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19章:这种地方

    第219章:这种地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太傅,别来无恙~”

      宗政扶筠对着眼前的男人微微拱手,也算是打过招呼,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

      “……”

      长孙迟良向来是看惯了许多人,这个人却有着看不懂。

      他无法一眼将他看穿,但是他却能将自己看穿!

      真是可怕!

      娘子怎么能和这样的人在一起?

      他走上前一步,伸出手抓住了凤北柠的手,对着自己这边拉了过来,主权意味明显,事后还对着宗政扶筠得意挑眉。

      宗政扶筠却是一脸无所谓模样,他对着凤北柠挥了挥手之后就走了,根本没有要抢她的意思。

      长孙迟良:“……”

      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凤北柠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太傅这占有欲,还真是让她震惊哈。

      “好了,你别紧张,我们进去吧。”

      凤北柠反手抓住了他的手,牵着他进去了。

      长孙迟良回过头,看向宗政扶筠走的方向,却发现那个男人回过头来,对着他古怪的笑了笑。

      那个笑容,让他感觉有些奇怪,甚至汗毛耸立。

      没有想太多,他脚步加快的跟着凤北柠走了进去。

      “刚刚那个是什么人?”

      他捋了捋,还是问出了声。

      因为发现她似乎和刚刚那个人认识,且好像很熟悉。

      凤北柠步子一顿,转身轻微皱眉的看着他。

      这注视让他感觉有点怪怪的,立刻抿着嘴没有再说什么了。

      “不认识也没关系。”

      感受到他略微慌乱的心神,凤北柠立刻解释了一句。

      长孙迟良:但是看见你和他说话感觉好不舒服的呢……

      委屈的小神色立刻出现,凤北柠有些忍俊不禁。

      顷刻间偏过头,没有再看下去,毕竟顶着这么一张脸,谁能神态自若?

      太傅府依旧是空无一人,她稍加思索一番,还是决定要安排一些人来。

      毕竟现如今长孙迟良这个模样,恐怕是难以处理一些事情。

      紧了紧后背的剑,又看像了长孙迟良,“我等要出去一趟,你好好在家。”

      好不容易看她正眼看着自己,却是听到这种话,长孙迟良脸色立刻变了。

      “不要~”

      他冷声拒绝,紧紧皱起眉头。

      凤北柠:“……”

      怎么这么说不清呢?

      “那你和我一起出去?不过可是有危险的,毕竟我是七王爷,到时候可能要打架,你能保护我吗?”

      她决定先发制人,吓一吓他。

      果不其然,现在头脑的长孙迟良,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

      整个人愣在那里,高出凤北柠一点的男人,脸上带着几分茫然。

      唇嗫嚅几下,他柔柔地问了一声,“你会给我钱吗?”

      ……

      “??”

      凤北柠神色古怪看着他,嘴角微抽,“什么意思?”

      男人放开抓住她的手,踱步开始解释起来。

      “你看,我若是保护你,你肯定是要给我钱的,不然我为什么保护你。”

      一脸的自然,这让凤北柠都不禁觉着自己有点错了。

      她翻了个白眼,抿了抿唇,朝着屋子里走进去,直接关上了门。

      拒之门外的长孙迟良一脸懵,抬起手想要敲一敲却没有动。

      怎么回事?

      他又没有说错什么。

      怎么把他关在门外?

      况且……这是他的屋子。

      “七王爷你这个……这个不妥啊,我还在外面,很冷的。”

      他犹豫了一下,立刻挖苦起来,似乎在劝解凤北柠。

      屋内没有传来声音,他气馁的叹了一口气,撩袍在台阶坐下了,撑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那张俊脸上布满疑惑。

      仔细又想了想自己说的话,明明就没有错……

      女人真是奇怪!

      身后传来声音,门打开了,凤北柠穿着自己的衣裳走了出来,头发依旧是男子模样束起。

      换下朝服,她又是另一种感觉。

      长孙迟良站起身来,看着她眼底有些难以掩饰的惊艳。

      “七王爷真是俊朗。”

      他不由地这么说了一句。

      凤北柠呆了片刻,失笑。

      自上而下看了他一眼,“好了,我先走了,你好好待在家。”

      紧了紧背上的剑,她转身便走了。

      长孙迟良在原地站了片刻,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钟灵毓秀。”

      后突然想到什么,转身回了屋子关上了门。

      走出太傅府,凤北柠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冷着脸向前走着。

      现如今她身上有这剑,恐怕是时刻有危险,长孙迟良这个模样,她不想把他牵扯进来。

      这样想着,脚步加快。

      她先去带一些人回来,这太傅府还是需要一些人。

      看着外面是有几日未整顿了。

      走出一个街道,终于来到了热闹的街市。

      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别有一番风味。

      她突然看向一个地方,毅然走了过去。

      待她身影不见,在她身后,一个人猫着腰小心地跟了上来,手中拿着一方白色锦帕,时不时遮挡自己的脸。

      凤北柠来到了自己之前买过人的地方,从晚间拿出了一袋银子,直接放在了老板的桌上。

      身旁时不时传来赌博的声音,实际上这里是一个卖人的地方。

      那老板见到钱两眼放光,瞬间笑眯眯地看着凤北柠。

      手忙脚乱地收了钱,请着她进去了内间。

      外面的跟踪的人见到这里,瞬间止住了步子,心里思索几下,还是决定在外面等她。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都逐渐暗了下来,凤北柠终于走了出来,与那老板道了别,她走到门口的人旁边踢了踢他。

      这个人都快睡着了,感受到有人踢他,瞬间醒来了。

      入目见到凤北柠,他吓了一跳,拿着锦帕就要遮住自己的脸,一副不认识她的模样。

      凤北柠见着勾唇一笑,双手交叠在前,看着他有些无奈。

      “别躲了,你怎么跟来了?”

      这人正是长孙迟良,他脸灰扑扑的,不知道还以为是经历了什么。

      已经认出了他,长孙迟良也没有再遮挡自己的脸,反而是埋怨地看着她。

      “你怎么来这儿了?这种地方你一个女子……”

      说着,他摇了摇头,眼底都是疑惑和探究。

      倒也没有嫌弃的眼神,凤北柠转头看了身后的地方一眼,勾唇淡淡笑了笑,“这可是个好地方。”

      长孙迟良不解,不承认就算了,还赞扬它?

      “行了,起来吧,回家了。”

      凤北柠向前走了一步,脸上笑意明显。

      长孙迟良却觉得她这是在嘲笑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