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33章:实在不黑啊?

    第233章:实在不黑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秀眉星目,微微带着几分亮光,鼻梁高挺,白皙的脸庞没有一丝瑕疵,像是光洁无暇的美玉,薄唇带着几分粉色,乍一看像一个青楼里的少年郎。

      眼中带着笑意,身上蓝袍加身,若不是在这暗室里,恐怕别人会以为这是哪个青楼里的倌倌出来了。

      实在与方才那中年男子的形象大不相同。

      “啊,这……”

      凤北柠眸子微眯,实际上她是有几分馋了,这脸若是摸上了一把……

      “不准看!”

      还未将眼前人看清楚,一只手忽然间横过来,挡住了她的目光,还伴随着一声委屈的话。

      凤北柠心顿时软了半分,立刻将眼前的手拿开,看着来人立刻安慰起来。

      “不看不看。”

      长孙迟良这才笑出了声,随即得意的看向蓝袍少年。

      少年瘪着嘴,“啧啧”一声,“快不惑之年的人,真幼稚。”

      长孙迟良听的不以为意,反而是更加得意起来。

      幼稚怎么?反正柠儿最喜欢他!

      “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话赶紧说!”

      有了长孙迟良这个小可怜,凤北柠立刻对蓝袍少年凶起来。

      “……”少年唇微张,被怼的一噎。

      “在下黑鬼罗伊!”

      少年忽然间变得神色严肃,对着凤北柠拱手说着。

      “……”

      “……”

      然而换来的却是两个人的沉默。

      “这……看着也不黑啊……”

      不知过了多久,凤北柠冷不丁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

      罗伊瞬间翻了一个白眼,他还能说什么?

      若不是眼前这个人能驾驭他的云鹤,他早就抢了剑跑了。

      “黑鬼只不过是别人给我的绰号罢了,不是我本人!!”

      少年人瞬间有几分恼羞成怒。

      “实际上真的不黑!”一旁的长孙迟良又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话。

      “还有完没完!”罗伊咒骂一声,瞬间甩袖想离开。

      “哟,还生气了。”路过凤北柠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他赫然间转过身,凶狠的看着她。

      然而罗伊本就是长得嫩嫩的,整个人看上去一副好相处模样,这么突然的鼓着脸凶起来的模样,竟是带着几分——

      可爱?

      凤北柠忍着想摸他头的冲动,装作被吓到了的模样,“不知黑鬼……罗伊公子费劲千辛万苦将我们两骗进来,是有什么事吗?”

      她声音轻轻的,罗伊听的也有几分舒服,这才将脸上凶狠的神色收了回去,心里却暗自窃喜,他们肯定是被他吓到了。

      “也没有其他的事,主要是好久没见我的云鹤了,怪想念的。”

      说着,他的手朝着凤北柠伸过来。

      “啪!”

      长孙迟良眼疾手快用力抽了他的手一下,那白嫩嫩的手骤然收了回去,瞬间眼眶都红了。

      “你竟然打本公子?!”

      罗伊脸垮了下来,难以置信模样。

      小心翼翼的捧着自己被打的手背,都发红了……

      眼看着那泪水都快溢出眼眶了,凤北柠立刻将自己背上的剑拿下来,丢到了他的怀中。

      罗伊泪水瞬间收了回去,抱着云鹤用力的蹭了蹭,一副想念极了的模样。

      凤北柠扶了扶额,她实在见不得这么白嫩的少年哭。

      见到她的举动,长孙迟良瞬间认为自己做错了事情,委屈地看向她。

      现如今知道了她的软肋,他要加以利用。

      “怎么了?”身边这个男人突然红着眼眶看着她,凤北柠身体鸡皮疙瘩冒出来,抬起手摸了摸他。

      两人身高差不多,长孙迟良只是比她高一点点,伸出手便可以摸到他的头。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

      男人声音软软的,难得的用头蹭了蹭她的手掌。

      “……”

      恶心!

      呸!

      罗伊狠狠瞪了他一眼,别过头继续看着自己的云鹤。

      心爱的云鹤,好久不见!

      心里这般想着,抱着的云鹤剑却突然流了一滴水。

      罗伊赫然间将它扔到了凤北柠怀中,瞬间气恼,揣着手瞪着云鹤。

      “好你个云鹤,喜新厌旧是吧?竟然这么讨厌我了?若不是我铸造了你,你会出来吗你?人喜新厌旧也就罢了,你这把剑,竟然讨厌我!”

      罗伊死死盯着凤北柠怀中流水的云鹤,张开嘴说了一大堆的话,像是在训斥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

      凤北柠看的愣住,感受到手上传过来的湿意,她不由更加确定了,云鹤剑在流水?

      它这是在哭?

      云鹤剑有意识了?

      “哭哭哭,你哭个头,别过来,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我下次就铸另一把剑,我也不喜欢你了!”

      罗伊没有停止,继续瞪着凤北柠怀中的云鹤剑,词语没有变化,继续指责它起来。

      云鹤剑被怼的水瞬间停住,像是人止住了泪水一般。

      “好啊你,云鹤,再见!再也不见!”

      罗伊又对着云鹤剑继续恶狠狠说了一句话,便再也没有看他。

      这时凤北柠却突然感受到,自己手上的剑像是有意识一般,让她将自己丢给罗伊。

      下意识的,凤北柠将手中的剑朝着罗伊丢过去。

      罗伊虽然嘴上骂着它,但是手接起来却没有半点含糊,差不多是顷刻间接住。

      看到手上的云鹤剑,罗伊脸微扬,很明显不想理会云鹤剑的感觉。

      然而下一秒他却笑出了声,抬起手摸着云鹤的剑柄,像是在摸它的头顶一般。

      “听闻铸剑者与剑之间,有些无形的连接,剑是什么意思,铸剑者知道,铸剑者什么意思,剑也能够明白。况且这云鹤剑本就是战场所铸,汇集千万亡魂,恐怕有这意识,也是能够理解。”

      正当凤北柠疑惑之际,长孙迟良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解答了她心中的疑惑。

      原来如此!

      凤北柠一副了然模样,看向罗伊的眼里却多了几分赞赏。

      想不到面前这个年纪比她还小的少年,竟然有如此成就,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别看他长得嫩,其实已经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了,和外面富贵山庄的蓝袍老头相差不大。”

      长孙迟良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其中还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和酸溜溜。

      凤北柠听的一惊,再次仔细看了一下罗伊,分明是一副白白嫩嫩的少年郎模样,怎么可能是老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