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47章:醋

    第047章: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就这么让他走了?”宗政扶筠指着他的背影,疑惑的问到。

      凤北柠抬头,看着他的背影眯起了眼,经过刚刚的对话,很明显他不是右相府的人。

      想必也不会给她们带来什么麻烦,走了也好。

      不过瞧见那人利落的身手,感觉并不像是受了伤的人!

      而且这黑衣人……

      不是她刚开始看见的那个黑衣人!

      看来还有同伙。

      想不到除了他们,也有其他的人想要扳倒右相。

      “那现在怎么办?”陈栝抬头,看向凤北柠,皱眉问。

      凤北柠沉思,现如今这个模样,她也是无奈,本以为这里面会是……

      抬头瞥见这日头,她叹了一口气“先回席间,如果有其他事再通知陈大人。”

      今日恐怕就只能如此了,莫非她怀疑错了?

      但是右相府前段时间形迹实在古怪,不得不让人怀疑,如果只是简单的兵器,金银财宝,也不会如此兴师动众。

      回到席间,她便陷入了沉思。

      右相府如此之策,掩人耳目,莫非他是知晓…

      凤北柠骤然抬头,看向了主位上的右丞相李昌。

      今日是他的寿宴,他倒是满脸笑容,宾客高朋满座,这些人为何而来,他想必是心知肚明!

      男子女子不在一处,但是这似乎并不影响某些人。

      因为这对面,便是男子所坐之处,两个地方,就是以屏风为间隔。

      两处纷纷都能看到主位上的人。

      凤北柠坐在靠前面一点,可以很清晰的见到对面男子席间的人。

      刚抬眸,便瞥见一人,直接与他对视!

      她骤然回眸,低下了头,那人不正是长孙迟良吗!

      他怎么会在这?

      这种事情他不是一般不会来吗?今日是怎么回事?

      她抬手,挡住了自己的面容,不让他看到自己,她座位本就靠前,屏风只挡住了一半。

      也就是这一半,足以让对面的长孙迟良看清她的面容。

      “哈哈哈哈,今日老夫寿宴,多谢各位前来,今日吃好喝好,不醉不归!”

      李昌一头白发,站起身来,手举酒杯,满脸笑容。

      看着座下的来人,细长的眼睛扫视一圈,心里对这些人都有了一个大概的底。

      认识的不认识的,他差不多都能记住了。

      凤北柠立刻看向主位,并未见到凤枳禅,立刻松了一口气,想必以凤枳禅的性子,是不会参加这种——

      “皇上驾到!”

      一声高呼,直接将凤北柠的思绪打断,听清这话,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抬手抚上了脸颊。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其他人立刻站起身来,众目睽睽的望着这门口,只见一身明黄色便衣的凤枳禅满面笑容走了进来。

      李昌立刻离开了主位,笑着迎上去“参加皇上。”

      其他人也闻声,对着凤枳禅行了行礼。

      凤北柠扶额站在那里,一脸无奈,这下事情倒是变得麻烦多了。

      本想着寿宴过后再去那屋子去看看,现如今恐怕……去不了了。

      长孙迟良加上凤枳禅,她今日恐怕是不得安宁了。

      “平身,不必多礼,今日只是右相寿宴,朕前来贺寿,当做平常模样就行。”

      凤枳禅抬手,客套话直接说了起来。

      话虽如此,但是这凤枳禅一来,席间的人哪有什么随意的人?均变得严肃起来。

      李昌倒是一脸坦然,笑脸托着凤枳禅走到了主位上,嘴里说着些奉承话。

      “五公主到。”

      众人刚坐下去,门口又传来了一道声音,又慌乱站了起来。

      凤北柠倒是一脸平静,端起一杯酒小口抿着,眸光没有离开酒杯半分。

      凤长妍小步走进来,盛装出席,一脸娇羞,平日里的张扬跋扈全然不见,由身边的宫女小心扶着,巧笑嫣然的缓步走了进来。

      凤北柠仍旧没有给她一个目光,这凤长妍心里那点事,她一清二楚,不想戳破她。

      “参加五公主。”其他人立刻面无表情对她行礼。

      凤长妍面色一僵,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嘴角抽动几下,抬手柔声“各位不必多礼——”

      还未等她说完,其他人立刻收了礼仪,坐了下去。

      这一动作直接让她的笑容瓦解,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哈哈哈,皇妹也来了,快来皇兄身边坐着。”凤枳禅倒是个和事的,直接挥手让她上前来,打破了之前的尴尬氛围。

      凤长妍这才高傲的扬起头,淡漠地瞥了其他人一眼,对着凤枳禅憋嘴“谢谢皇兄,但是皇妹想坐在长孙太傅身边。”

      “来人,安排椅子。”

      凤长妍话刚落下,李昌便立刻抬手让下人抬过来一把椅子,放在长孙迟良身旁。

      凤长妍笑容立刻绽放,满意地看了李昌一眼,想不到这右相老头还是个有眼力见儿的。

      她高兴的跑到长孙迟良身边,挨着他坐了下来。

      “咔嚓!”

      一道清脆的声音,直接将众人目光移过去。

      只见凤北柠黑着脸,低眸望着面前的食物,手中的酒杯已经在她掌心碎成了渣渣,可见刚刚所听到的声音,便是这酒杯碎掉发出了声音。

      “呃…来人,快给七王爷换一个酒杯!”

      李昌脸色一变,立刻吩咐旁边的人。

      一旁的人大气不敢出一个,知道七王爷的脾气,都不敢多说一句话。

      主位上的凤枳禅不动声色的瞥了长孙迟良一眼,见他还一副平静的模样,不由为他捏了一把汗。

      七皇妹这是——

      真动怒了!

      长孙迟良微微低头,敛去一切目光,认真的品着自己手中的酒,面无表情。

      对于凤长妍坐在自己的身边,他也是一副无所谓模样,仿佛身旁没有这个人一般。

      凤北柠眉头一挑,行啊,这个男人。

      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她将手中的酒杯碎片一个个的捏到自己的桌上,一脸泰然。

      纵使有些鲜血,但她似乎并未感受到疼痛一般,淡漠不已。

      “你没事吧?”

      忽的一人走上前来,关心问到,还递给了她一方手帕。

      “宗政兄?本王无事。”

      她回头,瞥见是宗政扶筠,倒是有些震惊,据他所知,宗政扶筠座位于她,是有些距离的。

      宗政扶筠没有说话,反而是微微弯身保持着递给她手帕的动作。

      众人立刻好奇地看着他们。

      那是何人?竟然对七王爷这么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