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22章:我七岁了

    第222章:我七岁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凤北柠转身看着长孙迟良的动作,心里头逐渐心疼起来,眼底都是怜惜。

      他经历过什么?她也想知道……

      “坐下吧,我们等会儿吃杏花糕。”

      她声音轻轻地,柔柔地说了一句。

      长孙迟良好像很听她的话,立即拿着一把凳子在她旁边紧贴着坐下,手还抱着她的手臂。

      陈渔站在那里,看着心里五味杂陈。

      他似乎从未见过七王爷出现过这种神色,原来她也是会温柔的啊——

      席秋动作很快,厨屋很快有人来上饭菜,她亦是将杏花糕拿了过来。

      放下杏花糕,她张了张嘴,后又不知道要说什么,抿着唇没有说话。

      “怎么了?”

      感受到她的异养,凤北柠柔声地问了一句。

      “王爷,太傅他……”

      她目光落在长孙迟良欣喜地吃着杏花糕的动作上,担忧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凤北柠听着,轻微皱了皱眉,知晓她的意思,叹了一口气之后,让她下去了。

      她也不想解释什么,只要他安稳陪在她身边便好。

      拿起一块杏花糕,她小心地送了过去,长孙迟良立刻张嘴欣喜的吃了,随着嘴巴地咀嚼动作,他眼睛也眯着笑的更加。

      陈渔在对面坐着,如坐针毡。

      说实话他想去其他的地方吃。

      只不过七王爷还未让他去哪里,虽然她已经收了自己。

      饭菜上了一桌,凤北柠没有一直让长孙迟良吃杏花糕,反而是提醒吃一些饭菜起来。

      长孙迟良十分听她的话,她这话一出来,他便立刻将杏花糕移到了旁边,自己吃起饭菜起来。

      还时不时地鼓起脸笑嘻嘻地看着凤北柠,似乎在说:我吃了饭哦,乖不乖?

      凤北柠看着他的动作,眼睛都笑着眯了起来。

      那难溢于言表喜悦,陈渔在对面感受的一清二楚。

      目光落在那杏花糕上,他有些犹豫,看上去好像挺好吃,不过他能吃吗?

      手逐渐向着杏花糕移过去,然而还未碰到那个物件儿,便中途冒出一只手来,直接将那杏花糕抢走了。

      抬头间,便看见了长孙迟良一脸气愤地看着他,仰着头,“你不准吃,这是我的!娘子给我的!”

      “……”

      陈渔顿时有一种自己和小孩子抢吃的一般。

      悻悻低下了头,没有再看他们。

      凤北柠无奈地看了长孙迟良一眼,随后对着陈渔面带歉意笑了笑。

      还真是……

      长孙迟良紧紧将杏花糕护在怀里,又狠狠瞪了陈渔一眼,这才满意地继续吃饭起来。

      这护食的模样,还真是好笑又无奈。

      凤北柠眼底满是宠溺,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

      但是她很贪心,又想让他恢复记忆……

      他们之间的一些回忆,她又想让他想起来。

      每天这样对待孩子一般的感觉,又让她有了另类的感觉。

      不同于之前的平等,她现如今是护儿子一样,不让别人欺负他。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模样,俊脸都鼓了起来,还在吃,凤北柠不禁说了一句。

      长孙迟良听着这话,将饭菜吞咽下去,随后大声地说了起来。

      “他就抢我的杏花糕!谁知道他会不会抢我的饭,所以我要快点吃!”

      他毫不避讳地抬手指着陈渔,满脸气愤。

      “……”

      陈渔伸手夹菜的手一顿,眼巴巴地看了凤北柠一眼。

      天地良心,他只是想吃一点菜。

      凤北柠扶了扶额,对着陈渔又是抱歉地笑了笑。

      随后对着长孙迟良无奈又警告地瞪了一眼。

      “你凶我……”

      长孙迟良看到她的目光,瞬间哭着脸,筷子都放下了。

      凤北柠瞬间脸柔和下来,伸出手就去摸了摸他委屈巴巴的脸,“好了好了,我的错。”

      陈渔瞬间坐不住了,夹了一些饭菜连滚带爬的走了。

      这种情况谁待的下去?

      他手忙脚乱的朝着后院走过去,方才是看到几个男人去了这里。

      他宁愿去其他地方都不愿再待下去了,再待下去他就要疯了。

      那个小祖宗真不是一般人能应付的。

      七王爷还真是厉害!

      “人都被你吓跑了。”

      凤北柠看着陈渔慌乱逃走的背影,瞬间有些责备地看着长孙迟良。

      面前这个本来可怜兮兮地脸,听到这话后瞬间绽放了笑容。

      露出了几颗洁白的牙齿,“我厉害吧?”

      凤北柠又是无奈脸,替他夹了一块青菜,“厉害,快吃吧。”

      她怎么觉得,面前这个男人相比较昨天而言,似乎是越来越幼稚了?难道是心里的年龄小了?

      “你多大了?”

      她心中突然想起这么一个问题,瞬间就问了出来。

      长孙迟良听着一愣,随后歪着头想了起来。

      “娘子,我七岁了~”

      噗……

      凤北柠听着一呆,还真是被她猜中了。

      看着他人畜无害的脸,凤北柠顿时坏心思起来了。

      “才七岁啊,那不能叫我娘子哦。”

      听到这话,面前这个“七岁”的男子又是歪着头仔细想了起来。

      随后骤然抬起头,看着凤北柠笑嘻嘻起来,“姐姐,我七岁了~”

      “……”我的天!

      这萌萌地模样,凤北柠顿时母爱泛滥,不由伸出手去揉了揉他的白皙的不属于这个年纪的俊脸。

      她实在不觉得他只有七岁!

      脸被揉的变形,长孙迟良瘪着嘴无奈地看着她。

      “娘子你干嘛呢?”说话间,还拿起一块杏花糕啃了起来。

      看到杏花糕,凤北柠突然想到什么了。

      “你什么时候喜欢吃杏花糕的?”

      她都不知道。

      七岁的长孙迟良看了一眼自己怀中的杏花糕,满脸懵懂地想了起来。

      “我一直都喜欢,喜欢了很多年了的。”

      “那之前怎么没有听你说过?”凤北柠再次问了一句。

      “不知道……”他忽然低下头,想了好久都想不起来,到后面还开始头痛起来。

      “好好好,想不起来别想了,这么喜欢吃杏花糕,那我以后都买给你吃好不好?”

      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凤北柠只感觉心中酸楚,柔声细语起来。

      “真的吗?”听到她的话,他眸子逐渐变得明亮,满眼笑意。

      “当然……”

      凤北柠笑着应声,真好骗啊,小小的杏花糕就骗走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