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23章:千年灵芝

    第223章:千年灵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这一顿饭吃了很久,长孙迟良吃饱喝足后就有些困意了,凤北柠立刻带着他去了自己的房间睡了。

      安顿好长孙迟良,凤北柠走了出来,面色严峻。

      找到了陈渔,并且告知他要去的地方。

      凤北柠决定将他先安排去大理寺任职,虽不说陈栝还不知道,但是她心中想的是让他多了解一下人情世故,这样最好。

      看着面前冷冰冰对他说话的女子,陈渔心里顿时伤感起来,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来对了?

      他也是做足了很久的准备,这才来到了这里。

      其实一方面他只想再见见她,另一方面是她说七王爷一定会收他在麾下的。

      现在一看,她这么肯定,也是有原因的。

      所以想着之后如何,他就听她的安排吧。

      陈栝确实不知道这件事情,以至于陈渔领着她口谕来的时候,还是一脸难以置信。

      直到叫了一个人去七王府问了一遍,才知道真的有这回事。

      自上而下打量了陈渔一眼,他心底也有了个大概得底。

      将他安排去哪里,也算是有了一个目标。

      不过让凤北柠这么看重的人,他也没必要和他过不去不是?

      将陈渔送走,凤北柠本想自己练一会剑,却突然发现温蚕站在那里看着她,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吗?”

      凤北柠收了剑,疑惑看着他。

      温蚕向来不是这种话说一半的人,瞬间就走了上来,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今日看了太傅的情况,相必王爷心里也知道一些,我呢,其实就是想去替他把把脉,看能不能弄清楚这因果。”

      他说完,小心打量了一下凤北柠的神色,发觉她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瞬间噤声,恭敬站在那里。

      反正他也不可能强求,毕竟这太傅好歹也是七王爷心尖上的人。

      “好,随本王来吧。”

      凤北柠眸子暗了暗,思索了片刻,还是同意了。

      温蚕顿时松了一口气,实则长孙迟良这种情况,他不是第一次见有人犯过了。

      这种反童现象,还是有一些例子的。

      他心里有个大概,便跟着凤北柠走着。

      到了房中,手搭上他的脉搏,瞬间眯了眸子。

      凤北柠坐在旁边,神色淡淡地看着他的动作,实则心里头已经走着期待和紧张起来。

      若是温蚕能够将他治好……

      不知过了多久,温蚕睁开了眸子,带着几分自信。

      “果然!”

      他惊呼一声,站起身来也算是有了把握。

      “能治吗?”凤北柠也站起身来,看着他眼底有些放光。

      “能!”

      温蚕重重点了点头,自信笑着说出这个字。

      有了这话,凤北柠也算是安心下来。

      目光看向了榻上睡着安静的长孙迟良,露出了笑容。

      实际上这样的长孙迟良,她也很喜欢。

      也不知道恢复了记忆的长孙迟良,会不会和她撒娇?

      还真是期待……

      难以掩饰心底的激动,她前半夜一直在院子里练剑,到了后半夜这才回到房间睡觉。

      她去了书房,书房备了一张床,一个人睡也算是可以的。

      翌日早上,凤北柠穿着朝服骑马去了皇宫。

      早朝过后,她去了凤枳禅书房内。

      直接开门见山,“皇兄,听闻你皇宫有一株千年灵芝?”

      听到这话,凤枳禅瞬间站起身来,神色古怪地看着她,走着警惕。

      “不是,你什么意思?”

      他启唇,语气疑惑地问了一句。

      凤北柠见着他的模样,凭她对他的了解,瞬间明白了凤枳禅手里肯定有!

      “皇兄,就给我吧?”

      她难得的低下眉梢,声音轻轻地说着,满脸哀求。

      凤枳禅看着她的模样,瞬间好笑起来。

      “难得啊,你竟然会求我?”

      凤枳禅神色贱贱地摸了摸下巴,看着凤北柠。

      凤北柠笑容立刻消失,没好气地看着他。

      若不是温蚕说药方中差了一味灵芝,她会来求他吗?

      这京都药铺都翻遍了,没有看见那灵芝,也就只有皇宫才能有了。

      本来她还有些不确定,但是看见凤枳禅的神色,这会倒是有些把握了。

      “说吧,怎样你才肯给?”

      她褪去哀求地神色,瞬间严肃看着面前的皇兄。

      凤枳禅也是笑容一滞,然后转身走了起来,在桌前停下,拿起了那狼毫。

      挑眉对她说着,“那要看皇妹的诚意咯。”

      “……”

      凤北柠听的咬牙,还真——

      丝毫不放过占她便宜的机会。

      “你尽管说,尽我所能!”

      她心一横,也算是答应了。

      凤枳禅抓着狼毫的手停了片刻,随后在自己的纸上落下了几个字。

      声音亦是缓缓响了起来,“也不用你做什么事情,只要你将那日晚上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告诉我,便行了。”

      话说完,字亦是落下了最后一笔。

      凤北柠骤然间愣住了,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不太相信模样,“就这个?”

      很明显她不相信。

      凤枳禅听着她的话却笑了,将手中的狼毫轻轻放了下去,目光落在她身上,重重点了点头。

      凤北柠心里顿时有些过意不去,她刚刚似乎……错怪皇兄了——

      “不过是哪天晚上?”

      面前的皇兄突然神色变得贱贱起来,脚步加快走上前来,凑在眼前小声说了一句,“就那天……你和太傅……”

      砰——

      凤北柠直接拿起一旁的书,朝着他的额头就打了过去,顿时有些无可奈何。

      “你说什么呢你?我和太傅怎么了?”

      凤枳禅被打的措不及防,脑海中突然想到凤北柠的武功,瞬间捂着额头痛苦地后退几步。

      “你你你……怎么还打人呢?竟然敢打朕?你你你放肆!”

      手指微微颤抖,指着凤北柠一个劲的说了起来。

      凤北柠却神色如常地朝他慢慢走过去,挑眉道,“打你怎么了?不可以吗?皇兄?你也不听听你刚刚说的什么话?”

      “……”

      凤枳禅承认,他有些怕了。

      瞬间无奈的抬手,制止了这场即将发生的战争。

      “给你给你。”

      他一个劲的挥手,凤北柠听罢开心一笑,道谢之后瞬间朝着太医院方向跑过去。

      看着她开心的背影,凤枳禅揉着额头,也笑出了声。

      他刚才——

      实际上是想问那天晚上的事情——

      那天晚上,他被人偷袭,事后听说七王府的惨状。

      她却没有和他提及过一句话,他很想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