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55章:惊梦

    第055章:惊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而在房中,某人脸却黑了下来,看着床上紧闭双眼的女子。

      他倒是不知道,她竟然擅自穿了女装?

      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太傅!”

      他正想着怎么惩罚她,没想到她却忽然的闭眼喊了一声,他的心瞬间一个悸动。

      手直接紧紧抓住她的手。

      “长孙迟良!”

      又是一声大喊,床上的人儿似乎恨不得睁开眼来看着他。

      他心里更加焦急起来了,紧紧抓着她的手心疼不已,为什么她会这么恨他?

      可以看到,她额头上出现了细汗,紧闭的眸子几次欲睁开。

      他抬起袖子,替她擦了擦额头上的上,心已然提了起来。

      早知道这次来梁国就将温蚕带过来!

      也不知道她是梦到了什么,竟然对他有这么强烈的恨意……

      他明明——

      他忽然眸光一闪,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即心骤然抽痛起来。

      猛然抬手抓住自己胸口的衣裳,痛苦的脸皱成一团。

      原来……

      原来是那个!

      而凤北柠现在,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分离。

      她做了一个梦,梦中人是长孙迟良。

      而且这个梦…还是她前世经历过的。

      北朝忘川崖,他站在那里,身后瀑布直下,身前站着凤北柠。

      “太傅!”

      她眸子里都是惊恐,慌乱的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

      她伸出一只手,想要去抓住他,但是他的话却让她停留在原地。

      “我的心,可化作十分,七分于北朝,三分于你。”他忽然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一时间将凤北柠震住了。

      他说些,缓缓抬起了头,眼眶中的泪水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他薄唇轻启“现如今北朝已经灭亡,我心中的信念也已经消失了……”

      他说完,低下了头,自嘲了笑了笑“枉我为北朝奉献一身,竟是落得个死后无冢的地步。”

      凤北柠顿时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她心里变得着急起来了。

      “长孙迟良!”

      她大喊了一声,眼里泪水逐渐涌现,手缓缓抬起“你别做傻事……站在那里别动。”

      “柠儿~”

      他忽然地抬起头,温柔唤了她一声,像是诀别一般……

      凤北柠瞳孔逐渐睁大——

      眼前的白衣男子,他张开双手,身子往后躺去,顷刻间掉落!

      “长孙迟良!”

      她大惊失色,立刻跑过去,然而白衣男子的身体,已然没入万丈深渊,没有一丝痕迹。

      凤北柠顿时呆住了,她傻傻的站在那里,看着下方一忘不见底的悬崖,抬步逐渐向前。

      “你干什么?!”

      手臂突然被一个人扯住,并且还伴随着些气愤的语气。

      转身看去,竟然是陈栝!

      他抓住她的手臂,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抬手将她扯进怀中。

      轻声细语,拍着她的后背安慰“没事…没事,以后我照顾你…”

      随后便是感觉自己后脑一痛,失去了知觉。

      半空中的凤北柠,不禁泪目起来,原来……这才是真相!

      她眨了眨干涩的眸子,没有出来一滴泪水,她不禁疑惑的抚上了脸庞。

      她好像……没有泪水了。

      她好像……已经流干了!

      往事历历在目,宛如昨日。

      她闭了闭眼,身子朝着身后的瀑布躺了下去。

      **

      再一睁眼,便是长孙迟良的脸。

      她眸光顿时一寒,不分青红皂白直接一拳打了过去,正中他的胸口。

      刚眯眼的长孙迟良顿时被打的有些肝痛,捂着胸口震惊的看着凤北柠。

      “你这是干什么?谋杀亲夫啊?”

      他有些疑惑的看着凤北柠,张口就是占便宜。

      凤北柠脸有些茫然,随即立刻抱着膝盖后退些,往床里面进去了很多,直到贴着墙壁,她才没有再动弹。

      她的眸子宛如一只收到惊吓的小白兔,双眼通红,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长孙迟良。

      逐渐变得通红,但是却没有说一句话,红唇有些颤抖,又有些倔强。

      长孙迟良张了张嘴,立刻心疼起来了。

      “你怎么了?”

      他伸出手,柔声问到。

      他想要去抚摸一下她的发顶,但是这一动作却似乎惊吓到了她,她又往里面进去了些。

      长孙迟良动作一滞,手掌攥紧了一下又松开,望着床上缩成一团的人儿不知道怎么办。

      如果让人看见凤北柠这个模样,一定是惊讶l极了。

      因为她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走过这样的表情和动作,这与平日里的凤北柠截然不同。

      长孙迟良没有再说话了,他就这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凤北柠。

      只要他动一下,床上的人便身子颤抖一下。

      “为什么要丢下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床上的人儿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却是让长孙迟良心里骤然一紧。

      他微微低头,抿着嘴没有说话,他喉头上下动了动,随即缓缓抬起头来。

      一脸茫然的看着她“柠儿你在说什么?”

      凤北柠抬眸一愣,她倒是忘记了……

      这重生回来的……

      只有她而已!

      “没什么…”

      她轻声呢喃一句,又低下了头,脸整个埋在臂弯中,没有露出一点点。

      让别人根本看不到她的表情。

      他倒好,什么也不记得,自己做的事情,都只有别人知道。

      她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不由觉着可笑“太傅怎么来了?”

      她眼眶有些通红,看着他冷声疑惑问到。

      长孙迟良听罢一顿,眸子有些躲闪,随即抬头看着她,皱眉尽是担忧神色。

      “我若是不来,你岂不是会被那个男人接住?”

      这话听着似乎有些酸溜溜的意思,凤北柠听罢抬起了头,看着他的眼里有些嗤笑。

      什么时候,他长孙迟良也会担心她了?

      经过刚刚在梦中的画面,她现如今看着他,只剩下失望。

      他心里只有他的北朝,北朝在他心里,有七分,而她在他心里,却只有三分。

      北朝灭亡,他竟是丢下她!

      完全没有想过她的感受,真真是令人心寒。

      面前的长孙迟良脸色有些茫然,但是眼里又是及其的隐忍,他没有与她对视,他眼里还有些都是躲闪。

      “他是本王的朋友。”凤北柠颔首,抿嘴说到。

      言语中有些生疏,也坐起了身子,没有再看长孙迟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