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24章:喝药

    第224章:喝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七王爷与长孙太傅纷纷失踪,有人偷袭叛变,这一切,他都不是很清楚——

      但是她不说,他却不忍心问,那天晚上对于皇妹来说,可能是不想回忆的吧?

      既然如此,他也不想再次揭开她的伤疤。

      只要她高兴就好。

      保护了这么久的北朝,她也该歇息了。

      这样想着,目光落在了自己方才写的字上面。

      白纸上,赫然印着“国泰民安”四个大字。

      凤北柠兴高采烈地拿着千年灵芝给了温蚕,心里头石头也算是落下了。

      走到自己的房间准备去看看长孙迟良,打开门却发现他不在房中,床上亦是没有人。

      她心骤然提了起来,瞬间朝着后院跑去。

      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

      目光落在对面笑的开心的黑衣男子身上,她顿时松了一口气,笑着走了过去。

      她真是被吓一跳了,还以为他又走了。

      不辞而别真的很可怕,她不想再经历第二遍。

      身旁还站着席秋和毕池两个人,看着长孙迟良在说些什么,令他一直笑。

      转头瞥见凤北柠走了过来,长孙迟良瞬间笑嘻嘻地跑过来。

      直接扑到了她的怀中,“娘子,你大早上的去哪里了?我醒来找不到你,害怕极了。”

      和她差不多身高的一个男子这么一本正经的和她撒娇,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凤北柠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头,瞥见后面席秋和毕池对视一眼之后均笑了起来。

      实际上,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还真是有些害羞。

      再看长孙迟良,他神色言语好像都更加稚嫩了一些,这让她有些害怕起来。

      除了记得她是他娘子这一件事,其他的似乎都变了。

      他年纪好像又变小了。

      “你今天多大了?”

      凤北柠温柔地看着他,小声地问了一句。

      这一句话倒是将身后两个人吓了一跳,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们。

      长孙迟良手伸出来,笑嘻嘻地看着凤北柠,伸出一只手张开。

      “姐姐,我五岁了!”

      “……”

      凤北柠眼底闪过心疼,还真是这样,他这个病……

      身后席秋与毕池听到这个话,瞬间脸色都变了。

      神色古怪地走上前来,疑惑地看着凤北柠,似乎想得到答案。

      凤北柠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紧紧抱着长孙迟良,不想失去他。

      长孙迟良这个病,恐怕就是一天一天的让心智变小,从而到达无心智,最后变成什么也不知道的傻子。

      这样一来,别人的目的也达到了。

      只不过他们没有猜到这里有温蚕,这才没有让他继续这么下去。

      好在长孙迟良也是脱离了之前待的那个地方,不然这么下去,她恐怕都难以见到他了。

      领着长孙迟良回到屋子,温蚕亦是安排人将那黑糊糊地药拿了上来。

      刚端进来,长孙迟良脸色就变了,有些害怕地看着那碗药。

      “这个……不会是让我喝吧?”他身体瑟缩一下,有些排斥那药。

      “乖,这个喝了你才能好起来。”凤北柠抓住他的手,耐心地安抚起来。

      看着她认真的模样,长孙迟良神色略微有些松动起来,将信将疑地看着她。

      凤北柠也是耐心十足,说实话她也是不喜欢喝药,特别是这种黑糊糊的药,真是让人难以下咽。

      所以说让“五岁”的孩子喝下这碗药,恐怕要花点功夫。

      于是她拿出了长孙迟良藏在床上的杏花糕。

      “你!!娘子,你还给我!”

      瞥见杏花糕的那一眼,长孙迟良脸色立刻变了,瞬间察觉到了什么。

      凤北柠目光落在自己手里的药碗上,给了他一个眼神。

      长孙迟良瘪着嘴,泪眼汪汪地想撒娇起来。

      凤北柠立刻摇了摇头,表示他必须喝!

      “……”

      五岁的孩子立刻瘪嘴起来,无奈地看了一眼她手上的杏花糕,狠下心接过了她手中的药碗。

      那黑糊糊的药到自己手里的那一刻,他差点将它丢掉。

      然而凤北柠满脸严肃地看着他,瞬间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紧紧拧着眉头,极其不情愿地一饮而下,喝完之后眉头皱的更深了,差点把手里的空碗丢了。

      随后还未睁开眼,唇边就凑上来了一块杏花糕,他瞬间吃了下去,眉头这才舒缓了一些。

      感受到这杏花糕在口中化开的感觉,瞬间心情都变好了,似乎刚刚并没有喝那黑糊糊的药一般。

      凤北柠亦是松了一口气,看着他喝下去这才满意的将碗放了,回过头注视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面前孩子神色的长孙迟良吃着杏花糕,懵懵懂懂地看着她,心中也不明白面前这个人是什么意思,只觉得这杏花糕很是好吃。

      似乎是百吃不厌。

      长孙迟良吃完便有些愁目了,眨了眨眼打了个哈欠。

      将他安置睡下,凤北柠回到了书房,坐在那里眉头却紧紧皱起。

      他之前怎么会中毒了?且从未和她说过,她当时看到他时,似乎也并没有中毒得迹象。

      现如今突然回来了,还失忆了,什么也不知道了,也不知道自己之前发生的事情。

      这样的话她也问不出来什么话,也只好等他恢复记忆才行了。

      还有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虽然她并不知道从哪里出来这么多奇怪的人,但是恐怕也是和前世灭北朝的人有巨大的关系。

      她记得自己那些人当中……有之前在北朝边境见到的那个叫做绛荷的女子,还有其他的人,似乎也见过一两面。

      绛荷是梁国的人,若不是海兰陵想要暗地里搞事?

      不对,那日他们也刚离开北朝不久,况且他也不可能有这么精密的想法。

      如此一来,这幕后主使恐怕另有其人。

      他的目的就是让北朝灭亡,取她的性命。

      还真是歹毒呢——

      眯了眯眸子,凤北柠脑海中瞬间开始思索自己的计划起来。

      既然别人算计她,她也去算计算计,来一招请君入瓮!

      不过也不知道他们下一次来是什么时候,恐怕也要早点准备了。

      将来便是遇神杀神,遇鬼杀鬼!

      可以确定的是,这幕后主使并不是北朝的人!

      所以她也不必要这么手下留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