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16章:凤长妍

    第016章:凤长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五公主。”

      毕池打开门,便见到了五公主那张绝美的脸庞,瞬间神经紧绷。

      心中暗自较劲起来,这五公主怎么来了…

      这京都谁不知道五公主喜欢太傅?想必今日是来追夫的。

      不过刚刚…七王爷进去了…

      “太傅呢?太傅在哪?”五公主直接一把将他推开,走进去大声喊了起来,似乎毫不忌讳自己的名声。

      “大人在书房。”

      毕池抬手指着一处地方,面无表情的说着,他倒是不太喜欢这个五公主,跋扈的很。

      听罢,五公主立刻领着宫女像那边走去,还时不时整顿自己的仪容。

      毕池眼珠一转,抬步跟了上去,先前一步的七王爷早就去了太傅书房,如若五公主现在进入~有好戏看了!

      这太傅府装饰简单的很,没有过多的数木,也没有见着什么丫鬟侍从,好在五公主之前就来过这太傅府,对这里也知晓一些,很快便到了书房面前。

      刚停住脚步,便听到了一些声音,她眉心一跳,凤眸逐渐眯起。

      抬腿就将这书房的门给踢开了,气哼哼的走进去,见到当下场景,立刻愣住了。

      只见凤北柠和长孙迟良并排坐在那里,看着面前的兵书有说有笑。

      不过他们也听到了踢门的声音,均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似乎对她这种不礼貌的行为厌恶的很。

      “皇姐这是?”

      凤北柠轻咳一声,整理着衣襟站了起来,茫然的看着五公主。

      “长妍,有事吗?”

      长孙迟良站起身来,对着五公主温柔的笑了笑,随即宠溺的看着她走了过来。

      凤北柠和凤长妍双双愣住了!

      凤长妍似乎有些受宠若惊,盯着长孙迟良的眸子片刻,这才有些羞涩的捂着嘴笑了起来,轻轻点了点头“太傅哥哥,长妍确实有事找你。”

      “.......”

      凤北柠站在那里,顿时有种酸涩涌上心头,她抛下自己的计划,不顾一切的在凤长妍之前跑到太傅府,不就是为了他不被别人抢走吗,现如今他竟然——还往别人怀里钻?

      看着两人眉目传情的模样,顿时像是有一块石头堵在胸口,难受极了!

      “既如此,那与太傅的商讨便到此为止吧。”

      凤北柠眸子微动,不经意瞥了长孙迟良一眼,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随即快步走了出去。

      毕池刚赶过来便见到这等场景,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家太傅,他今日不还送了长孙家祖传玉佩给王爷吗?

      现如今又这般模样——

      他这是将王爷往外推啊!

      凤长妍心里得意极了,她就知道,凭借凤北柠那点姿色,怎么能入得了太傅哥哥的眼?

      长得一脸男子像,有哪位正常男子会喜欢她?

      “太傅哥哥~”她对着自己的宫女使了个眼色,让她退下去,自己则一脸娇羞的走进长孙迟良。

      眼看着凤北柠背影逐渐消失不见,长孙迟良脸色立刻一变,冷眸见着凤长妍,薄唇轻启“滚!”

      “太傅哥哥?”

      凤长妍一脸不相信,她前一秒还含情脉脉看着自己的太傅,后一刻竟然冷眼相对,似乎对自己厌恶极了。

      “本太傅不想说第二遍!”

      长孙迟良狠狠拂袖,一个转身背对着她,没有再看她一眼。

      凤长妍小嘴微张,嗫喏着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太傅哥哥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她再多说也没有办法了,她了解他的脾气。

      “那太傅哥哥,长妍走了~”

      她试探性的说着,随即还有些侥幸的看着他,但是他没有任何动作,她赌气的冷哼一声,拂袖走了出去。

      “公主~”

      宫女立刻迎上来,安慰的看了她一眼,站在门口她多少也听到了半分,不禁有些心疼她。

      凤长妍见此,立刻抬手给了她一巴掌,狠狠瞪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挥手走了出去。

      毕池看的‘啧啧’称奇,心里为这个丫鬟痛苦了一下,又立刻跳着进了书房。

      看到自家公子苦恼的坐在那里,揉着眉头,似乎有些后悔,毕池心里暗道活该,刚刚和五公主说话的时候,怎么没有心疼七王爷一下?

      “毕池!”

      长孙迟良抬头,骤然喊了他一声,他立刻身体紧绷,有种做亏心事被抓包的感觉。

      “去领十鞭!”他冷声下令,毕池立刻一惊。

      “公子——”他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他好像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吧?

      不就是——

      不就是心里偷偷说了你几句坏话吗?

      “你没有拦住凤长妍。”他眉头猛然一皱,看着毕池的眼里闪过寒光。

      毕池身子一滞,慌乱跑了出去,行啊,公子这自己犯的错反而让他受罪起来了,实在是——有些不讲理了——

      不过他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说一句,毕竟他还得拿他家太傅的俸禄吃饭~

      待毕池出去了,长孙迟良立刻叹了一口气,刚刚见着她的样子,估计是伤心了吧,不过他也是不得已,凤长妍手握一部分皇权,如果她要对付她,想必是轻而易举的,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将她压死过去。

      所以他也是无奈之举啊,他纵然知晓她的小心思,赶在凤长妍前头来到太傅府,不就是怕被凤长妍捷足先登吗~

      想到这里,他不禁勾起了唇角,想起凤长妍进来时她一本正经和自己聊兵法的样子。

      真是个小傻瓜~

      想不到一向冷艳绝尘的七王爷,竟也会做出如此之事。

      不过他今日,倒是见到了她腰间的玉佩,想来她心中也是欢喜的很。

      **

      此时的七王府,

      “王爷,要不先歇一歇吧。”

      席秋张了张嘴,再一次劝了起来,也不知道太傅府发生了什么,导致王爷回来之后便一直在这院中练剑,眼看着她昔日种的花草逐渐矮了一个头,她心中更加担忧起来。

      王爷平日里对这些花草都是宝贝的很,若是她冷静下来见到它们的模样,岂不是会心疼极了?

      “叮——”

      只见利刃在她手中拐了个弯,直接钉到了对面的树桩上,席秋站在原地大气不敢出一个。

      见她终于停了下来,她立刻端着一杯茶上前来,小心翼翼地递给她。

      凤北柠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抬手接过了茶杯,似饮酒一般一口喝下,抓着茶杯眸子逐渐眯起。

      “席秋,随本王去一趟天牢。”她将茶杯放到席秋手中,抬步朝着门口走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