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20章:卑鄙

    第220章:卑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心里瞬间都不满起来了。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他站了起来,脚步迅速地朝着凤北柠走过去。

      紧跟着她的步伐,在她身旁紧贴着,“要我说,你肯定是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凤北柠听着忽然停住脚步,长孙迟良一下子牙磕到了,吃痛地捂着嘴。

      “……痛……”

      他痛哭的闭上了眼,再睁开眼里都有泪水。

      “我能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我可是太傅的未过门的妻子。”

      见着他泪眼汪汪模样,凤北柠心底有些罪恶感,幸灾乐祸地说了起来。

      看样子他前面两颗牙好像挺痛的,不过她却没有再说什么了,依旧向前走着。

      长孙迟良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气哄哄地跟了上去。

      要知道他可是等了她这么久的人,怎么这么不照顾他?

      还真是个没良心的!

      两人后面没有再说话,反而是到了一个巷子时,凤北柠再一次停了下来。

      长孙迟良这次倒是吸取教训的止住了步子,没有撞上去,疑惑地看着她。

      “怎么了?怎么又突然停下了?”

      她面色紧绷,这让长孙迟良不禁提起一口气。

      看了四周一眼,皆是突然间变得安静下来。

      前面有一个拐角,后面也有一个拐角。

      顷刻间安静下来,让他心里感觉怪异。

      不由靠着凤北柠近了些,眼眸转个不停。

      “出来吧!”

      凤北柠声音清冷,缓缓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神色淡淡。

      话音落下,前面后面拐角处皆走出来一些人,瞬间堵住了出口。

      在他们头顶,一人飞身下来,轻轻落在他们面前。

      微微一拂袖,这人便看着凤北柠爽朗笑了起来。

      “别来无恙。”

      眼前人带着一个满是痕迹的黑色面具,乍一看有些可怖,细思极恐。

      这么突然地笑出声,让人毛骨悚然。

      凤北柠看着他冷笑一声,“你是谁?本王可不认识你。”

      长孙迟良认真听着,仔细观察两人的互动。

      心里已经在思索着怎么回去,以及怎样让两个人安稳地回去。

      看身旁这个未婚妻的架势,相必是要打一架啊!

      但是他手无寸铁,且没有武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空拳难敌四手,他不是很相信旁边的这个未婚妻在能保护他的情况下杀掉这里所有的人。

      那人听到凤北柠的话,倒也不是特别生气,只是没有再笑出声,面具下的眼眸逐渐变得阴鸷。

      看着凤北柠都没有几分刚开始的戏谑意味,反而是有几分狠毒意思。

      “姑娘应该知道你这手中的剑是什么来历吧?还这么嚣张!”

      他咬着牙,稍加愤怒的问了一句。

      凤北柠听的皱眉,随后拿出了身后的剑,小心的抚摸了一把,后挑眉看着他,“不知道啊,本王从别人那里买的,它什么来历本王怎么知道?”

      不过还是挺满意的,虽说免不了有一些麻烦。

      “………”

      那人听的一噎,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随后便蓦地拔出自己的武器,冷声,“废话少说!开始吧,今日这剑我要定了!”

      那人很明显听出了凤北柠的身份,但仍旧没有退缩,反而是想要一决高下。

      凤北柠神色未变,手已经缓缓摸到了剑的上方,很显然是谁也不服谁。

      “……”

      长孙迟良翻了个白眼,还真是鲁莽啊,万一打不过,岂不是他们两个都有危险?

      下一刻,两人已经对抗起来,他立刻后退几步,躲到了一处屋檐下。

      看了前后方一眼,还好这些人并不想以多欺少。

      目光转向中间打斗的两人,还真是奇特,他感觉自己这未婚妻好像还是有点厉害啊。

      只不过蒙面人那个武器,看上去有点压制她那剑的作用。

      好在剑还未出鞘,她就能游刃有余,所以说这一场战斗,还是有点把握的。

      看着神色紧绷的凤北柠,长孙迟良不禁想起了自己前几日刚听说的七王爷的消息。

      听闻北朝的七王爷,一顿吃五碗饭,饭量如牛,长得也是凶神恶煞,还是个女子,他甚至都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人。

      现如今看来,只觉得那些都是谣传,他都暗自庆幸自己失忆前将她拿下了,不然也不知道便宜了什么人。

      就比如说今天送剑的那个男人,长得人模狗样的,眼神尽是放肆,还这么看着他的未婚妻!

      下次看见一定要把他眼珠子抠了!

      眼前两人打的激烈,他一个人缩在屋檐下也想的激烈。

      蒙面人招招狠辣,想要将凤北柠置于死地。

      长孙迟良看的心惊胆战,紧紧抓住这木桩,心都跟着凤北柠的动作动了起来。

      两人暂时分开到两边,凤北柠不禁喘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冷眼看着对面的蒙面人。

      怎么说呢?对面这个人好像对她的武功有些了解,相必是做足了准备啊。

      不过他恐怕不知道,自己还留着一手。

      蒙面人站在原地,亦是气喘吁吁,虽然自己稍微占上风,但是对面那个女人剑始终都未出鞘。

      若是她剑出鞘,恐怕是难以对付了。

      所以他要盯紧了,若是她剑出鞘,他就要及时挡住,不然凭这剑的威力,恐怕是难逃一死。

      两人再次对打起来,长孙迟良在一旁看的不禁咬着手指起来。

      紧皱着眉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也加入了。

      凤北柠这次单手持剑,与蒙面人对打起来,另一只手处于放松状态,时不时拂过腰间。

      蒙面人神经骤然紧绷,不敢轻视她。

      看着这个样子,很明显剑是要出鞘了。

      躲过她攻击下盘的招式,他身子稍加站稳,就听到了剑划过地上的声音,他瞬间瞪大眼睛,稳住步子躲了起来。

      当余光瞥见那剑仍然在凤北柠手上时,他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她并没有——

      “!!啊!”

      这个想法还未褪去,他便感觉到自己持剑的手臂骤然疼痛,鲜血瞬间溢出,浸染了衣裳。

      他难以置信的后退几步,捂着手臂满脸疑惑。

      那剑仍旧在她手上,为什么——

      目光落在地上那柄软塌塌染血的剑,他瞬间明白了什么事情。

      后瞬间咬牙看向她,女子依旧满脸冷漠,淡然地看着他。

      “真是卑鄙!”

      他狠狠啐了一口,咒骂一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