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34章:变得模糊

    第034章:变得模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宗政扶筠立刻快步走上前来,将她扶住,徐徐后退。

      那男子立刻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堂堂北朝七王爷,竟然被我这小小的粉末伤到?看来传言——不可信啊!”

      凤北柠听罢气的直抽,刚刚确实是她太过于气恼,想要直接杀了此人。

      她眸子动了动,只感觉自己面前的场景更加模糊,就连宗政扶筠那白色的衣袍,都已经看不清了。

      更别说与那男子对抗…

      莫非——她今日…是要命丧于此?

      宗政扶筠深吸一口气,直接抬手将她护在身后,自己面容严肃的看着对面的男子。

      声音清冷道“你有什么事冲我来。”

      此话一出,那男子不由嗤笑一声,不耐烦抬眸,目光在他身上都不屑停留一秒。

      “就凭你?我的废物哥哥?”冷嘲热讽的声音,直接从他口中说了出来。

      凤北柠很清晰的感觉到,宗政扶筠那微微颤抖的身子,似乎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这不禁让凤北柠开始担忧起来,若他被那人给刺激到,岂不是更加没有生还的机会?

      不行,她得想想办法,但是她如今眼前模糊至极,啥也看不清,根本无从下手。

      “怎么?废物二哥还想杀了我不成?你来啊,我到要看看,你是怎么杀我的?”

      见到宗政扶筠颤抖攥拳的双手,男子继续冷嘲热讽起来,不屑的看着他。

      似乎一点都不相信,面前这个男人会飞过来将他杀了。

      这话实在是难听至极,凤北柠根本想不到,这是孪生弟弟说出来的话,就连她作为旁人,都有些听不下去。

      “嗤…我说二哥——啊!!!”

      男子的声音再一次想起,然而还没等他说清楚,他那震耳欲聋的惨叫声,直接冲破整个醉仙楼。

      凤北柠想抬头看一下,但是却感觉到自己的眸子,被一双手覆上,这下更加看不清了。

      “宗政扶筠?发生什么事了?”

      过了片刻,竟是没有听到男子的声音,凤北柠不禁疑惑的问了一句。

      因为她知道,宗政扶筠还站在她的面前,不过那男子是发生了何事?为什么大叫一声就忽然没有了声音?

      她有想过是宗政扶筠出的手,但是他一直在自己的面前,根本没有离开半步,不可能是他。

      “我也不知道,就突然看见他被一个人砍了一刀,全身是血的跑了出去。”

      宗政扶筠惊恐的声音传了出来,看样子现场似乎很恐怖。

      听了他的话,凤北柠也没有再怀疑,抬手将他覆着自己眼睛的手拿开,随即扯了扯他的袖子。

      “现如今应该安全了,那宗政兄能否将本王送到衙门?也不知这眼睛,能不能治好。”

      凤北柠语气也算是轻松,这不禁让宗政扶筠有些刮目相看,七王爷不愧是七王爷。

      即便看不清楚,也是不慌乱,静若处子。

      “好,乐意至极。”宗政扶筠声音温柔的传进了耳朵,凤北柠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她还想人家若是不答应,她恐怕得自己摸索回去了。

      不过这醉仙楼隔衙门也不是很远,如果自己摸索回去…想必用不了半天,便能回去。

      当然如果路上碰到了其他人的话…恐怕就不止半天了…

      这般想着,还是多谢了宗政扶筠了。

      两人缓缓走到门口,凤北柠立即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不禁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宗政兄,想必刚刚那人是极其惨烈吧?这血的味道,有些浓。”

      “凤兄说的是,刚刚确实惨烈的很。”宗政扶筠声音轻飘飘的传过来,不过似乎不是对着凤北柠说着,像是望着其他地方。

      听到这里凤北柠也算是松了一口气,那想必近段时间,他都不会来骚扰她了。

      不然以她眼睛这副模样,还真是有些难呢。

      宗政扶筠扶着凤北柠走了出去,血腥味渐渐消失了。

      然而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一白衣男子捂着手腕脚腕,血流不止,嘴里算是血,拼命张嘴想要发出声音,但是却连一声‘呜咽’都发不出来。

      眼里看着他们远去的地方,眼睛圆睁,眸中的愤怒,绝望,通通涌现出来。

      看着他们的背影恨不得一剑将他们杀死!

      一路安静走出醉仙楼,这倒是让凤北柠有些惊讶,她记得她刚进入时似乎是有其他人在的。

      现在怎么一个人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宗政兄,这醉仙楼怎的忽然变得安静起来了?”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毕竟她的初衷,是想要破宗政涟漪那个案件的。

      现如今成了这般模样,她也是无奈至极。

      “凤兄你也知道了,刚刚可是经历了一场血战,想必其他人早就走了。”宗政扶筠轻飘飘的声音再一次传了进来。

      这奇怪的语气不禁让她更加疑惑起来。

      不过也只是心里这般想着,面上没有表露出来“宗政兄说的是。”

      这醉仙楼也是古怪的很,她还记得,刚刚那醉仙楼的三层,似乎也是奇怪的很。

      这醉仙楼,里里外外都是古怪,诡异,若是等她眼睛好了,定然还是要闯一闯这醉仙楼,一探究竟。

      这么一折腾,想来宗政涟漪的案子恐怕要延后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叹了一口气,本想着能够早些将案子破了,现如今却是高看了自己。

      案子没破不说,还赔了一双眼睛。

      不过经历了这件事,也让她长了点记性,以后行事,确实不得如此莽撞了。

      一路无话,很快便到了衙门,宗政扶筠还是比较心地善良的将她送进了堂中。

      刚进门,便看到了阴沉着脸的长孙迟良,负手站在那里,冷眼瞧着两人走进来。

      宗政扶筠立刻停住了脚步,扶着凤北柠的手紧了紧,抬眸平淡的看着他。

      “怎么了?宗政兄?”感受到他忽然的变化,凤北柠立刻疑惑的问了一句。

      “咳,无事,不过这衙门,倒是有趣的紧。”宗政扶筠平淡的声音传来,这让凤北柠心不禁提了起来。

      长孙迟良沉声缓步走了过来,他走的极轻,但是听觉敏锐的凤北柠,还是听到了。

      她身子陡然一缩,立刻将手腕上的手拂开了。

      “那个…宗政兄,你先回吧,今日多谢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