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26章:一经前世

    第226章:一经前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长孙迟良记忆恢复了,皆大欢喜。

      凤北柠带着他待在房里,心里还有好多的话想问他。

      她想知道这一切都发生了什么,也想知道他去了哪里,为什么不辞而别?

      然而千言万语,却化作了无尽的沉默,两人坐在一起,都没有说什么。

      此刻似乎无声胜有声!

      “柠儿……”

      “长孙……”

      两人同时有些隐忍着急切的叫着对方,后又却皆顿住,相视笑了起来。

      长孙迟良宠溺地看着她,那幽深的眸子里似乎能够溢出水来。

      “你先说。”

      他一贯慌乱略微急促的形态,这恢复记忆之后,确实是改了很多。

      现如今这小心呵护她,以及柔声细语,温柔相待的模样,简直就是与之前派若两人。

      凤北柠点了点头,心里再也藏匿不住自己的那些关切问候。

      “你为什么不辞而别?其中经历了什么?”

      其实她问出来还是经过了很大的心理博弈,语气都带着几分颤抖。

      眼前人似乎能够知晓她要问这些,一副了然模样,随即点了点头,叹声缓缓说了起来。

      “实际上……柠儿,我是重生回来的!”此话一出,凤北柠面露惊讶,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很惊讶吧?实际上当初我看到自己重生回来,也是同你一般惊讶;你可能会以为我在说胡话,但是这真的发生了,就在我的身上!”

      他依旧缓缓说了起来,抬眼看着凤北柠,眼底透过她似乎又在看她。

      薄唇轻启,继续说了起来,“前世的我,辜负了你……北朝因我灭亡,我万念俱灰,跳了崖……再次醒来,竟然是回到了蓬莱,我心里对你很是愧疚,后面听闻你嫁给了陈栝,过的很好……我便没再来寻你,但是后面的时间我却发了疯一般的想你,回想起自己的这一生,似乎都没有对你有过多的关心与问候。便找到了蓬莱当时的占星师,他使出一技让我重生了,但是在那之前,我中了毒!也就是上次在春园见的那个。”

      他低眸,皱着眉头,只剩下无尽的叹息和无奈,也带着几分自责。

      没有再说下去,他抬眸看了凤北柠一眼,见她微微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但是泪水却一滴一滴落下,瘦弱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柠儿……对不起……”

      他意识到自己说的事情,抬手扶着她的肩膀,想把她揽入怀中。

      然而她却突然间抬起头,双手将他推开了。

      眼眶早已经红了一圈,泪水积蓄在眼中,略微带着几分决然死死看着长孙迟良,红唇亦是颤抖着。

      几度启唇,却没有说出什么。

      终于,她狠下心看向他,说出了一些话。

      “但是你却没有想过,我过得怎么样吗?亲眼看着你跳下悬崖,被沈锦苒的人救走,从此销声匿迹;你的离开,北朝的灭亡,双重打击,我撑不下去了!!”

      她泪流满面,不由间站起了身子,看着他说的愈发激动起来,却又埋怨看着他。

      长孙迟良听着她的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

      正欲说话,眼前人却又说了起来。

      “若不是陈栝……我可能已经死了……你又怎么会再见到我?”

      她甩开他要抓住她的手,胸脯上下起伏着,显然气得不轻。

      再次看向他,眼底却没有埋怨,反而是带着无奈。

      “柠儿……我……对不起。”

      他启唇,看着如此过激的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凤北柠缓缓低下眸来,看着地上,骤然间苦笑一声,“你说你重生了……我又何尝不是呢……”

      长孙迟良听着一惊,脚步赫然间愣着,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心中既是激动又带着难以置信。

      “怎……怎么会?”

      他摇头,很显然一时间接受不了。

      凤北柠说的情绪波动很大,只感觉自己眼前几乎晕眩,身子一个趔趄。

      长孙迟良眼疾手快瞬间扶住了她,随后眸子一沉,手上用力将她拉入怀中紧紧抱住。

      下巴微微磕着她瘦弱的肩膀,轻声呢喃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会再放弃你!”

      凤北柠听的身子愣住,随后竟是扯出笑容,闭眼笑了起来。

      一切都是这么相似,她当时何曾不是这个想法呢?

      但是经过了一些事情,她明白,早已经物是人非,昔日的人都不是那般模样。

      只不过转眼间又经一世,长孙迟良也好,北朝也罢,都是她心中所想要守护的,一直都没有变过。

      值得高兴的是,长孙迟良和她的想法一致!

      她也不再想很多,现如今他安稳的在她身旁,也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对了,你还没说你上次春园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

      凤北柠忽然想到什么,立刻警惕地看着他问出声。

      长孙迟良听着眼眸微动,似乎在回想起那日发生的事情。

      “那日……我出了春园便晕倒了,之后醒来就是蓬莱,发现我的毒解了,然后沈锦苒要与我大婚,我便离开了蓬莱,途中被人偷袭,之后醒来便是现在了。”

      他声音好听,缓缓说了出来,明明是惊心动魄的事情,在他嘴里说出来,却是轻描淡写一般,似乎丝毫不影响他。

      “……”

      凤北柠听着倒吸一口凉气,随即没好气瞪了他一眼,埋怨道,“以后可不能这么突然离开了……”

      她会害怕的!

      害怕再次失去他!

      “好~”

      长孙迟良听着她的话,轻柔应了一句,两人坐在那里,四只手已然间紧握。

      ……

      翌日,早朝过后,凤北柠到了沈锦诃的院子,他已经醒来了,这倒是让凤北柠有些惊讶。

      想不到温蚕医术如此精湛,这人一晚上竟是变成这个模样,看上去面色都红润了些许。

      “诃儿……你怎么样?”

      她站在门口,没有上前去,沈锦诃站在窗前,听到她的话,唇角扯出一个苦涩地笑容。

      “漂亮哥哥,又是你救了我……”

      他声音轻轻地,像是从心里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挤出来的一句话,也似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说完这句话,他整个人便咳嗽起来,捂着嘴弓起身子,整个人看上去瘦弱不堪,咳着咳着,竟是红了眼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