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35章:一眼便是一生

    第035章:一眼便是一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宗政扶筠听罢不禁嗤笑一声“凤兄,你这翻脸不认人啊,刚刚我们不是还在醉仙楼配合的很好啊。”

      他说着,不经意对着面前的长孙迟良挑眉。

      长孙迟良剑眉皱的更深了,那阴沉的眼眸似乎要将宗政扶筠直接生吃了。

      而凤北柠则立刻不说话了,她已经感受到了面前这个人微妙的情绪变化,根据她对他多年的了解,现在不说话是最好的。

      见凤北柠没有搭理他了,宗政扶筠也只是笑了笑,撒手松了抓着她的衣袖,潇洒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空气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凤北柠:………

      她一脸无辜的站在那里,眼前只能依稀看得清长孙迟良的身形,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所以她直视他也没关系。

      “眼睛怎么回事?”他好听的声音夹杂着几分担忧问了出来,随即凤北柠便感受到了温热的气息。

      脸瞬间红了起来,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转个不停,不知道看向哪里。

      “我…不小心弄的,被贼人偷袭…”她有些尴尬的说着,微微低头,没有勇气再说下去了。

      若是平常,他肯定会直接笑话起来了,这次倒是让她有些意外,竟是出奇的安静,一声不吭。

      片刻,她便感受到了冰冰凉凉的手覆上了她的眼,轻声嘱咐“闭上眼。”

      他声音轻轻的,手也是轻轻的,覆在她的眼睛上面很是舒服。

      她立刻抿嘴,听话地站在那里,想必这世间,能够让七王爷如此安稳的站在这里的人,也就只有长孙太傅了。

      他没有多说话,也没有怪罪她,没有笑话她,这些都是让凤北柠感到意外的。

      她渐渐觉着,这一世的长孙太傅,似乎已经变成了她心目中的模样,让她更加沉沦。

      但是他似乎对所有人都好了起来,于凤长妍,他温柔待之,于她,也是温柔待之。

      这不禁让她多想,他到底是对所有人都这般吗?

      她缓缓抬头,未施粉黛的冷艳脸庞瞬间映入长孙迟良眼中,她的眸子虽然已经被他掩住,但是那自带的气息,却是让他感受到了她的伤感。

      她似乎是想望着他的,她想问他一些事,她想大声说出自己的问题,她还想说——

      她很想他…在前世…

      她无时无刻都在想,回忆她与他的相遇,在那皇宫的太傅府中,她见到了他。

      那时梅花盛开,白雪飘落,少年身着白色袄子,就这么站在那里,只一眼,她便深深沦陷。

      这一沦陷——便是一生!

      他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站在那里,她便能感受到他存在,她真的爱惨了他——

      可是什么时候…你能懂她的意思?不再拒绝她的用心…

      前世那分离永不相见的痛,似乎仍在身边。

      她就这么仰头半晌,长孙迟良却忽地感受到自己手已然被她的泪水染湿,感受到手上的黏湿,他竟是也有了湿润眼眶。

      这几分的伤感,他怎么也想不起因果,似乎他很容易地——便被她带动了情绪…

      “怎么哭了……”他张了张嘴,声音微微沙哑地问,放开了手轻轻将她的泪水拭去。

      凤北柠一瞬间感受了光芒,缓缓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长孙迟良略微湿润地眼眶。

      光撒在他脸上,宛如天神降临,将她心灵扰乱,让她陷入其中,久久不能出来。

      她突然就破涕为笑,指着他的脸笑了起来“太傅还说本王,自己不也是哭了?”

      “嗯?有吗?”他似乎不相信,抬手抚上了自己的脸庞,却是触摸到了一方湿润。

      他脸上错愕了片刻,稍后也只是缓缓将手收了回来,眼眸瞥见手上的湿润,勾唇苦涩的笑了。

      “太傅别不好意思,人哭不是常理之事?”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他的这个笑容,她似乎…揪心的痛。

      听到凤北柠的话,长孙迟良的脸上竟是笑的更加放肆起来了,随即抬手搭上她的肩,直视她的眸子。

      凤北柠与他对视,两人相对无言,长孙迟良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不见。

      “其实像我们这样的人,哭…是不能出现在脸上的…”

      他手指缓慢上前,轻轻抚上她白皙细嫩的脸庞,嘴里慢慢吐出这句话。

      聪明如凤北柠,很快便知道了他言语中的意思,但是她却没有说什么话,仍旧直视他的双眸。

      四目相对,没有任何情感,像是两个不认识的人。

      但是偏偏这两人,却是最认识的…

      “好了,王爷先去歇着吧,今日劳累了,房间已经整顿好了。”他目光骤然移开,手也从她身上拿开。

      凤北柠的心瞬间就空了。

      她动了动眸子,垂目敛去心中情愫,闷声应了一句。

      想不到她一代佼佼者,竟也是逃不过‘情’字。

      长孙迟良这忽远忽近的行为,却让她深感自己的计划是否正确。

      若是他与凤长妍真是相互倾心,那她定然是不会再前去插上一脚。

      她心中思绪万千,奈何那人就在眼前,她却半个字都说不出口。

      千言万语她都憋在心中。

      毕池从一侧走了出来,对着她微微拱手“王爷这边请。”意思是他带她去房中?

      凤北柠抬头,抿嘴瞥了长孙迟良一眼,沉声走了上去。

      长孙迟良眸子微敛,眼底的意味不是很明显。

      “等一下。”经过他身边时,他忽然叫出了声,凤北柠立刻停住了脚步,疑惑地看着他。

      只见他手动了动,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丹药,递给了她,这才正眼看着她。

      “这…这是解那粉末的毒,你拿去服用了。”他看着她的双眸,立刻移开了。

      随即伸出手,将丹药放在她手中,别过头去,似乎很不愿意与她对视,说话也是有了几分结巴。

      凤北柠看着手中的丹药,偷偷瞥了长孙迟良一眼,瞧见他耳根都红的出奇,瞬间捂嘴笑了起来。

      瞬间开心了百倍,抬手将丹药吃下,便由毕池带去了。

      待凤北柠走了,长孙迟良这才抬起头,看着她的背影,轻轻叹了一口气。

      随即动了动手腕,嘴角微勾,朝着衙门外面走了。

      此时的某些人,还不知道危险即将降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