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48章:不辞而别

    第048章:不辞而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凤北柠抬眸,环顾了四周一眼,抿嘴接下了他的手帕,胡乱擦了擦自己的掌心。

      随即站起身,对着凤枳禅抱拳。

      还未说话,凤枳禅已然明白了她的意思,立刻抬手让她去。

      凤北柠见此,目光不自觉移到了长孙迟良身上,眸子里有些恍然,后终究一狠心,转身走了。

      宗政扶筠立刻跟了上去。

      众人均不由松了一口气,心提起来的样子,还真不好受。

      离开席间,凤北柠直接,朝着门口走去。

      “你要走了?”宗政扶筠快步走上前来,抓住了她的手腕。

      凤北柠叹了一口气,不得不停下脚步,有些无奈地看着他“怎么,宗政兄还有何事?”

      对于宗政扶筠,她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也没什么事,不过你要做什么事?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反正我早就在池州待腻了。”

      他挑眉,很感兴趣的看着她。

      凤北柠抬头看着他,满眼疑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她眼珠一转,忽然想到什么,抬手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

      “本王确实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她说些,眼里逐渐泛起了光芒,狡黠之意明显。

      宗政扶筠眉心一跳,他怎么感觉…自己进了贼窝?

      **

      夜幕降临,凤北柠坐在桌前,低头奋笔在写着什么。

      每写一封信,她脸色便黑下去几分。

      到了半夜,她终于停下了笔,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三封信,她抬眸,想到了什么,手逐渐握紧。

      “席秋。”

      她低声唤了一句,席秋立刻推门而进,恭敬的看着她“王爷有何吩咐?”

      她抬头,看着席秋没有说话,竟是勾唇笑了起来,眼角的泪水若隐若现。

      她低头,伸出手,将这三封信递给她“明日,将这三封信分别交给各自的人。”

      席秋没有看见她的泪水,有些疑惑的接过信,明日王爷有事?怎么忽然写信?

      她一一看了看,分别是给大理寺少卿陈栝,还有当今圣上凤枳禅,还有一封信是给她的?

      “王爷?”她有些不懂。

      “明日再看,你先将前面两封信交给他们,最后才看你自己的。”她抬眸,望着她笑。

      那冷艳的眸子里,也是出现了少有的情感,竟是让席秋感受到了一丝慌乱。

      “是…”她小声应到,抓着这三封信紧了紧。

      其实她想问的是,为什么没有长孙太傅的信?

      王爷不是一向…最在意长孙太傅吗?

      “好,退下吧。”凤北柠不再多说,低头看着自己拿出来的兵书。

      席秋应声,皱眉看了她一眼,她怎么感觉,王爷今天怪怪的?

      莫非是在右相府受了什么刺激?

      她走出去,抬手将门关上,歪头想了想。

      凤北柠抬头,瞥见外面的圆月,一阵风吹过,有些泛凉,她不由的缩了缩身子。

      今年的除夕,她似乎不能在北朝过了。

      而此时太傅府内,某太傅回想起自己今日所做之事,陷入了沉思……

      今日他确实是有些太过了,想必她气得不轻。

      一想到凤北柠炸毛的模样,他就不由自主的乐了起来,不过明日还是得去一趟七王府,不然她容易多想。

      **

      翌日清晨,天还未全亮,只露出一丝丝光。

      凤北柠牵着惊鸿,走出了七王府。

      刚走出门,便看见了同样牵着一匹马的宗政扶筠站在那里,满脸笑容。

      “我说王爷,你这…有些做贼的感觉啊。”

      他挑眉,调侃到。

      凤北柠听罢勾唇笑了,跨步上马,偏头看了身后的七王府一眼,随即又朝着某一处深深看了一眼。

      随即低头敛去眼底的情感,对着宗政扶筠翻了个白眼“别贫了,事不宜迟,快走吧。”

      说罢,惊鸿马蹄一抬,跑了起来。

      宗政扶筠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上马跟了过去。

      两个时辰后,长孙迟良提着一盒糕点,身后跟着毕池,走到了七王府的门前。

      看着这紧闭的大门,长孙迟良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此番来有些张扬,她怎么还不来见他?

      不应该早就知道消息了吗?

      他眸子瞬间暗了下来,毕池心里一个咯噔,身子不自觉紧绷起来,大气不敢出一个。

      他认命的闭了闭眼,快步走到门口抬手,准备敲门。

      “咯吱”一声,还未等他手落下来,大门被打开,一女子红衣劲装走出来。

      长孙迟良眸子立刻亮了起来,瞬间抬头看去,但是见到那人之后,却又是暗了下去。

      是席秋。

      “你家王爷呢?”毕池抿嘴,迟疑地看着她问到。

      公子都这般模样了,七王爷怎么还不出来迎接?

      席秋抬眸,直接看向了长孙迟良,轻笑一声“王爷走了,今日一早,我也是刚知道。”

      太傅大人以前对王爷的种种,她都有所耳闻了,现如今竟还想着让王爷亲自来迎接?

      “走了?去哪了?”

      毕池惊讶出声,立刻问了起来,他觉着七王爷出门办事,恐怕也不会太远。

      只要在这北朝境内,他还是有信心帮公子找到她。

      “梁国!”

      席秋仰头,清冷地说出了这句话,随即没有再看他们一眼,面无表情的拿着手中两封信走了过去。

      “哎,你这什么意思?竟然不对我们公子行礼?没大没小!”

      毕池看着她目中无人的模样,立刻不乐意起来了,指着她的背影说了起来。

      而等她身影完全不见,他这才住口慢慢走到长孙迟良身边,担忧地看了他一眼。

      “公子?”

      长孙迟良眸子暗沉至极,好看的眉头皱起,一身青衣站在那里,周身气息都在颤抖一般。

      手里抓着这糕点的绳子紧了几分,似乎想要将这绳子拧断。

      毕池恭敬站在那里,小心瞥了一眼,不敢多说什么。

      半晌,他抬起头,薄唇冷冷吐出几个字。

      “去梁国!”

      语毕,将手中的绳子松开,转身走了,糕点掉在了地上,好在外面还有一层油纸。

      毕池低头看了一眼,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还真是可惜了。

      刚准备追上长孙迟良的步伐,却发现一只手伸过来,又将糕点小心拾起来,抱着走掉了。

      毕池见着眸子里都是惊讶,这是他认识的公子?

      竟然回来将这糕点捡了起来?

      实在是——

      奇观!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