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237章:车岩草和陈皮

    第237章:车岩草和陈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我们这里原来是叫玉河村,因为这条河那时候流出来得水,就像玉一样好看,晴日下仿佛是一块上好的宝玉……”

      经过一条浑浊杂乱的河旁边,良过缓缓说起了自己这个村子的来由。

      说到这玉河村,他脸上还带着几分骄傲模样。

      “现在不还是变成这个样子了?”

      沈锦诃嗤笑一声,看着旁边浑浊看不见底的河流,嘲讽的说了一句。

      良过听的一噎,自嘲的点了点头,“这位公子说的是,这一切都是因为内村开始闹鬼!”

      说到这里,他整个人身上都染上了一层愤怒,恨不得将那个“鬼”给碎尸万段。

      一边听着良过的话,凤北柠一边看着旁边。

      这里的路都已经泥泞不堪,旁边的草木也已经被砍断,跟明显有人在这里用草木发泄过。

      再看着这条河,浑浊不已,完全看不见底。

      河里的淤泥仿佛已经很多了,人掉下去估计会直接吞没。

      走过一条小路,拐弯之后,路边出现了一块石碑。

      碑上写着“玉河内村”四个字。

      凤北柠向前望去,看来这里面就是闹鬼的内村了。

      走到这里,一直话多的良过突然沉默下来,冷着脸看着这块石碑,步子也停了下来。

      凤北柠疑惑地皱眉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长孙迟良眸子微眯,看着良过这突然停下的动作,整个人都变得警惕起来,手已经伸出一边护着凤北柠了。

      沈锦诃看着他这么警惕的动作,不由冷哼一声,“喂?傻了?”

      他伸出手去推了推良过的手臂,然而下一秒,他却突然间抬起头,目光森然的看着沈锦诃,眼底闪过一道狠毒的光芒。

      那突然出现的神色,几乎都不像是良过的表情。

      凤北柠抿着唇,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一记手刀将他劈晕了,扶着他到这石碑旁边躺下。

      “……”

      沈锦诃嘴微张,惊讶地看着凤北柠,手起手落,实在利落。

      虽然他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漂亮哥哥了。

      眼底不由露出崇拜的目光,真不愧是漂亮哥哥!

      不像某些人,只知道看着别人。

      想着,他目光赫然瞪向长孙迟良。

      男人并未理睬他,反而是蹲下去检查了一下良过的身体。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恐怕是发生了什么事,或者是闻到了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他确实闻到了一丝奇怪的味道,像是草药,也像是其他的东西被灼烧产生的味道。

      但是良过不是和他们一起吗?怎么就他一个人突然变了?

      来不及多想,他看了凤北柠一眼,很明显她也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变化。

      “既然内村就在眼前,那便进去看看吧。”

      这么古怪,还真是让她更加期待起来了。

      摩挲着手掌,她抬手牵着长孙迟良的手,向着里面走过去。

      长孙迟良一愣,随机唇角微微上扬,若有所思看了沈锦诃一眼。

      那眼神意思分明就是让他看自己的手。

      沈锦诃猛然揣着手,又瞪了他一眼,自己走到了凤北柠的另一边,紧紧挨着她,装作很害怕的样子。

      长孙迟良嘴角一抽,小屁孩,竟然和他争宠?!

      怎么可能赢他?!

      往里面走了点,发觉里面的房屋几乎都已经是破烂不堪了。

      一些自己腐烂的,还有一些是人为破坏的。

      凤北柠均抬头看了一下,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了两条路。

      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眼前的事物也逐渐变得阴沉起来。

      原本明朗的地方,骤然间就变得昏暗起来,似乎是人为一般,天空被笼罩起来,周围没有丝毫生气。

      除了凤北柠三人的呼吸声,几乎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就连河里流水的声音,都似乎是轻飘飘的流着,一切安静的可怕。

      “走哪边?”

      沈锦诃瞥了一眼左右,感觉一模一样,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凤北柠也是方向不是极佳的人,也拿不定主意,顿时看向了一侧的长孙迟良。

      “走哪边?”

      长孙迟良也早已经思索了良久,眼前这两条路虽然是一模一样,但现如今还有些光芒,方才他也观察到了。

      左边这条路阳光照下来,远远望去断断续续有几分的光亮。

      而右边却完全就是一条直直的光亮,若是平常人,肯定是向着右边去了,但是按照常理来说,路段旁边有房子,下午的阳光照射下来,根本不是一条路都是光亮。

      “走左边!”

      他伸出手,语气带着几分肯定。

      沈锦诃面露不悦,他怎么看出来的?

      这两条路不是一样的吗?

      “漂亮——”

      “好,我们走吧!”

      还未等他完全说出来,凤北柠直接朝着左边走过去,没有丝毫的怀疑和拒绝。

      看着他们两人都向着前面毫不犹豫的走过去,沈锦诃脸色闪过不满,漂亮哥哥未免也太相信这个男人了。

      等下若是有什么危险,他一定要好好的嘲讽一番!

      然而接下来,却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依旧是寂静无声,乍一看有些古怪诡异。

      若是有人生活的地方,肯定会有声音。

      就算这内存没有任何的人生活,好歹也会有其他动作生存的迹象和声音。

      这会儿正是阳春三月,怎么可能其他一些动物都没有出来?

      “小心一点。”

      长孙迟良手伸出来,将凤北柠护在身后,自己拧着眉看着前面。

      这会儿越向里面有,空气中的味道就越来越浓了。

      虽然没有引起他们任何的身体不适,但依旧是要保持警惕。

      这下沈锦诃也已经闻到了空气中的那个味道,他立刻掩住了鼻子,皱着眉头抱怨。

      “这种破地方难道还有人烧草药熏房子?”

      此话一出,长孙迟良与凤北柠皆愣了一下,对视了一眼。

      “诃儿,你能闻出这烧的是什么吗?”

      凤北柠略微紧张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几分期待。

      沈锦诃听罢手放了下来,仔细闻了一下这空气中的味道。

      “这……烧的是车岩草和陈皮……”

      他又仔细闻了一下,立刻捂住了鼻子。

      这种味道他实在是闻不下去了。

      凤北柠听的也明白了一些,立刻拧着眉头,继续向前走了起来。

      前方味道愈发浓郁,很明显他们已经逐渐靠近那个地方了。

      很快,走到了一处屋子外面,里面时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那是什么东西被烧成灰的声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