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56章:别扭

    第056章:别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她抿嘴,没有再多说什么,躺了下去“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长孙迟良一愣,眸光微闪,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好。”

      再次深深看了凤北柠一眼,他略微低头走了出去。

      一向傲娇入骨的长孙太傅,在这里也只能听话的走出去。

      听到门关闭的声音,凤北柠这才将头露出来,看着这紧闭的房门,久久不能平静。

      眼角的泪水缓慢流下,没入枕头中。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梁国皇宫:

      “什么?七皇子竟然对一个女人很感兴趣?”

      一美人斜卧榻上,刚端起茶杯,便听到了这个消息,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手里的茶杯重重放下,眯起了媚眼。

      哼,看来又得开杀戒了!

      地上跪着的侍卫僵硬着身体不敢动弹,小心翼翼瞥了上面的女人一眼,立刻吓得低下了头。

      看这个模样,她是真的生气了,眼睛里的杀意明显至极。

      他现如今只希望七皇子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毕竟他也很难做人。

      虽然身为七皇子的侍从,但是在表公主这里赚点小钱,应该也不算是背叛他吧?

      “好!赧师,你继续给本公主盯着,如果七皇子再看那女人一眼,那就别怪本公主不客气了!”

      头顶狠毒的语气传来,赧师立刻松了一口气,看来表公主也没有生气到无脑的地步。

      看来他还是有机会的。

      他高兴的应声退下,然而这所谓的表公主,却突然变得得意起来了。

      看着他的背影喃喃道“本公主怎么可能……还给她机会呢?”

      话音落下,啪的一声手用力拍在桌子上,身子赫然站了起来,脸上尽是狠毒之意。

      似乎已经看到了让七皇子感兴趣的那个女人,早已经用眼神将她千刀万剐。

      夜幕降临,梁国的冬日有些严寒,幸好凤北柠带的衣服较多,这才抵住了寒冷。

      她从房中走了出来,远远便瞧见了站在院内树下的长孙迟良。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背对着她,靠着树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今晚的月色有些阴暗,宛如她的心情,看来这个月亮,似乎也是被伤害了呢。

      她瞥长孙迟良一眼,转身准备有点,然而这天空却忽的下起了雪。

      雪花落下,掉落她身上,印出了一朵朵白色透明的花,不过很快便消失殆尽。

      宛如昙花一现。

      “下雪了。”长孙迟良站在那里,轻轻的呢喃了一句。

      伸出手去接,却没有接到一点。

      凤北柠却愣住了,没有继续走掉,因为她听到了他刚刚的话……

      下雪了……我很想你……

      后面那句话几乎消失在他嘴里,但是耳力惊奇的凤北柠,还是听到了。

      她猛然回头,在这严寒的冬季,小脸通红。

      忽的一滴滚烫的泪水从她脸庞落下,滴在雪地里,融化了一方白雪。

      他记起来了?

      这句话不难听出来,饱含愁思伤感,他似乎经历了很多很多。

      “你怎么出来了?”

      他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打乱了她的心神。

      她蓦然回神,眨了眨眼睛,看着他,忽的感觉自己又没有什么伤感。

      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梦。

      她眨了眨眼,有些干涩,好像从未有过泪水。

      他什么时候转身的?

      为什么她没有看见?

      “屋内有些闷,出来走走。”她低声回答,没有再多说什么。

      反而转身走了,不想与他再说话。

      她走到这客栈的门口,找了一圈,问了一圈,却是没有打听到宗政扶筠的下落。

      这是怎么回事?

      她皱眉有些疑惑,莫非是长孙迟良?!

      被他解决了?

      她忽然想到什么,眉头紧皱,转身快步朝着刚刚的院子走过去。

      果不其然,长孙迟良仍旧站在那里,看着她的到来,没有什么意外,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看着她焦急的脸色,长孙迟良心里顿时有些酸楚,但是脸上却是戏谑不已。

      “怎么?没看见人?来质问本太傅了?”

      他说罢,朝着一旁的石凳坐过去,上面还摆着一些茶壶。

      凤北柠听罢深吸一口气,听他的话,似乎知道宗政扶筠的下落。

      她沉声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太傅知道本王想问什么。”

      长孙迟良不由一笑,端起茶杯敬了敬“此言差矣,王爷心中之事,本太傅可不敢揣测。”

      细长的眸子微眯,眉头一挑,得意模样明显。

      想玩?

      那她便陪他玩!

      凤北柠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便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刚刚环顾了一周,没有看见毕池,若是他想对付宗政扶筠,肯定会叫毕池秘密处理了。

      只不过这梁国,她有些地方不是很熟悉,看来还是得问一问了。

      他长孙迟良还是小瞧了她凤北柠!

      刚走出客栈,雪便越下越大,她抬头看了这天空一眼,怎么感觉这雪有些客意呢?

      她转身向掌柜借了一把伞,便迎着大雪跑了出去,白色的袍子很快淹没在大雪中。

      在她身后,长孙迟良走了出来,看着她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提着一把伞跟了上去。

      纵使下着大雪,还伴随一些雾,梁国的街道上,仍旧摆放着许多小玩意儿。

      试想如果长孙迟良想要处置别人,想必会找个隐蔽的地方,这街道上是定然不会的。

      “王爷!”

      左边突然传来宗政扶筠的声音,她立刻做了戒备状态,凤眸逐渐眯起。

      刚刚那声音确实是宗政扶筠的,但是——

      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身旁的雾越来越大,凤北柠几乎看不到旁边的商贩,而且她发现,商贩越来越少!

      不是他们自己回去的,而是客意的!

      被别人遣散了。

      身旁骤然变得安静起来,商贩的哟呵声逐渐消失不见。

      只听“咻——”的一声,半空中似乎穿过了什么东西。

      凤北柠顿时愣住。

      不好!

      她瞳孔微张,忽然意识到什么,手中的油纸伞瞬间变化起来,随手一抬,便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咻…咻…咻…”

      又是几道声音!

      手中的油纸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零零碎碎,破烂不堪。

      血气开始在半空中弥漫,先前安静的雪地,竟然平添了一些心跳声。

      有人靠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