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22章:池州美人

    第022章:池州美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宗政府好歹也是个大家族,在这池州也算是富甲一方,北朝之人都对它几分敬畏,不然早就已经被驱逐。

      但是瞧见这二公子的行径,似乎是有另外的几分意思啊?

      想来他也是不认识自己的身份的,既如此,倒也可以交个朋友“我是凤北,京都人士。”

      她眉头一挑,看着宗政扶筠咧嘴笑了起来,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但是很明显,宗政扶筠不是这么容易相信的人。

      他一袭白衣,站在那里,看向凤北柠的眸中都是戏谑,不过也没有故意戳穿她,反而很配合的看着她“宗政扶筠,池州人士。”

      这一说,也算是重新认识了。

      凤北柠对此人好奇的紧,不过也不好多问他的事情,瞧见这人已然是这般模样,如是再问些,岂不是伤口上撒盐?

      “想来宗政兄对这池州也是熟悉的紧,不知有无空闲领我四处瞧瞧?”

      凤北柠瞥了他怀中包袱一眼,原是这宗政府二公子竟露宿池州客栈,其内幕引人深思。

      宗政扶筠听罢,那柔和的眸子稍加动了动,似乎是在思考什么,片刻他点了点头,也算是应下了。

      “倒是可以,不过我手中这包袱,恐怕得先去还了,再领你前去观赏这池州。”

      凤北柠倒是没注意这话中内容,她只是觉着,这宗政扶筠嗓音,莫名有些抵得上她家太傅了,让人沉沦的紧。

      **

      还了这包袱,宗政扶筠再与那人聊上几句,竟是很快到了傍晚,这不禁令凤北柠有些怒气。

      想着等这二公子的时间,她恐怕都可以找到她家太傅了。

      眼看着他面带笑意地走过来,凤北柠唇微张,看着他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也不是这么的不讲理不是?

      “如今事情都解决了?”凤北柠冷声说着,她向来是讨厌等待,她认为,等待的那段时辰,完全可以可以来做其他有用的事。

      宗政扶筠瞥见她的怒气,不禁闷声笑出了声,眸子里都是笑意。

      “凤兄也不必如此气恼,你刚来这池州,不了解,这池州啊,就是晚上才最是有趣。”

      凤北柠听的一愣,对着他挑眉,“哦?”

      此话怎讲?

      “随我来便是。”宗政扶筠没有多说,神秘一笑,骤然抓住她的手腕往外跑去。

      凤北柠不由一惊,这人竟是将她认成了男子!

      立刻想挣脱出来,毕竟她心中可是有了太傅,不能让别人碰了去。

      此人也没有强求,适时松开了手。

      走出这客栈,映入眼帘的便是满街的亮敞,街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其热闹程度,不亚于京都的上元。

      “好美啊~”饶是凤北柠活了两世,也是没见过如此宏伟景象,上一世她不知忙于何事,竟然没在这池州一游。

      白白错过了这一片美景。

      “随我来。”宗政扶筠唇角勾起,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张嘴便又是说了一句同样的话。

      待凤北柠再回神,人已然到了前方。

      她没有迟疑,快步跟了上去,虽说池州景象震撼,不过寻找长孙迟良在即,不得怠慢。

      往前瞧去,一片热闹景象。

      街上人来人往,平视望去,是那高高挂起的红灯笼,还伴随着红色绫罗绸缎,在半空中飘散飞舞。

      再往上看去,有一女子身披红色衣袍,面带红纱,腰间绑着几条长长的绸缎,有些紧致,更衬得女子的腰不盈而握。

      玉足踩在那原先半空中的红色绫罗上,怀中抱着琵琶,竟然在半空中翩翩起舞!

      如此罕见之舞,饶是凤北柠,也是从未见过的。

      且不说这舞美亦美矣,就凭女子的胆识,她也值得敬佩一番。

      试问有几人,能光脚踩在那绫罗绸缎上,稳稳当当,翩翩起舞?

      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多,不难看出,这女子愈发变得有些紧张起来,那玉足轻踩的绸缎,也被风吹得摇曳,女子在风中有些瑟缩。

      “继续跳啊,怎么不跳了?”

      “对啊,怎么不跳了?涟漪姑娘,本大爷可是花了好大价钱来请你跳舞,怎么停了下来?”

      左方的楼阁窗户旁边,坐着一个肥头硕耳的中年男人,左右怀抱着美人,看向涟漪的眼里都是不满,。

      涟漪听罢,美丽的眸子颤了几下,眼眶瞬间出来了泪水,不过仍旧咬牙翩翩起舞起来,闭了闭眼,继续跳了起来。

      凤北柠眉头一皱,仔细看了那窗前的中年男人一眼,她怎么觉着,这件事另有隐情?

      此时也是古怪的很,美人含泪空中起舞,所见之人如此多,竟无人怜惜?

      看来她得去解决一下了!

      宗政扶筠无意间一瞥,便发现凤北柠已然飞身到了那绸缎上面,直接拦腰将涟漪抱了下来,动作温柔至极。

      他眉心一跳,抬手无奈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抬头一脸同情地看着凤北柠。

      将涟漪放在街道上,众人立即回过神,随即忽然均拍手起来,声音之大,震耳欲聋!

      凤北柠不禁一愣,有点茫然地看着这些一脸欣慰看着她的人。

      这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地就变了个人似的?

      再看那涟漪,美人正以帕捂嘴,看着她笑得娇羞至极,眸中含情脉脉,似乎是见到了自己中意的郎君。

      “.......”

      凤北柠不由一噎,立刻偏头看向宗政扶筠,眸中都是求救意思,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为什么她——

      宗政扶筠叹了一口气,轻拂袖走了上来,将凤北柠挡在身后,随即一脸正经地看着涟漪这个美人。

      “这位姑娘,凤兄乃京都人士,不明白这池州规矩,望你能放过她。”听着宗政扶筠的话,凤北柠忽然觉着自己好像惹事了。

      不过身为这北朝大名鼎鼎的七王爷,怎么会畏惧?

      先听听他们怎么说——

      岂料刚刚还柔弱不已的涟漪美人,听到这话立刻不乐意起来,看向宗政扶筠的眼里都是不耐烦,张嘴就不满起来“这位公子将本小姐抱下来,就是本小姐的夫君了,本小姐不管她是是京都也好,池州也罢,本小姐就是要她了!”

      “......”

      凤北柠眸子一亮,忽然就明白了事情原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