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26章:事情经过

    第026章:事情经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听见凤北柠的声音,鄂智立刻回神,恭敬拱手“禀太傅,草民昨日丑时之际,打更经过那长巷,便听见什么声响,随后便看见一个黑衣人从长巷走出来,当时天太黑了,他没看清草民,草民也没有看清他。”

      等他走后,草民走到巷子一看,那里放着一个麻袋,还有血流出来,我当时有些害怕,便想着来报官,但是走到这衙门,没有一个人,于是我就回了那巷子守着,直到今日天亮才来报官。”

      凤北柠听的皱眉,这么一说,那巷子不是涟漪被杀害的地方,只是一个抛尸地点,但是凶手为什么要把她丢在那里?那条巷子有什么意义?

      “好!你做的不错,先下去歇着,本太傅若是还有什么事,随时会召你,不过这件事一出来,恐怕你处境非常危险,如若没有什么必要的事,万万不可独自出这衙门。”

      凤北柠小心说着,她刚刚爆出身份,想必有些人会按捺不住,想杀人灭口。

      鄂智乃一大人证,务必得保证他的安全。

      “是,不过草民还有一事相求。”鄂智欣然接受,不过立刻又想到什么,脸上瞬间出现了难色。

      “但说无妨。”凤北柠抬手。

      鄂智立刻拱手“实不相瞒,草民家中还有一老父,草民希望大人也能将他接来,草民不在家中,恐凶手会对他不利。”

      凤北柠听罢不禁赞叹,倒也是个孝顺的“允了。”

      “多谢太傅大人。”鄂智喜于言表,瞬间笑了起来。

      凤北柠立刻对官兵使眼色,几个官兵会意,跟着鄂智走了出去。

      场面陷入沉寂,那师爷低着头,大气不敢出一个,眼看着那墨都要将整张纸染黑。

      “来人,将尸体抬上来,再将仵作给叫来,当场验尸!”凤北柠高呼一声,不动声色瞥了旁边的师爷一眼。

      发现他立刻抬起头,眸中有些慌乱的看着一处地方。

      凤北柠顺着目光看去,发现在衙门口,骤然走掉了两个人,似乎是刚刚在这里站了很久。

      再看这师爷,立刻像没事人一样严肃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纸墨。

      看来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尸体被蒙着白布抬上来,后面跟着一个年迈的老人,一头白发,身上穿着粗布衣裳。

      走到堂中,对着凤北柠恭敬一拜“草民见过太傅。”

      “免礼。”凤北柠上下仔细打量了他一番,莫非这就是这衙门的仵作?

      老人家听罢直起身子,浑浊的老眼没有再看凤北柠,也没有再看其他地方,直接朝着尸体走过去。

      他走到那里,抬手一把掀开白布,尸体顿时出现在众人眼中。

      那师爷见得一哆嗦,瞬间手颤抖起来,死死盯着那血红的尸体,似乎害怕极了。

      凤北柠坐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看着老人家,目光跟着他的手移动。

      她没有看向那尸体的脸,虽然已经被血染红,但是她还是可以肯定,这尸体——

      确实是昨日在那绸缎上跳舞的涟漪!

      老人家什么话也没说,老眼瞥见那尸体的惨像,没有发出什么惊呼,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抬手,直接对着尸体动起手来。

      他翻了翻涟漪的眼皮,走上前去仔细看了看她的眸子,随即又动了动她的脑袋。

      后将目光停在她致命伤的脖子上,他老眼瞬间一凛,似乎发现了什么,随即从怀中拿出一白色帕子,凑上前去将涟漪脖子上的血迹擦干净。

      只见那血迹擦干净后,在她的伤口旁边,竟是发现了一条浅红的血痕,不深不浅,正好与被割的地方有些重合。

      若不是仔细观察,定然是不会看出来。

      老人家又将她的嘴掰开看了看,最后摇了摇头,将白布盖上。

      官兵立刻端水上前来,老人家将手洗干净,对着凤北柠点了点头,算是检查完了。

      凤北柠立刻抬手让人搬来凳子让他坐下,想来也是这衙门的老人了。

      那老人家坐下去,便抬手说了起来“大人,你也看见了,此女子虽然看上去是被割了脖子,但是那伤口下面的血痕仍旧可以见到,且她舌头有些奇怪,实属让人猜忌,恐是先被人勒了脖子,后又依靠那勒痕一刀割了下来。”

      他直接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令凤北柠有些迟疑。

      既然是勒死的,那何必又要拿刀割?这样岂不是多此一举吗?

      还真是令人疑惑。

      凤北柠皱眉,也不禁多看了这老人家一眼,言谈举止,气度不凡,恐怕是多年的经验在身。

      况且知晓她的身份,也是不卑不亢,恐怕他的身份,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好,来人,送老人家回去。”凤北柠抿嘴,直接抬手让人送他回去,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一动作着实让那老人家多看了她几眼,倒也是个奇特的。

      老人家释然般摇了摇头,再次看了凤北柠一眼,眸中意味难寻,随后跟着官兵走了出去。

      凤北柠赫然站起身,眸光中似乎有了几分坚定“去长巷!”

      **

      “大人,你怎么看?”那师爷凑身上来,小心翼翼的弯身看着凤北柠问道。

      哦?

      凤北柠直起身子,立刻一脸冷漠地看向这师爷,她早就觉着他有些问题。

      那刘大人被押下去之际,他倒仍旧是一脸不慌不忙的模样,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且自己做什么事,他都会前来问一问,这似乎——是在传递什么信息呢?

      被凤北柠盯得心里发毛,师爷立刻低下了头,识相退了下去,站在远处看着她。

      “呵~”

      凤北柠冷笑一声,无所谓的耸耸肩。

      又反复看了几遍,这长巷除了一些血迹,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那装涟漪的麻袋也是在衙门里,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

      她一人破案,还真是有些难处。

      她皱了皱眉头,挥手让他们回了衙门,自己沿着街道走了走。

      若是这凶手想将涟漪拖到这长巷来,得经历哪些地方。

      不过这长巷四通八达,这恐怕不是一个突破点。

      “凤兄?”

      一道熟悉的温柔男声传入耳朵,凤北柠顿时身体一滞,朝着来源看去,竟是昨日与她分开的宗政扶筠。

      今日倒不是一身白衣,换了一身青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