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34章:万事莫强求

    第234章:万事莫强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说什么呢你?不要诋毁本公子!本公子刚弱冠!”

      似乎听到了长孙迟良的话,罗伊骤然抬起头,语气逐渐暴躁的反驳起来。

      凤北柠听着长孙迟良的话,再结合方才罗伊委屈巴巴流眼泪的模样,以及他可怜兮兮的模样,加上自己脑补出来的老头扮可怜模样,不禁打了个颤,实在是……

      有些不忍直视——

      “……”

      长孙迟良没有再说什么,翻了个白眼,不打算理会他。

      看到凤北柠的反应,罗伊立刻将云鹤剑还给了她。

      “不管你相不相信,本公子就是很年轻,年轻真好啊。”

      他惬意的说着,还一巴掌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似乎很是留恋。

      这么一副感春伤怀模样,实在看不出来他是老头子。

      看了一眼怀中的云鹤剑,凤北柠抿着唇,问了一句。

      “你和它说完了?”

      实际上这云鹤剑在她手上,完全感受不出来半点的有意识形态。

      明明就——

      “啊,说完了,它已经不是我当初的云鹤剑了,它现在心已经属于你了——”

      说罢,作捶胸顿足状。

      凤北柠嘴角一抽,有种自己是第三者的感觉。

      “闭嘴,若不是你无法驾驭云鹤剑,你会给我们?”

      长孙迟良似乎早就看破了罗伊的嘴脸,毫不留情的拆穿了。

      怀中的云鹤剑忽然间动了一下,似乎很是赞同长孙迟良说的那番话。

      罗伊瞬间一窘,随即轻咳一声,别过头去,朝着旁边的书架子走过去。

      书架子上书卷万千,竹简成群,这里十足的一间书屋。

      罗伊飞身到了书架子最上面,手伸进黑暗靠墙的地方捣鼓了半天,片刻后终于拿出来了一个东西。

      是一本书。

      确切的来说是一本剑谱。

      云鹤剑的剑谱!

      看到那字,凤北柠面色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罗伊。

      他竟然还自己写下了剑谱?

      罗伊一脸肉痛模样,缓缓伸出手朝着凤北柠递过去,将这剑谱给了他,随即转过了身。

      “你们走吧,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的了。”

      他声音忽然变得轻飘飘起来,又回到了刚开始见面的时候那种声音。

      看着手中的剑谱,凤北柠更是赞叹面前这个人的实力,前世她并未听过这么多的事故。

      现在想想还真是错过了很多。

      有了这云鹤剑,她往后杀人,报仇,也减少了许多的烦恼。

      单单云鹤剑这名号叫出去,恐怕都会震慑一些人。

      “如此,多谢前辈!”

      凤北柠双手抱拳,对着他道谢,随即拿着云鹤剑与剑谱便走了出去。

      长孙迟良再次看了罗伊一眼,这才走了出去。

      两人完全出去后,罗伊这才转过身来,看着背影喃喃自语。

      “若是能将云鹤的实力发挥出来,也不枉我费尽心思将你们骗过来。”

      ……

      “出来了出来了,少爷。”

      见到两个熟悉的身影,李英长立刻把已经睡着的沈锦诃给叫醒了,语气中还有些激动。

      沈锦诃瞬间惊醒,看着凤北安然无恙的走出来,瞬间松了一口气。

      “漂亮哥哥,你没事吧?”

      饶是如此,他还是上前去关切的问了一句。

      凤北柠摇了摇头,看着他担忧的神色,不由安慰一句。

      沈锦诃看了一眼他们,怎么样子进去的就怎么出来的,所以这是进去喝了一杯茶?

      长孙迟良早就把剑谱收了起来,神色淡淡地看着他们。

      此刻旁边走出来五个蓝袍老头,就是刚开始进富贵山庄见到的五个。

      见到原本主位上的那个老头已然是那个模样,凤北柠不禁拧眉,不知道黑鬼罗伊为什么要窝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山庄中?

      凭他的头脑,出去再有所作为也是可以的。

      “万事莫强求,也不失为一处好法子。”

      长孙迟良声音小心的传了过来,凤北柠听的仔细,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也没有再多想。

      只能说像黑鬼罗伊他们那一类人,注定和她不是一类。

      “七王爷,好走不送。”

      中间的老头对着凤北柠微微拱手,说出来的话也是意思明确。

      凤北柠看了一下天色,对着他们五人点了点头,微微拱手转身便走了。

      她与长孙迟良进去的时间大概也只是半个时辰而已,为什么她会觉得过了很久?

      像是经过了一个传承,她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走下这富贵山庄,凤北柠停在马前,眸子微微踌躇,缓缓转过身看着身后那直冲云霄的阶梯。

      宛如是天梯一般,到了神的住所。

      富贵之中的“富贵”,想来也就是这个意思。

      她站在那里,对着上面弯身鞠了一躬,再转过身上马而去。

      说实话看见罗伊的那一刻,确实有想将他归于麾下,若是北朝有了他的帮助,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但是当她看到罗伊与云鹤剑说话吵闹的时候,她突然就明白了。

      有些人,他从来就不属于某个环境,他有自己的环境,有自己要做的事情。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跟随他的心。

      心生侠客之行,恍若隔世。

      想铸剑便拂袖去了千万亡魂沙场,铸出一把绝世神剑。

      但自己却不能驾驭,他心里有辛酸吗?没有人知道。

      只是见到了凤北柠,他可能突然就明白了,自己铸剑的意义。

      一来满足自己心中所想,二来神剑配行人,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若是能在她所行之中帮上忙,这铸剑的意义,应当也是值得。

      凤北柠与长孙迟良出来之际,还转过身去问了一下罗伊。

      之前他所说的“报仇”,是什么意思。

      本以为他也是重生之人,然而他却只是说上次有所听闻北朝的变故,其中的内幕想来也是耳闻一二,所以他是妄自猜测罢了。

      但是这么一来,也让凤北柠更加觉得罗伊这个人,深不可测,思虑甚远。

      不能归于麾下,实在可惜。

      不过正如长孙迟良所说,万事莫强求,她也不能做有悖心愿之事。

      富贵山庄一行,接下来,凤北柠准备去池州碰一碰,那日所见到的公子哥。

      卖剑之人,从何而来这剑!

      罗伊也所说过,自己不能驾驭这剑,便将它丢在江湖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