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12章:犯人魏昶

    第012章:犯人魏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啪!”

      台上堂木骤然被拍的一声巨响,随即便瞧见魏将军从后面被压了出来。

      他站的笔直,没有低一下头,走到这堂中,眼角不经意间瞥到凤北柠,立刻按捺不住起来,直接朝着她这个地方疯狂跑过来。

      凤北柠眉头一皱,抓着席秋立刻飞身到一旁,只见她原本坐着的椅子被他一掌拍碎,这力气之大——

      “放肆!”

      席秋不禁大声呵斥一句,立刻将在场的人镇住了。

      那大理寺寺丞立刻回神,手忙脚乱招呼着官兵将这魏将军压住。

      随即有些劫后余生的拍拍胸口,差一点啊,差一点他的乌纱帽就不保!

      凤北柠仔细盯着魏将军,对方眼底的戏谑意思,为什么这么让她感到不安?

      “王爷受惊了,下官保护不周,望王爷恕罪。”

      大理寺寺丞立刻从位子上走到她面前,一脸谄媚的看着她,又立刻对着一旁的侍从使眼色。

      侍从立刻会意,从后院再拿出一椅子出来。

      “这大理寺未免也太草率了,不知道犯人应当戴铁链吗?若非王爷身手敏捷,恐怕你这大理寺,也办不下去了!”

      席秋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刚刚就是一瞬间,她和王爷死里逃生,这大理寺竟然不将犯人带上铁链。

      那寺丞一时间噤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昨日里就有人前来说不能给魏将军带铁链,今日就出了这番事,这——他实在是难做啊!

      “好了,本王无事,继续吧。”

      凤北柠目光从魏将军身上移开,随即又坐上了新的椅子上,脸上淡漠不已,似乎刚才差点被拍碎的人不是她。

      大理寺寺丞抹了一把老汗,战战兢兢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正准备说话,然而却陡然听见一道声音“太傅大人到——”

      他立刻又站了起来,他今日这是犯了太岁?怎么一下子两个大人物都来到他这小小的大理寺?

      “见过太傅。”

      寺丞微微低头,对着他行礼,一旁的侍从眼疾手快从后院拿出椅子出来。

      长孙迟良仍旧是一身白色朝服,身后跟着刚刚的年轻车夫,缓缓走了进来。

      走到凤北柠身边时,不经意挑眉,对她温柔笑了笑。

      随即走到椅子旁边坐下,身后的那个男孩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根粗犷铁链,直接朝着魏将军走过去,将他绑了起来。

      大理寺寺丞不争气地咽了一下口水,刚刚那件事,莫非太傅也见着了?

      凤北柠眉头一跳,长孙迟良这是什么意思?

      大理寺寺丞默默抬手擦了一下自己鬓角的汗,他怎么感觉,自己这乌纱帽,迟早不保?

      “继续审吧。本太傅闲来无事,故前来瞧瞧这大理寺都是如何办事的。”长孙迟良淡然瞥过寺丞,懒洋洋的说着,似乎真是路过一般。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寺丞也只好弓着身子走回座位上坐下。

      谁说的来的只有七王爷?这比当今圣上来的还吓人啊!

      “奸夫**,狼狈为奸!”

      那被扣上的魏将军忽然瞪着长孙迟良和凤北柠,破口大骂起来。

      两人眸光一动,均赫然站了起来,这下大理寺寺丞更加坐不住了,我滴个乖乖,让他多坐一小会吧——

      这两人对视一眼,随即走到魏将军面前,各自抬脚朝着他胸口狠狠踹过去!

      都是习武之人,力气之大,让人惊叹。

      那魏某人直接被踹到了外头的院子里,重重落在地上,扬起一阵白雪。

      “噗——奸夫**!”魏将军吐出一口老血,仍旧破口大骂。

      凤北柠叹了一口气,随即挥手让席秋上来,小声在她耳边说道“别打死了,留口气。”毕竟她还有事情没有问出来。

      席秋自然是乐意至极,立刻揉着手腕上前去,这人骂第一句的时候她就已经忍不住了,若非王爷和太傅一同上去,恐怕她早就将他打死了。

      “毕池,快上去帮忙,怎么能让一个女子独自上前去呢?”长孙迟良见此,也走了回来,还吩咐自己的年轻随从。

      毕池显然乐意极了,动了动脖子走了上去。

      “啊——”魏某人被狂虐中——

      凤北柠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对着长孙迟良笑了笑“太傅怎么亲自动起手来了?”

      说罢,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

      长孙迟良淡然挑眉,没有回答她,反而笑了起来“王爷不也是?亲自动起手来?”

      话音落下,两人均笑出了声。

      大理寺寺丞站在那里,干巴巴的对着他们陪笑,自己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眼看着这犯人被打的鼻青脸肿,他还不能反驳什么。

      反正这七王爷也放了话,留他一条性命,索性就这般任他去了。

      他身为大理寺寺丞,也实在是不好再多说些什么了,现在只盼望着少卿大人能够早点回来,他可应付不了这两尊大佛。

      不过自己这侍从倒是有点眼力见儿,还自觉端茶倒水起来,这让他这个寺丞很没面子——

      眼看着快到晌午之际,那魏将军也早已经被打的瘫软在地上,喘着粗气。

      席秋和毕池揉了揉手腕,走了回来。

      大理寺寺丞见状,立刻叫官兵上前去查看那魏将军,看那惨烈之像哦,实在是令人担忧是不是还活着。

      官兵查看一番,对着他点了点头。

      寺丞立刻松了一口气,毕竟在他这里出事,他恐怕也要担待几分责任。

      “那下官…就开始审问了。”他小眼睛瞥了这座下的两人一眼,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凤北柠眸子微动,看向长孙迟良。

      长孙迟良倒是一脸无辜“开始吧。寺丞大人。”

      寺丞立刻松了一口气,抬手抹了抹自己的衣领,坐到座位上,拿起堂木便是一拍。

      凤北柠眉头忽的一跳,声音还真是有些大啊~

      “好好审,这堂木姑且放开。”长孙迟良冷声开口,寺丞立刻将堂木松开手,放的远远的。

      “咳,压魏昶!”

      外面的官兵立刻将瘫软在地上的魏昶压了上来,丢在堂内。

      寺丞习惯性的伸出手去拿那堂木,随即瞥到长孙迟良,立刻手一哆嗦“犯人魏昶,李将军死之际,你在干什么?”

      魏昶眸子里都是血色,肿着脸看着凤北柠直接笑了起来“问这么多干嘛?杀害李将军的,就是七王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