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21章:初入池州

    第021章:初入池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走进这客栈,便见着客人之多,想来也是个有名气的。

      “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啊?”掌柜眯眼笑地问道,他是个有眼力见的,见到凤北柠这一身,就明白来者不凡,想来是外地来的有钱人。

      凤北柠没有立刻回答他,反而是上下仔细看了看。

      面对这反应,那掌柜也不恼,仍旧笑看着她,此人想必也是个大人物,他可得小心应付着。

      “住店。”

      凤北柠收回目光,对着掌柜礼貌一笑,此人也算是脾气好,竟然没有催促。

      从袖中拿出银子,便立刻出来一个人领着凤北柠上楼去。

      二楼也算是个整洁的,一眼望去,屋内甚至不亚于她七王府的大小,东西陈列也是多种多样。

      走进去将门关上,凤北柠坐下饮了一杯茶,便思考起来。

      初来池州,人生地不熟,也不知太傅现如今在哪里,池州也算是与京都相差不大,这么大的地方,没个指定地方,恐怕得费上一段时间。

      “抓小偷啊!”

      门外骤然传来一声惊呼,凤北柠立刻开门出去,便瞧见一黑衣人朝着门口跑出去,后面一个白衣男子猛然飞身上去,两人瞬间消失在客栈。

      凤北柠沉思片刻,看了自己打开的窗户一眼,顿时计上心头。

      于是在池州街道,便看到一黑衣人在飞奔,身后白衣男子紧随其后,在他们上方,还有一红衣女子在房顶疾步。

      那黑衣男子甚是狡猾,他身后的白衣男子险些多次跟丢,而凤北柠在屋顶上,能一眼看见那黑衣人。

      “左边小巷!”

      白衣男子再一次跟丢黑衣人,凤北柠忍不住提醒了一句,随即自己飞身朝着黑衣人跑去。

      听到她的话白衣男子立刻会意,看了身旁的物件一眼,随即只见他衣摆轻飘,人转眼到了另一边屋顶上,与凤北柠一起,看着那黑衣人。

      倒是个聪明的!

      凤北柠心里不由赞叹一句,随即也懒得再陪这小偷周旋,待他到了小巷子里,直接飞身下去,挡住了他的道路,前面已然是无路可走。

      小偷瞬间停住,赫然转身,惊恐地看着凤北柠,紧紧抱着怀里的包袱逐渐后退,似乎是极为重要的东西。

      凤北柠站在原地,不禁疑惑看着他,明明是一个小孩子,为何会行窃?

      “小小年纪不学好,怎么学人家偷窃?”

      她站在那里,不禁问了一句,按照他这个年纪,想必应该是在学堂念书才对,怎的会在这来做这种事?

      “让他走吧。”

      身后传来男子的声音,转头看去是刚刚另一个追这个孩子的白衣男子。

      这就令凤北柠疑惑了,他刚刚不也是追的很起劲吗?这会怎么装好人了?

      白衣男子走过来,斜眸瞥了凤北柠一眼,没有多说什么,朝着小男孩走了过去。

      瞥见男子的容貌,凤北柠不禁愣住,那修长的身子,直接高出她一个头,他的白衣一尘不染,饶是刚才在追赶这小贼。

      目光看向那小孩温柔似水,他在笑,那温柔的模样,似乎是见到了极为喜爱的人,就连眉眼间,都是怜爱小心,整个人似乎温柔到了骨子里。

      他头发墨黑,颀长的身影如同柳树一般,又带着几分轻柔,但是又不缺男子的刚毅。

      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

      若不是男子装扮,她以为是女子,虽说仔细一看也不难看出是男子,但若是无意一瞥,定然会以为是女子。

      只见他蹲下来,对着孩子摸头说了一番话,动作轻柔,小心呵护一般。

      那孩子身子瑟缩,灰头土脸的,小鹿般的眼睛满是害怕,这不禁让人心生怜悯。

      不知道男子对小孩说了什么,他松开怀中紧抱的包袱,交给了男子,随即便瞧见男子从袖中拿出一锭银子,塞到了小孩手中,站起了身。

      小孩子脏兮兮的脸上立刻出现了笑容,蹦蹦跳跳朝着凤北柠这边跑过来。

      见到凤北柠严肃的脸,他笑容立刻消失,随即贴着墙小心翼翼的走了。

      凤北柠嘴角一抽,她有这么让人害怕吗?

      白衣男子走过来,看着小孩的背影不禁一笑,凤北柠顿时愣住,说实在的,她的太傅不在,她不由的感觉这男子似乎比太傅容貌更好看。

      “他是城西的乞丐堆的孩子,从小没有父母,所以便与其他乞丐学到了这偷窃,不过他本性是好的。”

      男子温润如玉的声音传出来,似乎是那山间的清泉,让人听着舒畅。

      凤北柠听罢,立刻收回目光,不禁摸了摸鼻子掩饰尴尬,小声嘟囔一句”没有人说你长得像女子吗?”

      “呵~”一声轻笑骤然出来,伴随着几分自嘲。

      凤北柠没有想到,他竟然听到了,立刻移开目光,毕竟他也不是特别像女子。

      “你是池州人士?”凤北柠立刻转移话题,抬步准备往回走。

      男子点了点头,稍加沉思,手里拿着包袱跟了上来“池州宗政府二公子宗政扶筠。”

      凤北柠骤然停住,错愕的看着他,池州宗政府,据她所知,乃前朝国师府。

      北朝建立之前,这片地方是一个叫仓河的国家,宗政家族便是这仓河国的国师,其名气之大,望尘莫及。

      不过后来这仓河国是如何灭亡的,她不是特别清楚,往事得去询问北朝元老,翻阅历书才明白。

      那这人想必是宗政府的后人,容貌实属上乘,乍一看倒是有几分国师风范。

      “宗政府二公子,幸会。”凤北柠停住脚步,凤眸微抬,看向他的眸子里尽是张扬。

      宗政扶筠抿嘴笑了笑,瞥见凤北柠也尽是淡然,似乎是见到了平日里经常出现的陌生人。

      这让凤北柠不禁觉着,他那一双眸子似乎看透人生百态,任何一个人在他的注视下,直接无所遁形。

      她立刻移开了目光,语气轻快地转移话题“那你将这包袱还给我吧?如此你也不必去客栈了,早早回家吧。”

      “家?”

      宗政扶筠恍然抬眸,薄唇轻轻嗫嚅说出了这个字,竟是自嘲的笑了笑,这淡漠的模样,不禁让凤北柠有些心生怜悯。

      这是经历了什么的一个人,才会毫无留恋的说出家这个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