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39章:回

    第039章: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案子破了,事情告了一段落,凤北柠连夜写信给凤枳禅,与他说了这池州的地方官员等事。

      朝廷那边立刻将派一人过来,来做这池州的地方官。

      凤北柠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回想起京都还有事等着她,瞬间又惆怅起来。

      眼看着长孙迟良对她忽冷忽热,她总感觉这事情,还是有些怪异。

      自那日宗政扶筠扶她回来之后,她也未曾见过那与他容貌一样的白衣男子。

      想来他也是真的伤得很重,不过这与她无关。

      问过了长孙迟良,他准备明日回京都,既然如此,她想在这池州玩耍一番的心也散了。

      反正她此次前来,也只是来寻他的,这池州的美景再多,也不能将她留住。

      今日她去了一趟来时的客栈,将惊鸿牵了回来,随即便迎面碰到了宗政扶筠。

      她不禁起了防备状态,因为上次在这客栈见到的人,可不也是他!

      “你是…宗政扶筠?还是…”她微微张嘴,眯眼问了起来,她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来赌。

      “这么紧张?看来是被吓到了啊!”只见来人一脸戏谑的看着她,脸上那贱贱的表情,这不就是宗政扶筠吗?

      她立刻将提着的心放了下来,这般模样,倒是宗政扶筠,不过她仍旧不能太过于松懈。

      她牵着马走上前去,看着他好一会儿,没有见对方动手,便不由问“话说你那孪生弟弟与你如此相像,若他今后伪装你,本王岂不是看不出来?”

      他听罢沉思了一会,随即点了点头“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你竟对我这么不了解?”

      看他失望的神情,凤北柠眉心一跳,她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我们…对个暗号?”她眼眸一闪,闪过了狡黠,对着他肯定得眨了眨眼。

      宗政扶筠古怪的看了她一眼,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也不等他同意,她就这么走上前来,附耳说着,宗政扶筠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他站在那里,不经意动了动眸子,瞥见她精致的耳垂,随即又立刻移开,他似乎…从未见过她女装模样?

      “看什么呢你?可听清楚了?”身旁的人说完了,她立刻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严肃模样。

      宗政扶筠立刻回神,摸了摸鼻子点了点头,但是眸光仍然会不受控制的朝她看过去。

      “既如此,那宗政兄,后会有期,京都是个好地方,你可以来看一看。”她难得地对他拱了拱手,凤眸一闪一闪。

      他就这般站在那里,看着她离去,没有应声也没有多余的神情。

      她身着男装,牵着红鬃马,朝他微笑拱手的场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也是那匆匆一别,让他已经沉寂的心,似乎得到了浇灌,他沉声,眸子微眯,那好看的眉头舒缓起来。

      他决定——

      **

      走到池州城门口,便瞧见某人一身玄衣,站在那里,负手,摆着一张黑脸。

      见到她前来,他紧皱的眉头这才舒缓了些“怎么这么久?”

      摆着一张黑脸给谁看呢?

      凤北柠心里忍不住幸灾乐祸,不过面上仍旧一副茫然模样“怎么?本王可没让太傅等。”

      这话确实是有些令人火大了,某人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没好气地看着她“本太傅何时说,是在等你?”

      ???

      凤北柠眉心一跳,皱眉看着他,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她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人,不由心里有些疑惑,好奇看着他。

      她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来和她抢人?

      然而某人却神色一变,立刻转身上了马车,毕池见此,甩动手中的绳,马车徐徐动了起来。

      行啊,这是在耍她?

      凤北柠顿时有些生气起来,她倒是没想到,长孙迟良竟是有这分情趣起来了?

      她抿了抿嘴,摇头忍不住笑了,抬腿上马跟了上去。

      池州一行,也算是落下了帷幕。

      此次经历,也是凤北柠没有预料到的,本想着心中直奔长孙迟良,没料到竟是碰上了一桩案子。

      想来也是叹息,那如花般的人儿,就这样殒命。

      她目光忽的瞥上这紧闭帘子的马车,若是有一天她与长孙迟良陷入两难之地,他会怎么办?

      若是她将他心里的那个人杀了——

      想到这她立刻晃了晃脑袋,皱眉担忧地看着这帘子出神。

      “王爷这是?”

      岂料他忽然间将帘子掀开,骤然与她对视,饶有趣味地看着她调侃。

      她眸子一闪,立刻移开了,回过头,没有再看他。

      这种偷看被抓包的场景,着实是有些尴尬。

      不过她是经历了这么多事的人,怎么可能会尴尬?

      她立刻坐正了身子,平视前方,没有再看马车这边一眼。

      长孙迟良看着她紧绷的身子,勾唇笑出了声,收手放下了帘子。

      意识到他的动作,凤北柠也不由松了一口气,没好气看了马车一眼,这是能看到她?

      一路无话,池州隔京都,也是有一段距离,照这么下去,恐怕得三日后才能到京都。

      不过她们也是要体谅太傅大人这‘柔弱’的身体,还得坐马车。

      想到这里,凤北柠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她忽的想起了他们儿时的场景。

      那会在皇宫里头,她照常去找他,却发现他被同堂欺负,看上去竟是委屈极了。

      她那是第一次见到他这般神色,不由就感觉心里软噗噗的。

      她直接上去将他们打跑了,那一刻她竟是觉着,自己似乎比他更年长些。

      “王爷这扯开的嘴角…实在是让本太傅多想。”

      他忽的出现在她面前,顿时将她吓了一跳“太傅走路没声?”

      长孙迟良颔首,低眉看着她这抱怨模样。

      他抿了抿嘴,没说什么,走到她旁边坐下,凤北柠立刻向旁边移了移。

      毕竟刚刚想着他儿时糗事,现如今这样若无其事的和他坐一起,还是有些考验心态。

      已然夜幕降临,在这山林驻足停下来休息。

      山林近的出奇,宛如暴风雨前的宁静,不过凤北柠却没有想这么多,因为长孙迟良坐在她旁边,就已经乱了她心神。

      “在想什么?”他坐过来些,柔声问道。

      凤北柠猛然一个咯噔,眼珠转个不停,支吾半晌,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但是这身后的脚步声,她却听的真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