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25章:胡汉三又回来了!

    第225章:胡汉三又回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一天过去,凤北柠一直坐在书房没有离开半步,脑海中缜密想着计划。

      直到温蚕扣响了门,这才回过神来。

      应声过后,她揉了揉眉眼,站起身来打开门,发现温蚕有些焦急的看着她。

      “王爷,快去看看太傅!”

      凤北柠淡然地神色瞬间一变,慌乱地看着他,“太傅怎么了?”

      还未等温蚕说话,人已经跑了出去,快速到了长孙迟良睡得屋子里。

      瞥见那榻上的人闭眼躺在那里时,提着的心立刻放了下来,不由呼出一口气。

      真是……

      身后温蚕追上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王爷,好歹听我把话说完啊。”

      听到他的调侃,凤北柠没好气瞥了他一眼。

      要不是这么大惊小怪,她也不会这么慌乱。

      “他怎么样了?”

      走到榻前,榻上的人依旧闭眼睡在那里,没有半分醒来的迹象,且皱着眉头,似乎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坐在榻边,手抬起,替他顺了顺眉。

      温蚕站在那里,双手交叠在前,看着他若有所思,“不好说,我的药肯定是没错的,只不过什么时候醒来就要看他自己了。”

      凤北柠听的抿唇,手缓缓收回,眉头轻轻皱起,“好,本王知道了……”

      她淡然地应了一句,后再次看向榻上的人更加担忧起来了。

      温蚕无奈摇了摇头,转身关门走了。

      余下她一人留在那里,揉了揉眉眼后,坐在旁边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三月春风依旧,越过窗口拂过脸庞,宛如爱人小心触摸,带着独特的几分特性。

      凤北柠抬了抬眸,觉着有些寒冷,走过去将窗户关上了。

      晌午,榻上的人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凤北柠小声走出去,关上门走了。

      用过午饭,便听到席秋慌乱的声音传过来,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朝着声音那边走过去,正是隔着府门较近的院子,毕池与温蚕两人扶着一个少年,缓缓向这边走着。

      少年垂着头,全身被血染红,那唯一露出的手臂,都是可见的惨白。

      少年仿佛已经没有了知觉,任由他们这么扶着他,都没有呻吟一句。

      在他们身后,同样有些一个被血染红衣裳滴着血的男子,捂着胸口,唇角那血迹都已经干涸,脸色苍白至极,亦是奄奄一息模样。

      “发生什么事了?”

      凤北柠目光落在后面那个人身上,那脸很熟悉,正是诃儿的贴身侍卫,那这前面的少年,难道是——

      她脚步加快,三步并两步,走上前来捏着他的下巴看了一眼,这稚嫩闭目的人,不就是沈锦诃吗?

      她面色一惊,不禁气不打一处来,这是怎么回事?去了一趟哪里?竟是落得这般田地?

      温蚕和毕池对视了一眼,随机越过凤北柠扶着他往后院走去了,余下侍卫被凤北柠挡住。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看着面前的侍卫,凤北柠直接挡住了他,问出了声。

      侍卫满脸颓丧,眼中皆是死灰,像是对生活没有了期待一般。

      听到凤北柠的话,他嘴角微微一抽,露出一个困难地笑容。

      “等……等公子醒来……他——”

      话还没说完,他便闭眼直直倒在了凤北柠面前。

      看着倒在地上的侍卫,凤北柠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一件件的事情,还真是有些多。

      立刻派人将他扶着到后院去。

      温蚕一一替其诊脉,检查了一下他们身上的伤口。

      “王爷,那少年伤得不轻,身上既有鞭伤,又有剑伤,还中了毒,能活这么久还真是奇迹。至于那个侍卫,伤相对这个少年轻一点。”

      温蚕擦了擦手,走上前来对着她说了起来。

      凤北柠转过身,看向了榻上闭着双眸的沈锦诃,陷入了沉思。

      鞭伤?

      莫非是沈锦苒?

      沈锦苒使得一手好鞭子,这鞭伤恐怕,就是她做的吧!

      “好,那劳烦温公子了。”

      她浅浅地说了一句,温蚕瞬间被吓得不轻,立刻低下头拱手,“王爷可真是折煞我了。”

      席秋在一旁走上前来,也听见了这其中的一些话,不禁摇了摇头。

      “这满身伤痕,也不知道是是谁这么恶毒。”

      恶毒?

      凤北柠忽然想到什么,自嘲的笑了笑。

      沈锦苒做的事情,比这恶毒的太多了。

      自己的亲弟弟都如此下得了手,怎么可能会害怕其他的事情呢?

      “王爷,现在怎么办?”席秋看着他们,有些痛惜,后担忧地问了一句,寻求她的意见。

      凤北柠稍加思索一番,叹声说了起来,“先让他们把伤养好吧,其他事情以后再问。”

      说完,她再吩咐了一些具体的事宜,这才转身走出了门。

      朝着长孙迟良睡着的屋子走过去,这么久没见他了,也不知道他醒了没有。

      推开门,目光一眼看向那床的位置,却发现没有人睡在上面,她瞬间慌了神。

      目光中转至左侧,却发现他坐在桌前,喝着一杯茶。

      “醒来了也不来找我?也太不听话了吧?”

      凤北柠高兴的走上前去,对着他的头就轻轻地揉了揉,一脸笑容看着他。

      不过怎么感觉突然变了一个人一般?

      “你在说什么?”

      谁知面前这个熟悉面孔的男人忽然面不改色的抓住她揉发的手,面色不惊地笑看着她。

      脸上没有笑意,但是眼底那明目张胆的宠溺,却是将凤北柠晃了晃神。

      “你……”

      她瞬间就呆住了,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他。

      他似乎……

      想起来了?

      “长孙迟良!”

      她大喊一声,扑进了他的怀中,泪水在眼眶打转。

      怀中的男人听着这一声称呼,低声又重重地应了一句,在这一刻,凤北柠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似乎都值得。

      黄昏将至,两个人怀抱一起,那两颗炙热的心,也是有了前所未有的碰撞。

      凤北柠心里不禁赞叹温蚕的药方,就只是单单喝了一碗,长孙迟良就恢复了记忆!

      这一切有些梦幻,让凤北柠感觉不是很真实,紧紧抱着面前的人,害怕自己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一般。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