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14章:一起吃点儿?

    第014章:一起吃点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你是何人?”

      长孙迟良身后的毕池忽然站上前来,抬手就要将那女孩推开。

      岂料女孩似乎是习武之人,身子灵活不已,清秀的脸上立刻露出得意的表情,对着毕池吐了吐舌头。

      “哎哟,我的大小姐啊,你先验尸吧。”

      大理寺寺丞看到凤北柠冷漠的面孔,立刻走上前来,将她拉到李将军尸体面前。

      “这就是你们大理寺的仵作?”

      席秋冷嘲地声音传来,那女孩瞬间身子一顿,随即立刻转身,不满地看着席秋,双手怀胸,下巴微扬起“对啊,本小姐就是大理寺的御用仵作,还是当今皇上亲自应允的!”

      席秋还想说什么,却被凤北柠制止了“那开始吧。”

      她朝着地上歪了歪头,脸上有些不耐烦,她现在没多少时间来管这些事情。

      “你谁啊?让我开始就开始?”女孩眉头一皱,立刻没有好脸色了,她最讨厌有人对她指指点点了。

      虽然面前这人长得也算是冷艳,不过这不男不女的,实在是让人厌恶。

      凤北柠听罢,抬手揉了揉眉心,叹了一口气,忽地望向大理寺寺丞“这尸体送到七王府,发生了什么本王顶着。”说罢,直接走了出去。

      大理寺寺丞暗道不好,难为情的看了长孙迟良一眼,立刻朝着凤北柠追了上去。

      长孙迟良负手于后面,也走了出来,经过女孩时不经意瞥了一眼,却让她差点失了半条命。

      女孩仍旧心有余悸地捂着胸口,顿时意识到自己似乎惹事了。

      七王府——

      凤北柠!

      那人竟是凤北柠!

      她眸子微动,什么话都没说,径直走到这尸体面前,蹲下去,抬手将白布骤然掀开,仔细查看起来。

      凤北柠立刻停住了脚步,嘴角勾起一抹笑,挑眉看了长孙迟良一眼。

      长孙迟良也对她眨了眨眼,一副宠溺模样。

      “此人我昨日便检查过了,只是见到的中毒迹象,不过这脸上纹路,属实令人疑惑,像是在脸中注入了树枝一般,还有这手指。”

      女孩也不胡闹,直接抓着李将军向后翻的手指抬起,让众人看“这手指扭曲的奇怪,不过猜测应当是死后扭曲的。”

      凤北柠眸中闪过赞赏,想不到这女孩年纪轻轻,仵作这方面还是不亚于某些老仵作,甚至更好。

      “能确定是什么毒吗?”长孙迟良薄唇轻启,漫不经心的问出了凤北柠想问的话。

      凤北柠错愕,行啊,她的太傅与她还挺心有灵犀的。

      “此毒凶险,可以见得他脸上这般纹路,想必正是毒药所致,也不知是何人能有这毒药,想必知道这毒药,就能很快查出下毒之人!”

      女孩最后将白布盖上,站了起来。

      “凶手就是七王爷,你们还在找什么?就是七王爷!凤北柠!我亲眼看见的!”

      地上看不见的魏昶又开始说起了话,装死装了这么久,也终于吭了一声了。

      凤北柠翻了个白眼,还真是愚蠢至极,此等人物她皇兄是怎么选上副将的?

      这女孩也算是聪明的,没有直接质问凤北柠,再说当仵作这么多年,这点事情,多少还是知道点的。

      如果七王爷是凶手,她也不必如此大费周章的来大理寺验尸。

      她眼珠转了转,回想起自己刚刚的无礼,顿时踌躇要不要上前去与凤北柠道歉。

      “先将魏昶压下去,记住保护好他的安全,口口声声说是本王杀的李将军,本王估计他脑子是吓傻了。”

      凤北柠眸子瞥到魏昶,漠然的声音响起,大理寺寺丞立刻应声,招呼着官兵将他压下去。

      “今日回吧。”凤北柠轻拂袖,转身走了出去,席秋紧跟其后。

      长孙迟良嘴角勾起一抹笑,也跟了上去。

      很显然这两人是一起来的!

      女孩瞬间就不开心了,她从小听着凤北柠的故事长大,但是心中却中意那倨傲的长孙太傅。

      那身姿,那气质,实在是令人着迷。

      总想着自己长大后定然要嫁给他,但是如今这么一看,长孙太傅好像与七王爷还挺般配的~

      想到这里,她立刻噘嘴,捂着脸蛋,果然七王爷名不虚传,也许也只有长孙太傅才能够配得上她吧?

      “哎哟,我的大小姐,今日下官的乌纱帽差点不保!”大理寺寺丞眼看着送走两尊大佛,立刻转身看着这女孩,苦笑一声。

      女孩听到这话,一个白眼直接翻出天际,冷哼一声大摇大摆走了出去。

      待她出去,大理寺寺丞这才抬手将鬓角的汗擦了去,这一个两个的,都是他得罪不起的!

      这边凤北柠刚飞身上马,长孙迟良就叫住了她“王爷,不一起去吃点儿?”

      凤北柠一愣,随即噗嗤笑出了声,行啊,这口音,多少也有点不符合他太傅大人啊。

      “行啊,去哪?”凤北柠罕见的应允了。

      反正也晌午时节都过了,不如吃一顿再回去。

      不过把这朝服当成如同衣裳来穿的,恐怕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了。

      不过若非是上早朝的人,其他人怎知这是朝服?

      “这京都这么大,去哪里吃都可以~”这意味深长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做什么。

      凤北柠听罢,轻轻扯了扯缰绳,惊鸿忍不住在原地走动起来,想来若非是长孙迟良放在前面,恐怕它已经奔了出去。

      “太傅大人?不打算走?”看着长孙迟良仍旧停在那里,凤北柠不禁疑惑挑眉。

      他这马车就在后面停着呢,怎么还不上去好好坐着,站在前面有点挡住惊鸿啊。

      “本太傅要骑马。”说罢,勾唇一笑,朝着一旁的席秋走过去。

      席秋骤然一惊,求救地看向凤北柠,有人和她抢秋秋,她觉着王爷肯定不会同意的!

      **

      “哎,别说,你家王爷和我家太傅还挺般配的。”毕池驾着马车,对着坐在一旁挎着脸的席秋八卦说道。

      席秋一脸不高兴,她家王爷竟然抛弃她,让太傅坐上了她的秋秋!

      苦着脸,表示不想搭理毕池。

      “太傅刚刚,怎么和本王一起?”凤北柠忽的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长孙迟良呆愣了几分,随即失笑一声“他可是骂了你。”

      凤北柠听罢,立刻笑出了声,不得不说,她的太傅,是最知晓她心中所想之人!

      她也是和他一样的!

      若不是那魏昶骂的奸夫**,她定然也不顾踹的这么狠。

      竟然敢骂她的太傅,不想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