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36章:梁一指

    第036章:梁一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衙门房间也算是出奇的安静,凤北柠沾床便睡了,反正长孙迟良在外面,她是不会受到一点伤害的。

      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对于他,她没有一点点防备。

      再次醒来,已然是翌日早上。

      洗漱出门,便瞧见毕池脚步急促的朝着她走过来“王爷,公子抓到了凶手,正等着您去升堂呢。”

      “凶手?此话当真?”她眉头立刻皱起,为什么他抓凶手这么快?而且这件事他应该还有些内幕不知晓才对…

      顶着满脸疑惑,她随着毕池走到了堂中。

      在堂中,正坐着长孙迟良,堂下跪着的,是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看上去有点眼熟,他的旁边,摆的是盖着白布的尸体。

      长孙迟良正襟危坐,眼角发丝有些垂落,凤北柠不禁皱眉,在以前她似乎未曾见过他这般模样。

      她垂眸走了上去,站在了中年男子旁边。

      “你来了。”

      瞥见凤北柠的长孙迟良,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起来,随即对她挑眉,示意让她到自己身边去。

      走到他身旁,他自己便让开了,让凤北柠坐在主位上,自己则走到一旁,一脸宠溺的看着她。

      这是让她非常意外的!

      长孙迟良知道她的性子,向来是明知故犯的,但是这次......好像不一样了——

      坐在这主位,她也看清了跪在那里的肥胖男子的面容。

      原来是那日涟漪在空中起舞时,在左侧楼层中坐着欣赏的男子,且有些出言不逊,似乎对涟漪是有些放肆的。

      莫非他是凶手?

      这么一说也算在理,恐怕是涟漪不甘落在他手中,于是便被他杀人灭口。

      “抬起头来。”她张嘴,冷声说到,眼眸不经意瞥了在场的人一眼。

      除了跪在这里的男人,还有前几日的师爷,他倒是一脸平静站在那里,乍一看这师爷还是比较年轻的很。

      似乎也不太像前几日的那人。

      不过他既然是师爷,想必是定然会在这的,不过低着头颤巍巍的模样,倒还是让旁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那男人缓缓抬起头,却是那日她所见到的,见到凤北柠,他倒是一脸平静。

      细长的眸子平淡如水,脸上的肥肉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纵使跪在那里,倒还是有几分风骨。

      “是你杀了涟漪?”凤北柠直接开门见山。

      “嗤——”男人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顿时笑了起来,他抬眸直视她,眸子里都是戏谑,似乎对这个主位上的人很是不满。

      “啧……”一旁的长孙迟良突然发出一个声音,身边的毕池眉头一跳,立刻快步上前去。

      对着那男人的肥脸就抽了一巴掌,那肥肉被抽的颤个不停。

      这一动作倒是将男人打懵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毕池,他本以为他们是不敢打他的。

      这池州谁不知道他的身份?这小小的新官,竟然敢打他?

      若不是他这次只来了一个人,他跪都不想跪。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我!”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打回去。

      旁边的官兵立刻上前来,将他按在原地。

      这人不知道这两人的身份,他们可是知道的,管他在池州多么厉害,在这两人面前不还是没用?

      “你们放开我,竟然敢打我?明天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嘴巴上倒是说的痛快的很,不过根本没有一个人理睬他。

      毕池一脸悠闲的掏了掏耳朵,似乎是什么也没听到,也没有去看那人。

      他身后可是有太傅大人撑腰,他怕什么?

      况且刚刚这人竟然对七王爷不尊重,这一巴掌他早就想打了!

      长孙迟良坐在那里,挑眉示意凤北柠继续。

      收到他的目光,凤北柠立刻正襟危坐“怎么?本王与太傅,还不能打你了?”

      她声音凌冽,传入那人耳朵,他瞬间有些疑惑的睁大眼睛。

      目光在凤北柠身上停留了一下,又在长孙迟良身上停留了一下,脸色瞬间变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的得到的消息是新来的地方官罢了,怎的就变成了太傅和王爷?

      明明……明明是……

      他猛然抬头,朝着一旁的师爷看去,眼里逐渐涌现惊恐,脸上也瞬间出现绝望的神情。

      随即像是释然一般闭了闭眼,身子向后倒去——

      “怎么回事?”凤北柠骤然站起身,快步走到他面前查看,却发现这人嘴角已经留出了黑血。

      中毒了?!

      什么时候下的毒?

      她缓缓站起身,对着长孙迟良摇了摇头,这人已经死透了,根本无药可救了。

      长孙迟良沉声,叹了一口气,抬手掸去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站了起来,没有朝凤北柠走过去,反而毅然走到了主位。

      撩袍拂袖坐下,白皙修长的手指拿起堂木,骤然一拍!

      “啪!”

      将堂下的人震得身子都颤抖了几下,凤北柠站在那里,轻微皱眉看着他。

      长孙迟良薄唇轻启“罪犯梁一指,杀死宗政府九小姐宗政涟漪,来人啊,给本太傅拿下!”

      话音落下,官兵有些蒙圈的停顿了一秒,便直接朝着站在那里低头许久的师爷跑过去。

      那师爷是个有武功的,见此立刻飞身而起,虚步朝着外面跑去。

      凤北柠无奈摇头,抬手朝着主位上的长孙迟良指了指,鼻头一蹙,随即便飞身朝着梁一指方向追去。

      “公子,要不要去帮忙?”毕池见着这形势,不禁担忧地问出了声。

      这话却直接将长孙迟良逗乐了,站起身来拍了拍毕池的肩膀,叹了一口气“你这是低估了七王爷?还是高估了那梁一指?”

      想到这里,毕池立刻回想起自己曾经被凤北柠胖揍过一顿的场景,不禁打了个寒噤。

      身子缩了缩,真是罪过,他竟然不相信七王爷?

      想当初他还在上学堂的时候,七王爷就已经随先祖皇帝上了战场!

      这确实是他多想了,七王爷何等功夫,他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只不过那梁一指若是太过于狡猾,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来——

      他回过神,看着长孙迟良眼角的淤青刚想问候一句,便听到门口的响动。

      转头一看,正是凤北柠提着半死不活的梁一指进来的场景,这衙门口立刻围观了许多池州百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