      宗政扶筠一脸无奈,将背上的剑鞘以及剑取下来,递给了她。

      凤北柠开心的接过剑,有些想念的摸了一把。

      长孙迟良目光不禁落在了宗政扶筠身上,带着几分审视,又带着几分探究和好奇意味。

      这个人似乎认识他的“娘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