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37章:痛彻心扉

    第037章:痛彻心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这么快?!”毕池嘴巴微张,眼里都是对凤北柠的崇拜,看来刚刚…他真的是多余的想法。

      长孙迟良也转身,看向凤北柠,眼里都是赞赏,多日不与她切磋,竟是这般厉害了。

      见到梁一指的惨像,毕池不禁心里为他默哀一秒,若是乖乖让我们抓,恐怕也不会遭这么多罪。

      凤北柠微微喘气,提着梁一指直接朝着堂中一丢,压在了原先那肥胖男人的身上。

      梁一指眼睛眯起,轻微上下动作的胸膛表示他还活着,人被丢在地上,他喘了几口气,竟是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头发凌乱,再加上这笑声,竟是有几分凄凉。

      “罪犯梁一指,你为何要杀害宗政涟漪?”长孙迟良又继续坐在主位,淡淡瞥了下方的人一眼,问了起来。

      “因为她该死!”梁一指狠狠地唾了一声,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几个字,似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不过那低垂的眸子里,明显的恨意,也是让人感到奇怪。

      凤北柠站在原地,双手抱胸,眯眼仔细听着他的话,分析起了事情经过。

      照梁一指这话,莫非他是宗政涟漪的情夫?

      刚刚她也仔细看了,此人并非是她刚来这衙门碰到的师爷,只不过是长得有点相似罢了。

      莫非又是孪生兄弟?

      这池州……

      还真是盛产孪生兄弟——

      她脑子里忽然出现了宗政扶筠和那个白衣鬼魅男子的脸。

      “不知悔改!”长孙迟良面无表情坐在那里,听着他的话忍不住狠狠地说了一句。

      哟呵?

      这倒是让凤北柠有些意外了,这一向不多管闲事的长孙太傅,竟是被气的开始骂人了?

      “哈哈哈哈,你知道什么?啊?你知道什么?那个贱人,那个贱人她竟然出卖自己,就为了钱,为了钱!她竟然出卖自己的身体!那个贱人她该死!”

      梁一指提到宗政涟漪,他便变得疯狂起来,凤北柠立刻吩咐一旁的官兵上前来将他的手脚绑住。

      “你是她什么人?”看着他这么激动的模样,凤北柠忍不住问出了声。

      “我是她什么人?我是她夫君!我们已经私定终身了,可是她呢?她竟然背叛我!那个贱人!”

      他目眦欲裂,眼里都是血红,似乎是已经气到了极致。

      还真是情夫!

      “所以你就勒死了她?”凤北柠叹了一口气。

      “不——”他忽然的直起身子,满脸笑容的看着凤北柠“我没有勒死她,她本来是想自杀的,但是没死成,于是我就……帮了她一把,我用刀,把她的脖子……沿着那勒痕,慢慢的割了下去……”

      他说的很投入,眼睛死死盯着凤北柠,透过他的眼睛,凤北柠好像见到了宗政涟漪死前的场景。

      凤北柠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有些内幕也不是很清楚,她不知道宗政涟漪为什么要背叛梁一指,也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以刚开始宗政涟漪是没有死的?是你把她杀了?”长孙迟良声音轻轻地,问出了这句话。

      “对!”梁一指听到声音,立刻看向长孙迟良,随即对着他一个劲的点头“对,就是这样,我亲手杀死了她,看着她脸上的绝望,我开心,我开心极了,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

      “畜生!”

      “啪!”

      梁一指话刚说完,一旁突然出来一个女子,直接朝着他的脸上呼了一个耳光,力气之大,直接将梁一指打懵了。

      他晃了晃脑袋,才看清了来人“原来是你啊,怎么?你要为你姐姐报仇吗?来啊,杀了我,杀了我!”

      来人正是宗政莨辛,她手握紧了拳头,看着梁一指得意的模样,气的眼泪直流,同时也为自己的姐姐痛心。

      她明明可以活下来的……

      她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随即骤然看着梁一指,与他对视“你真的爱我姐姐吗?你真的爱她吗?”

      她声音柔柔地,望着梁一指的眼睛,似乎问到了他心里。

      梁一指直视她的眼睛,眸子竟是微微闪了闪,随即立刻移开了目光,低头呢喃着“爱啊,但是她背叛了我啊——”

      宗政莨辛听的点了点头,泪水流的更加汹涌了些,忍着心底的痛意,再一次看着梁一指。

      “那你知道吗?姐姐为什么会去醉仙楼?她只是去跳舞,吸引客人,但是她从来没有卖过自己的身体!”

      “那她为什么去醉仙楼?去醉仙楼不就是——”

      “那还不是为了你!”宗政莨辛忽的大吼一声,将梁一指赫然镇住了。

      “姐姐为了你,去的醉仙楼,她想赚钱,因为你曾经说过,等你有钱考上科举,你便去娶她。于是她便四处打听,想要为你筹钱,宗政府不待见我们,每月的俸禄少得可怜,她为了你,去了醉仙楼!”

      “她的初衷也只是跳舞吸引客人罢了,但是那醉仙楼的老鸨奸诈狡猾,设计让她接客。”

      “但是她还是没有接!她想着跳完最后一支舞,她便与你一起,去京都赶考,过日子。”

      “但是这一切,都在那一天消失了——”宗政莨辛吸了一口气,眸光中的痛意只增不减。

      “那日清晨,姐姐说她最后再去一次醉仙楼,便不去了——但是她那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

      她说完,直接跌坐在了地上,捂着脸痛哭了起来,泪水从指缝流了出来,在场之人皆有些泪目,不禁同情她起来。

      然而梁一指,却是听的身子呆住,眸光涣散,不知道想着什么,预想的绝望并没有从他脸上表露出来。

      这不禁让凤北柠有些疑惑,他真的爱宗政涟漪吗?

      “涟漪…涟漪…啊——”他大吼一声,直直地倒了下去,身子与地面碰撞发出“砰”的一声。

      他躺在那里,动弹不得,看着这蓝天白云,竟是咧嘴笑了起来,泪水从两边眼角流出,浸湿了地面。

      他抬起手,看到了自己袖口的花纹,轻轻呢喃起来“涟漪——涟漪——涟漪……”

      不知道他这样唤了多少声涟漪,在场的人也没有打断他,均看着他的动作。

      过了很久,他似乎唤累了,猛然揪着自己的衣襟,眼里都是绝望,看着宗政莨辛“杀了我,我求你,杀了我!”

      那样乞求的神色,与刚刚全然不同。

      凤北柠抬眸,看到对面的宗政莨辛,抽出腰间的匕首,紧紧握住,朝着地上的人走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