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29章:气死了

    第229章:气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姑娘,我们只是奉命传消息的,还望姑娘不要生气。”

      其中一个人眼珠一转,立刻站起身来对着她拱手,笑的眉目舒展,似乎没有恶意。

      其他人也是跟着陪笑起来,畏惧看着凤北柠。

      “啪…啪……”

      长孙迟良从后面走上前来,忽然间拍掌起来,随即在凤北柠身旁停下,对着她满意地挑眉。

      “娘子还真是厉害。”对着她得意的单眼眨了眨。

      凤北柠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这会儿倒是会说话了?

      后又看向对面的人,目光冷冰冰,与看长孙迟良眼神完全不一样。

      实际上,她早就看出来了对面这些人和之前来的三批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之前那三批人,好歹也是有勇有谋的阵容,现在这一些人,都是莽夫,无脑。

      她淡然将剑往后面剑鞘放进去,随即看向了他们。

      “怎么说?送什么信?”

      她只是对这个信感兴趣。

      那人听着略微思考了一下,朝着旁边坐在地上的人看了一眼,这才谄媚笑着看向凤北柠。

      “实不相瞒,姑娘,我们主人邀请你富贵山庄一聚。”

      那人说到富贵山庄,瞬间是崇拜至极,仿佛是自己的生命。

      富贵山庄?

      凤北柠挑眉,不明所以。

      这个地方她前世并未听说过,这一世也没有听闻。

      长孙迟良听着也是稍加思索起来,若是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富贵山庄,似乎是……江湖中最有钱的那个……

      “富贵山庄?有多富贵?”

      凤北柠思绪收回,嗤笑看着他们。

      “……”

      对面的人听着一噎,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接话。

      “好吧,叫我去那里有什么事吗?”凤北柠一脸无趣,只好继续问了起来。

      “既然是主人邀请,自然是去了那里才知道。”

      那人又是谄媚笑了笑,立即回答起来。

      “据我所知,这个富贵山庄,可是北朝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找我娘子有何贵干?”长孙迟良站在旁边,警惕地看着他们。

      凤北柠不经意瞥了他一眼,怎么感觉他叫“娘子”是愈发顺口起来了?

      “这个……我们不知。”

      “既然不知,那我们就不去了。”

      长孙迟良话音落下,牵着凤北柠的手就准备往回走。

      “哎哎哎……公子留步。”

      身后的人瞬间极了,快步走上前来就想拦住他们。

      长孙迟良脚步一顿,转过身立刻笑看着他们。

      “怎么?可想起什么来了?”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主人说邀请姑娘,是与她背上那剑有些关系。”

      凤北柠听的拧眉,随即拍了拍长孙迟良的手背,让他放心,自己看向了对面的人。

      “既然如此,那便去。”

      忽略掉他们的目光,凤北柠独自思索起来。

      自从这剑到了她手上,接二连三的刺杀,还有一系列发生的其他事情,都让她有些好奇起来。

      这剑究竟是什么来历?

      而且这剑古怪的人,根本不是平常的铁剑一般,它周身自带杀气,只要将它拿出来,都必定能震退一方人士。

      这么古怪的东西,现如今又牵扯到了富贵山庄,还真是让她越来越好奇了。

      而且这剑,好像与常阳身上的那把剑有些相似。

      常阳身上那把剑,是凉山侠客的残断剑,那她这把剑,又是什么呢?

      当初在池州的那个人,她也没有去找,看来这一切,恐怕要去找一找当初那个人了。

      待这次富贵山庄回来之后,她便再去一次池州,去找一找那个男人,问清楚这剑的来源。

      ……

      “你当真要去?”

      回到七王府,长孙迟良瞬间就将她堵在面前,气冲冲地问她。

      凤北柠点了点头,一副自然模样,“要去。”

      见她还是一副不害怕的模样,长孙迟良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她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处境。

      若是她去了富贵山庄,岂不是……直接被抓住?都没有反抗之余。

      “很危险的!”

      他气的不清,别过头又转过来看着她,一脸无奈。

      凤北柠却没有在意这么多,抬起手就按住了他的肩膀,柔声道,“我知道你担心我,所以这次……你和我一起去!”

      “……”

      长孙迟良骤然间愣住了,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若是往常,她定然是不会让他跟着去的!

      他虽然表面上是说着她,但实际他自己心里也已经想要去跟着她一起去,只不过没有说出来罢了。

      现如今凤北柠这么一句话,却是顷刻间让他住了嘴,呆呆望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凤北柠手逐渐移到了他棱角分明的脸庞,轻柔的抚摸着,露出了笑容。

      “我怎么可能再次丢下你呢。”

      ……

      翌日,凤北柠赫然上马,长孙迟良坐在马车里,正准备走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漂亮哥哥,我也要去!”

      只见沈锦诃与他的侍卫骑着马,笑着朝这边赶过来。

      这倒是让凤北柠惊讶了,立刻停住了马蹄,笑看着后面的人。

      马车里的长孙迟良听到这个声音,脸色瞬间不好了,掀开帘子对着外面的车夫嘀咕了一句话。

      待凤北柠等沈锦诃之际,长孙迟良的马车就已经缓缓行驶了起来。

      凤北柠无奈了瞥了一眼,随即看向了沈锦诃。

      “诃儿,你怎么也来了?”

      沈锦诃不动声色瞥了前面的马车一眼,随机对着凤北柠笑了笑,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漂亮哥哥,我是来保护你的,你放心,我已经好了,身体特别好!咳咳咳……”

      由于拍的太用力了,导致他自己都咳嗽起来。

      沈锦诃瞬间一窘。

      凤北柠忍着笑意,无奈地对他笑了笑,“好好好,诃儿有心了,我们走吧。”

      她应声一句,三人便朝着前面的马车追了上去。

      长孙迟良掀起帘子看见沈锦诃的身影,瞬间脸色都不好起来,没想到这个人还真跟上来了!

      臭不要脸!

      竟然这样对他的娘子,他是什么意思?他不能保护娘子吗?说的是人话吗?

      真是太令人生气了!

      偏偏自己的娘子还很乐意的样子,真是太过分了。

      他揣着手,坐在马车里气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