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31章:古怪

    第031章:古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女子大声地咳嗽起来,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立刻难以置信地看向长孙迟良。

      这似乎…

      和他们所商量的不一样!

      而长孙迟良直接无视她的眼神,立刻委屈巴巴地走向凤北柠,在她旁边停下。

      眸光闪啊闪的看着她,声音轻轻道“王爷你终于来接本太傅了。”

      凤北柠脸瞬间一红,绝色容颜忽的被衬得更加好看了些,引得旁边的宗政常蓁一阵叹息。

      七王爷为什么不是男儿身?

      全然忘记了自己还跪在地上。

      长孙迟良也是看呆了,大手一挥将她抱入怀中,凤北柠猝不及防,反应过来时已然被他紧紧抱住,脸全部在他胸膛,隔着衣物都清楚某人健硕的身体。

      “王爷,这里已经没什么好待下去的了,随本太傅一起回吧。”

      说完,也不等凤北柠说话,就直接单手揽着她走了出去。

      经过那女子时,还故意的停顿了一下,朝她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

      女子双手摸着脖子,愤懑的站起身来,在原地直跺脚。

      “可恶!”

      她精致地脸蛋变得扭曲起来,摸着自己的脖子仍旧有些惧意。

      这长孙太傅,还真是出尔反尔啊!

      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

      一路无话,长孙迟良直接揽着她进了一家客栈。

      瞧这熟稔程度,似乎是经常来。

      关上房门,长孙迟良这才松开了手,看着凤北柠忽地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来了?”他声音轻柔,有些语重心长的看着她。

      凤北柠眸光一闪,目光从他身上移开,没有说话,朝着桌旁走去,替自己倒了一杯茶。

      明白凤北柠的脾气,长孙迟良也没有再问,反而叹了一口气,看着她无奈地摇了摇头。

      自己也朝着桌旁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从她手中抢过一杯茶喝下,随即意犹未尽的放下茶杯。

      凤北柠嘴角一抽,还真是无趣地很“你自顾同意与这女子来池州,你觉着,本王知晓了会坐以待毙?”

      此话一出,倒显得她有些太过于在意他了,她意识到自己的话,脸又红了几分,别过头不去看他。

      瞥见她的变化,长孙迟良心里倒是乐的出奇,不过面上却是一脸平静,似乎这对他来说并不是值得脸红地事。

      反而严肃地看着她“京都事务繁多,当朝七王爷竟是来了这池州。”

      “你!”

      凤北柠听的猛然转头,秀眉紧皱地看着他,他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

      她深吸一口气,直接站了起来,赫然走到他的面前。

      不知怎的,一向稳如泰山地长孙太傅,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看着近在咫尺的绝色容颜,他喉间逐渐滚动…左手在袖口下已经悄然抓紧…

      “你…”他声音有些低沉起来,看着她憋出了一个字…

      “你早已经明白了本王地心意,不过是不想承认罢了,既如此,本王也不强求,破了这案子便回京都,望太傅好自为之!”

      她抿着嘴,忽地说出了这句话,看向他的眼里有了几分失望,这神色,竟是让长孙迟良有些慌乱起来。

      见他没有说话,凤北柠垂眸打开门走了出去。

      长孙迟良忽地回神,眸子微闪,仔细回味了她刚刚说的话。

      她方才是说——

      她似乎是有些生气了,自己这般也不知怎么办才好。

      他眸子里增加了几分怅然,他还有许多危险地事情要做,他不能将她牵扯进来。

      既然如此…

      也就只能暂时这样了——

      他垂眸,敛去了眼底地心疼,她的心意,他早就知晓了…

      只不过这变化万千,危机四伏的北朝,他不敢拿她的命来赌!

      殊不知,这北朝的七王爷,早就是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凤北柠一脸失落地回到了刚开始的客栈,站在马厩前抚摸着惊鸿地鬃毛。

      几日不见,惊鸿吃的竟是更多了。

      “惊鸿,你说…他真的知道我的心意吗?”

      她看着惊鸿,低喃说出了这句话,眼底地失落显而易见。

      惊鸿感受到她的心情,立刻伸出头来蹭了蹭她的手心,发出轻声的马鼾,马尾安慰地甩了甩。

      “红鬃马惊鸿,你果然是七王爷!”

      一旁忽然传出一个声音,凤北柠和惊鸿立刻警惕地看着来人。

      仍旧是一袭白衣的宗政扶筠,满脸笑容地看着她逐渐走过来。

      惊鸿忽然变得有些暴躁起来,马尾不停地甩。

      见是他,凤北柠倒是松了一口气,对着惊鸿安慰的抚了抚毛,随即看向他。

      “宗政府二公子,也是有几分本事啊。”直言道出了她的身份,想必他早就怀疑了。

      现在来只不过是心里的想法得到了证实罢了。

      宗政扶筠听地嗤笑一声,勾唇朝她走了过来。

      “怎么?七王爷如今找到了太傅,是要回京都去了?”

      他笑的很怪异,不是见到友人的笑,似乎是自己心里所想的事情得到了肯定而露出的满意笑容。

      在这晴朗地冬日,竟是显得有几分惊悚。

      不过凤北柠已然是经历过几次生死地人,自然是不会被他这简单的笑容所吓到。

      她想现在这世间,能够吓到她得,估计也只有身边人被挟持而威胁了。

      “那倒不会,本王还有事,怎么?这几日相处,竟是舍不得本王了?”

      她凤眸看向他,勾唇玩笑话地问道。

      似乎早料到她会这么说,宗政扶筠立刻摇头,看向她竟然笑的更加大声起来,看着凤北柠一直大笑,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凤北柠脸上的笑容一滞,看着他的眼里有几分探究,她怎么觉着,这个宗政府二公子——

      有很大的问题!

      正经人谁会无缘无故的盯着一个人大笑?

      这突如其来的笑声,竟是让她有些脊背发凉。

      所以这宗政扶筠,今日是来吓她的?

      “宗政兄若是想来恐吓本王,劝你先回去练几年再来。”她这些年的疆场经验,可不是被吓过来的。

      听到凤北柠嘲讽地话,面前的白衣男子笑容戛然而止,游刃有余。

      凤北柠眸子一闪,袖中左手逐渐抓紧,今日地宗政扶筠,似乎与前几日遇到的不一样!

      “有意思,真有意思!哈哈哈哈!”

      他忽的吐出这句话,看着凤北柠又大声笑了起来,似乎笑的有些喘不过气。

      “……”凤北柠眉头狠狠皱起,右手从惊鸿背上移开,在袖口中亦逐渐抓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