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43章:边关来信

    第043章:边关来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

      凤北柠听的有些震惊,凤眸逐渐睁大,忽的笑出了声“陈大人…还真是…有趣的很!”

      他未免想的也太多了,她自己都没有想到那层意思,他竟然说知晓她的意思?

      还真是……

      她看着陈栝,愈发觉着他像一个蛮人,五大三粗的蛮人。

      但是那张俊俏白皙的脸,又让她觉着自己是错觉。

      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王…爷…你别说了,本官对她坚贞不渝,不会动摇!”他竟是急了,瞬间别过头去。

      那白皙的脸上有了几分红润,像女子娇羞一般。

      凤北柠见得眉头一挑,还是个纯情的,也不必逗他了。

      “陈大人你想太多了,本王今日前来,只是想告诉你…七日后右相府大寿……”她说罢,附耳过去,将自己的计划说与他听。

      谈及正事,陈栝脸立刻恢复,变得严肃起来,待凤北柠说完,他已然皱起了眉头。

      斟酌了再三,他还是问出了声“王爷消息可属实?”

      凤北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左右看了看,凑上身去悄声点头“陈大人,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本王说的是否属实?反正你武艺高强,想来这对你来说是没问题的。”

      她一副相信她的模样,瞬间还夸了陈栝一把,果不其然,陈栝陷入了沉思。

      这样说来,他也是犹豫了。

      “干什么呢?离远点!”凤北柠身子还没来得及缩回去,就被一个人猛然扯了过去。

      她脑袋瞬间撞上了一个人的胸膛,还挺坚硬!

      “是谁这么——”她揉着额头没好气的抬头,刚想说什么,但是却在见到那个人的容貌时戛然而止。

      “太…太傅?”她张了张嘴,竟是有些结巴起来,她无奈闭了闭眼,这嫌疑不是更大了吗?

      陈栝见到来人,仿佛有些惊讶,立刻站起身来对着长孙迟良拱手,恭敬不已。

      “见过太傅大人。”

      凤北柠抿了抿嘴,看向他的眼里多了几分不屑,行啊,对长孙迟良这么恭敬,对自己竟然都不行礼!

      长孙迟良眸子微抬,不经意瞥了陈栝一眼,随即抱着凤北柠的手紧了几分,眉头一挑“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在这里和陈大人谈事情?”

      见他这个模样,凤北柠心里瞬间想要逗弄一番,直接从他怀中挣脱出来,得意扬头“对啊,与陈大人,聊些事情。”

      果不其然,长孙迟良成功被她激怒了,“怎么?这北朝还有什么事情,是本太傅不能知晓的??”

      他咬牙,生硬地对凤北柠问道,这话一出来,直接将凤北柠逗乐了。

      他急了!

      见着这两人争锋对麦芒的态势,他立刻对着两人拱手,快步走了出去。

      长孙迟良眉头这才舒缓了些,这陈栝再站下去,他可不能确保他不会受伤!

      “大晚上的,太傅怎么来了这揽月居?”

      凤北柠不怕死的看着他的眸子,抬手抓住他,明知故问道。

      他眸子不经意瞥过自己的手,瞬间心情好了点,不过面上傲娇的模样,仍旧有些明显。

      “怎么?你能来这揽月居,本太傅就不能来?”他冷声说着,话中意味明显。

      “如此,那本王先走一步,夜已经深了,太傅也早些回去歇着。”

      凤北柠适时松开他的手,笑着走了出去,没有半分留恋。

      这更加让长孙迟良炸毛了!

      逗完他,她顿时感觉自己的心情都好了许多,似乎这世间能大程度牵扯她心情的人,恐怕也只有他了!

      夜确实已经深了,她裹紧了身上的毛绒袍子,抬头看向了这漆黑的夜空。

      略微有亮点出现,那应该是她心中的希望吧。

      她的世界一片黑暗吗?

      似乎并不然~

      再过一个月就要到三十一年了,这大雪也逐渐有了停止的趋势,想来三十一年到来,万物复苏。

      她的希望,也会出现。

      北朝,会永远都在吧?!

      她不能确定——

      回到七王府,她便早早睡了,每日面对的事情诸多,她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翌日清早,席秋便送了一封信于她,神色有些严峻。

      这信边缘有些凸起,是北朝边境地区的信,想来她这里来了一份,皇宫恐怕也已经收到了一份。

      打开信,便可瞧见张扬恣意的字体,但是这信上的内容,却是让人揪心。

      :密探来报,梁国月后直接攻进北朝境内,我等军队稀缺,望七王爷领众人来支援。

      谢奎启。

      凤北柠缓缓将信放了下来,眸子逐渐眯起,这信明明古怪至极,但是这字迹却是谢奎。

      字里行间都是让她前去支援,但是具体原因没有说清楚,虽说是密探来报梁国有所动作。

      但是这主要的目的,还是让她领军队前去,看来梁国一行,恐怕有些风险。

      这一招请君入瓮,想来已经谋划许久了!

      她抬眸,看了席秋一眼,前世这女子军均丧命在那里,这一次她不禁犹豫起来了。

      她们也正值青春年华,就这么陪她去陷入危险境地,她不敢这样……

      不如此次,就让她一个人去吧,她一个人,多少也容易脱身,不会轻易丧命的——

      “下去吧,本王思量一番。”她抬手,让她退下去。

      席秋见状,也大概明白了这信上的内容,张了张嘴,担忧看了她一眼,缓步走了出去。

      凤北柠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若是将她们安顿在暗阁内,想来是安全的。

      但是她们若是知晓,定然会前来助她,这么一来,倘若被有心人利用,恐怕会全军覆没。

      “王爷。”门口席秋的声音忽的再次出现,将她的思绪打断了。

      “何事?”

      “陈大人求见。”

      陈栝?

      她忽的想到自己昨晚说的话,立刻站起身来,想来这右相家,还是需要去一遭。

      有陈栝相助,这案子,也快结束了。

      “快将他请到堂中。”她走出门,立刻吩咐席秋,眸子里的光芒有些明显。

      这么一来,得闹一闹右相府再说了。

      **

      这边承安殿,众人大气不敢出一个,每天上朝还真是恐慌的很,昨日见着七王爷与陈大人上朝,今日又见着长孙太傅上朝,整日提心吊胆,属实有些……

      且今日长孙太傅似乎没有看见王爷,脸黑的吓人,一直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