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41章:大理寺少卿

    第041章:大理寺少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公子,王爷,你们没事吧?”

      毕池迎面走上前来,脸上的血迹让人惊讶,似乎真是有以一敌百的经历。

      凤北柠与长孙迟良对视一眼,均摇了摇头,她四处环顾了一圈,竟是没有看见刚刚争先上前来的死侍。

      “你将他们全杀了?”瞥见一地的尸体,凤北柠惊讶问道。

      毕池立刻摇了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王爷说什么呢?毕池还没到达你的境界,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跑了,追也追不上。”

      想来是长孙迟良将那女子杀死,所以他们便跑了。

      “处理一下,即刻启程。”长孙迟良淡漠瞥了地上的尸体一眼,随即冷声吩咐毕池。

      这突如其来的变脸,又让凤北柠沉下了脸,她瞥了他一眼,自己走到林中去牵惊鸿。

      不禁瘪嘴,还真是个善变的男人!

      这一世的长孙迟良,她根本预料不出他的性格,喜怒无常,阴晴不定,几乎就是形容的他。

      路程仍旧进行,三日后,便到了京都。

      两人道别,回到七王府,凤北柠便即刻将席秋唤了进来。

      “如何?本王离开的这段时间,丞相府可有什么动静?”

      她站在窗前,神色平静地问到,似乎已经在运筹帷幄之中。

      “禀王爷,左相仍旧闭门不出,至今已有数月没上朝,右相有些躁动,进来似是大量运输某物,封的严实,看不出来是何物。”

      席秋拱手低眉,严肃恭敬地禀报这些事情。

      凤北柠听罢,勾唇轻笑了笑,看来有些人…还是按捺不住了啊!

      “席秋你看,今日的天色,刚刚好。”她抬手,赫然指向一处,眸子逐渐变得坚定。

      席秋疑惑抬眸看去,那里空无一物,她并未看到什么,而且王爷不是说的天色吗?为什么手会指向地上?

      “王爷?”她探头不禁疑惑看了她脸色一眼,王爷这是怎么回事?

      从池州回来,她似乎变了不少!

      **

      今年的雪仍旧下的有些大,寒风凛冽,灵活不已,机灵穿进人们的领口,一瞬间凉到了心底。

      凤北柠早早起了,在院中扫了些积雪,便身着朝服去了皇宫。

      今日早朝,长孙迟良并未来,反而来了一个‘稀客’!

      而凤北柠看到这人,却是有些震惊,因为此人——正是她前世的夫君!

      大理寺少卿,陈栝!

      “哈哈哈,陈大人竟是回了京都,也不早早与朕说说。”凤枳禅见到此人,直接乐开了花。

      他一身白色朝服,与凤北柠一样,面色严峻,一双深邃眼眸似乎能看到人们的心底,鼻梁高挺,皮肤白皙。

      凤北柠眸子不禁一颤,这么一看来,这陈栝,倒是与前世有些区别!

      前世她出嫁之日,便是北朝被灭国时候,莫非这陈栝——

      想到这儿,她看向陈栝的目光,不由有了几分谨慎,看来以后,做事估计得留一线。

      这整个京都,都知晓陈栝的名声,年纪轻轻,便已然协助他父亲破了几桩悬案,实力不容小觑。

      倒是有人将他与七王爷,长孙太傅放在一起比较,三人这么一比较,倒是感觉不相上下了。

      但是饶是有这么厉害的三人存在的北朝,在前世,仍旧被灭国!

      她与长孙迟良,自然是不会背叛北朝,那么这最大的嫌疑,就是他陈栝了!

      “圣上恕罪,昨日臣归来甚晚,实在来不及前来觐见。”他抬手,低头轻声说着,不卑不亢,乍一看倒是有几分风骨。

      这不禁让凤北柠多看了几眼,这怎么看,都不会想到他竟会叛国!

      明明长着一副让人安心的面孔,实在是——

      “哈哈哈,原是如此,陈大人辛苦了,不知此次去锦州,境况如何?”

      凤枳禅看着他的眼里都是满心欢喜,似乎已经忘记了这早朝还有其他人。

      凤北柠负手站在那里,挑眉瞧着这皇兄一脸欣喜又有些克制的模样……

      “锦州一切都好,只不过半月前的一桩案子,恐怕涉及京都某些官员,具体事宜,待下朝我与圣上细说。”

      倒是个聪明的,知晓点到为止,凤北柠瞥了他一眼,眼里闪过一丝赞赏。

      然而这陈栝站在这里良久,除了看凤枳禅的目光,其他人连一个余光都没有给。

      既然他话都说到这份上,凤枳禅也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抬手便退朝了,其他人也没有异议。

      “七王爷留下。”他忽的一声,令凤北柠立刻无奈瘪嘴,她还有事……

      待所有人离去,陈栝的目光这才在凤北柠身上停留了一下,不过也很快移开了,似乎对她没什么兴趣。

      “……”

      凤北柠自然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不过这轻蔑的眸光是什么意思?

      “皇上还有何事?本王还有他事。”她低眸,平静地瞥了凤枳禅一眼,也没有再看陈栝。

      若不是他是她前世所嫁的人,她自然也不会多看他几眼,毕竟她心中已经有了太傅,不得看其他男子。

      纵使是个容貌好的。

      “陈大人且细细说来。”凤枳禅笑容满面,没有理会凤北柠的话,抬手让陈栝开始讲。

      凤枳禅意思明显,陈栝也没有多说什么,如实说来。

      “锦州半月前,一个富贵人家忽然死了一个儿子,尸体不见踪影,只道是自杀。”

      陈栝低声说着,凤北柠听的嗤声,别说声音还挺好听,与她的太傅有的一拼。

      “后来呢?”龙位上的那个眉头紧皱,似乎对这件事有点兴趣了,张嘴让他继续说下去。

      一旁的大总管不经意擦了擦汗,早知道是这种事,他应该早些退下的。

      “后来,听闻京都有一个富人家将尸体拿了去,虽说是旁人所见,但是消息属实,所以臣便连夜赶回来,想要去找一找这‘富人家’。”

      他低眉,说的不平不淡,似乎真的在阐述事实罢了。

      “嘶~”凤枳禅听罢深吸一口气,饶有趣味的朝凤北柠看了一眼“这事得快些查出,给锦州人一个交代。”

      凤北柠心里不由嗤笑一声,说的轻巧,这京都富人家这么多,怎么找?

      想必这人也是有几分胡扯,自己也是京都人士,怎么不懂这些?莫非毫无理由一家一家找下去?

      “王爷似乎对本官不太友善!”一直没看凤北柠的某人忽然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咬牙微笑说出了这句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